【卡锅】哭包和宇直

Karsa×MLXG

感冒这件小事

地下恋情设定

时间线MSI期间

>>>

训练室的冷气开的很足,结束一把rank的洪浩轩活动一下手指回头看了看。队内另一位打野时不时咳嗽两声,淡蓝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

 

洪浩轩起身调高了空调温度,又慢慢OB到感冒了的打野身后。对方正操控奥拉夫拎着斧头满场乱砍,对面从头到尾没见过蓝爸爸的巨魔绝对想象不到这是出自一个病号的手笔。他很认真,桌上的水杯已经空了好一会儿。他太认真了,全程紧盯屏幕,时不时瞟几眼小地图,连一个眼角也舍不得分给身后的人。看着对方屏幕上反射出的“麻辣凶锅”的T恤图案,Karsa突然没由来的失落,但还是轻手轻脚地拿走水杯去帮感冒的家伙倒温开水。

 

水杯放在桌上,正在等排的锅老师拉下一点口罩,冲洪浩轩笑了,感冒的缘故,眼睛水汪汪的,眼尾绯红一片。Karsa又不委屈了,只想摸摸他软软的头发,或者倾下身抱抱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打野。

 

“嗡——”

手机振动打断了他的动作,洪浩轩向刘世宇的手机桌面扫了一眼,是条微信。

腿哥:感冒好点了吗?

麻辣香锅摸过手机开始回消息。

——好多了,不碍事。

——那就好,多休息,比赛加油。

——会的。

 

他们关系这么好的吗?

刚才还冲自己弯着眼睛的人此刻只留给他一个低着头玩手机的冷漠背影,Karsa伸出的手又缩回去了,默默回了自己的位置。

 

Rank结束,头昏脑涨的刘世宇上楼去吃药,身后贴上来一只蹲了很久的背后灵。

 

吃药,擤鼻涕,做手操,准备出门的时候门把手被人按住了。

 

“你不理我。”挡住他去路的人眼睛红的活像只兔子,声音也低沉得要沉进胃里一样。

 

本来就头疼的刘世宇简直一个头两个大:“我没有呀兄弟。”他的眼睛也是红的,浓重的鼻音和嘶哑的嗓音吓了自己一跳。

 

“你和957发讯息。”比自己高一点的打野垂着眼睛,就差把“委屈”两个字写在脸上了。

 

“这没什么吧,他就是问一下。”

两只红眼兔子僵持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麻辣叉鸡先败下阵来,咖妹声音有点抖,一副委屈巴巴快要自闭的模样,自己怎么说也要长一岁,还是多体谅人家吧。

 

于是他软下态度,吸吸鼻子好言相劝:“我真的没有啊,怎么会不理你呢,腿哥也只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嘛......”

 

Karsa撇撇嘴,伸手去抱刘世宇,却没曾想被推开了。

 

直男代表刘世宇没想那么多,自己感冒,怕传染给洪浩轩。却见面前的大男孩低头咬了咬牙,接着就握住了自己的手腕,右腿往前一顶,把他整个人按在了卧室的门板上。

 

被堵住嘴唇的时候刘世宇错愕了一秒激烈地挣扎起来,奈何细胳膊细腿本就战五渣,加上感冒debuff彻底丧失了麻辣凶锅肉食打野的牌面。表面软萌的狼王把他困在自己与门板之间,红着眼睛寻着他的唇舌发狠地噬咬吮吸,而怀里的小打野只能发出些意味不明的哼咛。

 

“洪浩轩你放开我!你也感冒的话比赛怎么办......唔......”

 

面色不善的狼王终于浅浅地笑了一下。

 

“听说感冒只要传染给别人自己就能好啦,我感冒的话,锅老师你来打嘛。”
不等话音落,又不由分说地堵住了他的嘴。

 

暴脾气的锅老师要被不听话的咖妹气死了,张嘴去咬他,却被趁机顶进了舌头,这柔软又狡猾的东西勾住自己的舌头转着圈舔咬,被舔到上颚,刘世宇颤了一下。

 

Karsa的手顺着T恤下摆伸了进去,一点点摸上去,停留在腰侧。
锅老师腰细的丧心病狂,盈盈一握,甚至摸得到肋骨。洪浩轩心疼的同时心底升腾起一种隐秘的嗜虐快感,想轻柔的抚摸他,又想就这么把他折断在自己怀里。他把人圈得更紧,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

 

“啊......”

 

刘世宇漏出一声带着软糯鼻音的轻叫,浑身发软,终于自暴自弃放弃抵抗。
他之前洗过澡,温热而柔软的皮肤滑溜溜的。洪浩轩一只手缓缓揉捏着他的腰,另一只拖住他的后脑,待下唇被啃咬得像是要滴血,才再次侵入,卷着舌头缓慢吮咬。

 

可怜的鼻炎患者本就呼吸不畅,这下更是几近窒息,眼底蒙上一层水雾。

 

半晌,讨伐够本的狼王终于放过了无力反击的锅老师,要不是被揽着腰,他几乎要瘫软在地板上。

 

“不理我的话,还要亲你......”

 

“我真没有......”

 

“也不能和他们太亲密,我好生气噢......你是我的......”咖妹把头埋在刘世宇的肩窝边蹭边念些黏黏糊糊的话,此情此景,别说狼王了,根本就像只奶狗。宣示主权,尾音居然还是软绵绵的,好像被欺负的是他一样。

 

偏偏嘴硬心软的麻辣叉鸡就吃这一套,只要咖妹装装可怜就忘了方才还在脑袋里盘旋的素质十八连,乖乖割地赔款点头同意,而后又被亲了。

 

这个打野不把我当人的,麻辣叉鸡好气哦。

 

 

 

 

两人磨蹭半天一前一后下了楼,刘世宇被虎大将军在楼梯口拦住了。

 

“你还在发烧吗?脸怎么这么红?”说着就要伸手摸他的额头。

 

想起刚刚答应了什么的刘世宇如临大敌后退一步:“没有没有,我这是热的。”

 

“彳亍口巴,那你多喝热水。”

 

“滚!”

 

钢筋直男已经进化到碰都不能碰的地步了吗?虎大将军表示有丶疑惑。

 

 

 

Fin.

评论(10)
热度(109)
又像极了风起时的永夜
© 眠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