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片 ┃ 墨锤

腹黑X天然,子墨女神扮猪吃老虎的故事XD

又名《霸道导演爱上我》【划掉】
 
CP:墨锤

友情提示:锤墨党,尤其是不能接受逆CP的锤墨党,千万不要看小剧场!!!

 

 

 

>>> 

 

白客现在很乱,非常乱。他已经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了,但还是理不出个所以然。入秋,天气转凉,他忍不住搓了搓手臂。都怪自己太慌张了,连外套都没有穿就跑出来。

 

现在要回去看看子墨醒了吗?还是先回家?可是自己身上分文未装,这地方离公司还近点儿。高喵刚刚杀青,子墨估计不会一大早就去公司,于是白客心事重重地到了万合天宜楼下。

 

白客隐约记得昨天折腾到半夜,在TKV喝醉了,不知吐了谁一身,后来就迷迷糊糊的被人带上了车,之后发生了什么全然没有印象。再之后的记忆便是今天早上醒来后吓得他差点儿灵魂出窍的一幕。

 

早上一睁眼,他就意识到身边还躺着一个人,然后他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还枕着人家的手臂,看对方的样子估计也是什么都没穿。再看对方的脸——刘循子墨!于是白客的大脑当场就当机了,这种情况,那么昨天晚上那个断断续续的香艳美梦不是假的?自己没有不舒服,相反,还觉得浑身舒爽,那岂不是……他把子墨给……白客头疼的拍了拍前额,试图再搜寻一点儿有用的记忆,奈何酒后断片儿,他实在没有办法违背生理规律。

 

白客傻了,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好同事,竟然被自己给……睡了!他看看“枕边人”安静恬然的睡颜,完全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等回过神来已经在刘循子墨家楼下了。是的,白客同学趁着当事人兼被害人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很没种的跑路了。

 

此刻白客正趴在桌上万分头疼无限纠结。谁能告诉他把兄弟给睡了该怎么办?剧本上没这场啊!要去道歉吗?可是子墨不原谅我怎么办?如果他没生气呢?怎么可能啊这种事儿搁在谁身上会不生气啊?要不辞职算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啊……白客纠结着纠结着,就睡着了。

 

 

 

事情总归是要解决的,于是白客决定先装傻,如果子墨也不计较就可以蒙混过关了。可是这个美好的想法第二天就破灭了。刘循子墨面无表情地把白客前一天穿的卡其色外套丢给了他,白客突然觉得背后一寒,好像子墨扔给他的是一把利剑,让他结果了自己。

 

接下来一整天子墨都没有和白客说过一句话,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两个人之间的暗涌,努力调动气氛却毫无效果。从刘循子墨周围发散的低气压辐射到了整个剧组。

 

期间本煜来问白客他们到底怎么了,白客只能苦笑,他能怎么说?说他把子墨给睡了所以子墨生气了?平时玩笑开得再无节操无下限可那也只是玩笑,剧情再过火也只是演戏,可放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太让人难以消化了,这种玩笑开不得,也没几个人真的承受得来。

 

剧组的低气压持续了三天后白客终于受不了了,子墨和所有人都能像往常一样谈笑风生,可他一加入气氛瞬间降到冰点。于是这一天收工,白客叫住了刘循子墨。

 

“子墨,那天的事,对不起,你要是觉得生气就揍我一顿吧。”白客闭了眼,一副准备英勇就义的模样。

 

半响没有反应,他睁开眼,看到刘循子墨正神色复杂地盯着自己,眼神深邃的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一瞬间白客觉得时间停滞下来了,好像对面的人能这么盯自己一辈子。除了有点不好意思,白客还挺开心的,至少现在没有那种能把人冻成冰块的低气压了。

 

在这无限漫长的凝视里,刘循子墨终于开口了:“打你一顿改变不了任何事情。”语气里含了满满的无奈,似乎还有点……伤心?

 

“那要怎么样你才能不再这么对我?”白客也知道这种做法没什么用,但他也想不到其他的解决方法,难道让子墨睡回来?别扯淡了。

 

“要不,你让我睡一次?”刘循子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真的就说了这么一句,看白客满脸沉痛于是又接道:“我开玩笑的啦,其实我只是不满你把我家当旅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过既然你也道歉了,那就这样吧。”

 

这么简单就被原谅了?卧槽那这几天摆张冰块脸是逗我呢?子墨也许并没有那么生气嘛,或者他真的喜欢我?嘿嘿嘿嘿,一定是我技术太好让他欲罢不能。白客不禁有些飘飘然,思绪也向着奇怪的方向飘去。

 

事情算是比较圆满的解决了,暮色四合,于是两个人像是急于证明已经和好了似的,勾肩搭背地钻进了子墨的车急驰而去。

 

 

>>> 

 

 

冷战的这些天白客才意识到子墨从前真的很照顾他,都是演员顺应剧本,可子墨看他皱眉头竟然让编剧改剧本。盒饭先给他,角色先考虑他,服装道具不合适导演亲自拿去换,以前不觉得,这种特殊优待一下子抽离了白客才幡然发觉不是滋味。关键是没有优待也就算了,这些天他连普通待遇都得不到,刘循子墨像躲瘟神一样躲他,让他觉得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如此。落差太大才会有埋怨,如果从来不曾对他好,他也不会这么难受。

 

好在他们终于恢复了那天之前的关系,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对酒后发生的一切缄口不言。可是想清楚了的白客只觉得心里闷闷的,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可心里总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不该是这种走向。心脏像是被一团透气性差劲到爆的线裹住了,杂乱且烦闷,想要挣脱,想要打破。

 

