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Irresistible 02

没有坑品没有坑品没有坑品  慎戳

娱乐圈paro

影帝周x歌神叶

 

01.

 

02.

 

 

车窗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周泽楷默默地看了窗子一会儿才发动车。车玻璃上映着叶修的睡颜,这人睡着的时候挺无害的,完全和平时一旦开口能把别人气个半死的家伙联系不起来。头发软软的搭在额前,路灯透过玻璃在他脸上撒了一层柔和的光,看起来甚至透出些乖巧。

 

周泽楷伸手触勒触玻璃上那块蒙着水雾的影像,水汽晕开,水珠顺着指尖滑下来。

 

这其实并不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至少对周泽楷来说,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叶修。

 

在包厢里的时候叶修那句半开玩笑的话说对了,周泽楷的确是他的粉,还是N年的老粉。

 

他听叶修的歌九年,早在挑灯战作业的年纪列表里就摆满了叶修的各类歌,没事干就塞着耳机一遍遍的单曲循环列表循环,以至叶修的所有歌他都能来两句,每句词每支曲几乎都烂熟于心,前奏响起三秒就辨别得出是哪首歌。无意间发现周泽楷这个神技的同桌当时还惊叹了好一阵。

 

周泽楷虽说是个池面,却因为沉默寡言从小到大朋友并不多,因为有颜,来递小纸条的妹子倒是不少,但正值青春的男男女女们哪个不是喜欢呀哎呀成天挂在嘴边,三分钟热度过去了就没有然后了。存在于列表里的声音却像是永恒的,安静的存放在那里,我带上耳机就是天黑,什么情绪都能通过歌曲纾解。于是那些风格变幻莫测、挥洒自如的歌,连同那个素未谋面的神秘歌手,用好多年前小姑娘们矫情点的表达来形容的话就是,他陪伴了周泽楷整个青春。

 

周泽楷的青春君是个传奇,他的名气不是任何公司包装出来的。早期翻唱,后来自己开始作词作曲,发布,出碟,然后人气一路飙升。这样势单力薄的个人按理来说没有半点竞争力,可叶修这人从来不在“常理”的范围内。他的作品入耳又用心,风格多变老少咸宜,名不见经传的歌手,横空出世的作品,却仅凭口口相传的力量就以强硬的姿态横扫各大音乐榜单,TOP10里通常有五首都出自叶修之手。歌神的名号就此传开,而这个而这个歌神却极为低调,没签公司,信息寥寥,甚至连张照片都找不到。

 

周泽楷也对偶像有些好奇,于是听说有粉丝见面会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买了票,只身跑到H市去见他的青春了。

 

五年前,周泽楷尚未踏入影视行业,出门远不用像现在这样裹得连他妈都认不出他。光鲜亮丽挺拔出挑的美青年放在人群里自然就是一道风景。见面会现场挤满了人,女粉丝居多,旁边有两个小姑娘看看周泽楷,红着脸在一旁小声说着什么,而他安静地坐着,从观众席望向舞台。

 

先出现在镁光灯下的是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指节曲起,虚握着话筒。然后那个听了无数遍的声音透过话筒漾开:“人这么多啊,聊天大概是顾不到了,那我直接唱了。”语调懒懒的,羽毛般轻飘飘,嘈杂的会场却霎时安静下来。前奏响起的时候周泽楷终于借着灯光看清了台上那个人的样子,头发随意的偏分,肤色偏白,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生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质感,浅咖小外套黑色长裤,懒散随性的模样像是刚睡醒随意套件衣服就来见他们了。周泽楷坐在前排,甚至能看到他微微垂眸时睫毛投下的小块阴影。和想象中的偶像不太一样,可他也没觉得幻想破灭,意外接地气的歌神给他一种真实感。

 

开场没有刻意炒热气氛用什么比较嗨的歌,而是那首有几分清灵意味的中国风歌曲《落花》,唱腔和曲调一样凄恻缠绵,流水般蜿蜿蜒蜒淌进心里去。听现场真的很不一样,周遭其他声音都被耳朵自动过滤了,只剩下歌手清澈又带着疏懒味道的嗓音,萦绕在耳边娓娓道来一段故事,再烧钱的耳机也没有这么吊的效果。不愧是叶神,开口跪。周泽楷薄唇微微开合,合着歌词。他看着台上那个人,耀眼的像一颗恒星,唱歌的时候神情专注认真,眼里似乎燃着明亮的火苗,周泽楷几乎觉得他刚才那种懒散倦怠的样子是自己的错觉。而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放在这个人身上似乎又并不矛盾突兀。这是个怎样的人呢?听了这么多年叶修的声音,对于叶修这个人周泽楷却一无所知。好在能够感受歌里表达的情绪,周泽楷的思绪随着叶修的声音飘远了,他透过歌词看到溪边桃花零落,恋人一别永别,看到马蹄踏碎风沙,折戟沉沙白虹遗落。叶修的每首歌画面感都极强,一句句朴素中见绮丽的歌词勾勒串联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故事落幕,冷色调的歌结束之后现场情绪反而高涨,有妹子不断喊着“叶神”“生猴子”之类的大胆话语。场地小,妹子声音却不小,叶修听见了,居然开口回答:“生猴子?多少年的梗了?”现场立刻有人机智地冲台上喊那就生叶子,叶修勾勾嘴角,没再调戏粉丝。

 

周泽楷一个男粉,当然不会跟着起这种哄,更何况他本就是个羞于表达的人。他还是像之前一样安静地坐着,一时间和现场热络的气氛格格不入。叶修唱完歌,闪光僵直结束,自带的慵懒加成又回来了。视线略略往台下扫了一圈,在周泽楷这里稍稍停顿了下,大概对男粉的出现挺意外的。视线对上,仅仅一秒周泽楷却像在接受审查似的,瞬间手心都有些潮湿。叶修没再看过来,周泽楷又开始神游了。他想起刚才的歌词,“但为君故,蹉跎迟暮,春风拂桃蕊,不见来时路。”

 

 现场听到的第一首歌,音符和花瓣一同落进故事里的小溪,缓缓流进心里,汇成一汪静谧的湖,湖底藏了一个清澈的秘密。这就是他会在KTV里点这首《落花》的原因。“第一次”总是很特别的。

单方面的初见就是如此了,周泽楷回忆完,车子正好穿过黑暗驶进小区。

 

“前辈,到了。”周泽楷熄了火,轻声说。 

 

叶修偏了偏脑袋,胡乱嗯了一声继续睡。

 

还没有醒吧?周泽楷也没有再叫他,侧过头去看着他安静的侧脸。真是不可思议,一直都在仰望的人此刻就在自己身侧,抬手就能触碰到的距离。

 

 

他打开车门,决定驾着叶修上楼。叶修的腰肢意外柔软,周泽楷放在他腰际的手紧了紧。

 

 前辈……叶修……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下,又惊醒般摇摇头,把杂乱的念想甩出脑袋。还没醒的人是我吧?

 

然后,叶修的脑袋拱进周泽楷的肩窝,没地方借力的手也有样学样扣住了周泽楷的腰,还哼咛了几声,温热的气息扑在周泽楷颈侧,他僵住了。

 

 

但为君故,晨露化雾,春风拂桃蕊,红豆躺心湖。

 

 

 

 

 

 

TBC.

 

03.

 

 

歌词瞎编的,《落花》→落花掌,私心挺喜欢这招的名字~

 

  

 

评论(6)
热度(24)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