于是不长记性的白客同学又作死了,某天在化妆间,他问子墨:“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刘循子墨笑了,笑得无比荡漾,露出两颗虎牙:“你说呢?”然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子墨的眼神看的他心里发毛:“嘿嘿。”白客干笑两声转过脸去,直想抽自己大耳刮子。

 

刘循子墨不发一语地看着白客的后脑勺沉下脸,突然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停住了,不甘心似的开口,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叫:“真的啊,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可声音再小白客还是听见了,然后他愣愣地看着子墨走出去,全程表情都没变过。

 

啥?剧本你玩我?刘循子墨你好歹否认一下啊,这样就承认啦?我还有没有尊严啦?脑内剧场不是这样说的啊!白客同学风中,哦不化妆间哪儿来的风,灯下凌乱了。

 

可是之后刘循子墨像个没事人一样,搞的白客也不由觉得那天的表白是他做了一场梦。

 

 

>>> 

 

 

 

周末,一行人马吃完饭又闹着去唱K,白客心有余悸,暗暗下决心这次绝对不多喝。

 

于是所有人来劝酒,白客都一脸严肃地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而且不知为什么竟然意外的好用。他正坐着玩骰钟,面前出现一杯酒,白客连忙摆手:“别,喝酒误事,喝酒误事!”递酒的是子墨,他笑盈盈地:“没事,我送你回去。”白客几乎要被这笑容蛊惑接过酒杯了,触碰到刘循子墨的手指时却触电一般收回手臂,悻悻地说道:“算了吧,别像上次那样……”刘循子墨也没说什么,将杯中的酒一口气喝掉了。

 

包厢里声音震耳欲聋,白客和刘循子墨所在的角落看起来却说不出的冷寂,好像光影、音浪都被隔绝在这个空间之外,乏味沉闷的令人心慌。

 

走出KTV的时候饭桌上喝的酒也醒了,冷风一吹,白客感觉自己冷冷哒,前所未有的清醒。刘循子墨后来也兴趣缺缺,没喝多少。送同事们一一上车,就只剩下刘循子墨和白客两个人了。

 

“打车?”

 

“去我家吧,我有话跟你说。”

 

白客不知道刘循子墨这是唱哪出,不过自己和他都清醒着,还能酒后失态不成?于是乖乖跟着上了一辆出租车。

 

 

 

白客坐在刘循子墨家的沙发上思忖着,子墨是要说那天的事吗?可是我歉也道了,他也原谅我了,还说什么呢?难道是现在才报复我?这么久还没出来不会是磨刀去了吧?不会是准备先奸后杀吧?呸,白客你想什么呢!刘循子墨是那种人吗?这个还真说不准……白客的脑补越来越没谱,这时刘循子墨把两杯橙汁放在茶几上,施施然在他身边坐下了。

 

白客张口想问刘循子墨,就见对方欺身过来,发尾蹭到自己的脸颊。

 

他他他……他想干什么?白客的思绪和舌头毫无预兆的一起打结了,看着眼前放大的脸连带着身体都僵直了动不了。然后,刘循子墨的手臂环住了白客的腰。喂喂喂不带这么玩的啊,要是擦枪走火了呢,我要破功了啊啊啊!白客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他看到了刘循子墨手中的遥控器。

 

我靠刘循子墨你拿个遥控器至于这样吗?跟我说一声会死啊!白客满脸郁卒地喝了一口橙汁,有点儿酸。

 

“子墨,你有什么事儿?”半晌,白客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舌头。

 

刘循子墨又笑了,笑得一脸祸水样,看得白客心头一跳。

 

好好说话!别耍花招!我是不会被美色迷惑的!

 

刘循子墨看着白客装出一副坚贞不屈的样子,乐了,是不是还要配一句这位爷我卖艺不卖身啊?他唇角漾开淡淡的笑意,缓缓开口:“罗宏明,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么?”

 

子墨说的是罗宏明,自己的名字,语气温柔的像是呢喃,可白客却觉得耳边像是炸开一道惊雷,耳畔萦绕的全是刘循子墨的声音。

 

罗宏明,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么?

 

罗宏明,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么?

 

罗宏明,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么?

 

足足五秒白客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难以置信地眨眨眼睛,然后把杯子打翻了。剧本你不该这么玩我啊!我是个直男啊!从来没想过这种事啊!怎么办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脑子里乱糟糟的,可白客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说,好。有些忐忑,还带着些欣喜。

 

刘循子墨又靠过来,温热的气息打在白客脸上。这一次不是拿遥控器,白客感觉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蹭到了自己的唇。

 

“哎哎,橙汁洒了!”白客一慌,作势要起身拿纸巾。

 

“别管它!”子墨按住他,扣着后脑直接吻上去。白客还想推拒,却让对方趁机把舌头伸进去肆意纠缠,这次他终于蔫了。其实感觉还不坏,于是白客半抱住刘循子墨回应起来。

 

橙汁顺着桌腿蔓延而下,香味窜进了鼻腔里,有点儿酸,又有点儿甜。

 

 

Fin.

<<< 

 

 

小剧场:

 

 

【刘循子墨家Kingsize的大床上】

 

“嘶……刘循子墨你他妈给老子轻点儿!”

“乖……你别乱动。”

“你那时候……也这么疼吗?”

“嗯?什么时候?”

“高喵杀青那会儿,你不是被我给……睡了么……”

“我可从来没这么说过啊,是你自己会错意。”

“我靠刘循子墨你他妈给我滚出来!老子分分钟砍哭你!”

“先别动!”

“操!”

“好啊~”

“啊……子墨别……嗯……”

 

万万众:刘循子墨啊刘循子墨!

这个悲伤的故事故事告诉我们:1、喝(no)酒(zuo)误(no)事(die)

2、不要想太多,很多时候真的只是你傻X而已。

评论(25)
热度(52)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