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翔】到底谁傻X

题目就是这么通(mei)俗(you)易(yi)懂(yi) just想写写没头脑和不高兴组的事后【】  

 

 

+++

 

 

    “唐日天你大爷!”孙翔瞪着白花花的墙用力捶了一下床垫,可惜床垫太软,砸上去没什么泄愤的效果,他哑着的嗓音也完全没有威慑力。

 

真是日了狗了。孙翔脑袋疼,嗓子疼,哪儿哪儿都疼,某个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部位尤其火辣辣的疼。昨天晚上可算是折腾惨了,不用看他也知道现在自己身上一定一片青青紫紫的。

 

唐日天简直禽兽!办事儿风格和场上的战斗风格一样凶残,哪哪都疼的孙翔愤恨地想。

 

这算什么事儿,冠军没拿到已经够不爽的了,现在连自己都赔了。

 

其实这事,简言之就是决赛输了的孙翔,来找和自己私交还不错的唐昊斗斗嘴吐吐苦水,借着酒劲发发疯想蹭点豆腐吃,结果反倒被唐昊给办踏实了。本来孙翔是没有这样的动机的,本来事情的走向也是很和谐的,两个人没约竞技场,而是窝在液晶显示屏前打起了手柄游戏,打累了就“你傻逼”、“你才傻逼”、“哪儿能有你傻逼”如此这般彼此谦让,充满联盟爱地交流一下,没槽可吐了就碰一下手里的易拉罐灌一口下去。傻逼来傻逼去委婉地表达哥俩好的意思原本没有任何问题,结果可能是酒喝多了,就觉得明晃晃的吊灯照得人眼晕,屏幕模糊一片,角色死了几次也没人计较,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反倒愈发口干舌燥。碰在一起的易拉罐成了借口和屏障,两个人的感官都集中在了相互触碰的手指上,指节有吸力一般靠在一起,然后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四篇嘴唇毫无预兆的就黏在了一起,亲的难舍难分,退开的时候还牵出一道让人脸红心跳的银丝。都是血气方刚的小青年,这么一来二往就滚到床上去了。

 

要说的话,孙翔遇到唐昊之前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比大蘑菇烟还要直的那种。在他的印象里唐昊应该也属于这种类型。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唐昊独处的时候就有点微妙的别扭,还有点期待,都说同性相斥,他和唐昊都是脾气火爆的人,可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快就算了还毫无道理。这点小想法孙翔自己很快就意识到了,不过他看得很明白,这事自己揣着就好,他和唐昊不合适。反正没可能,没必要拿出来让大家都尴尬,龙卷风吹过就好,风总会停的。

 

孙翔其实没有完全喝醉,毕竟酒精伤脑,作为职业选手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但是酒精作祟,加之本来就对唐昊有点摆不上台面的小心思,这方面的自制力就不好说了,于是孙翔想,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半推半就间便发展成了这样的事态。

 

不过现在,清醒后的孙翔拍拍前额,恨不得钻到床底下去。You try you die don’t TM try,早怎么不想想呢。

 

他在床上装了一会儿死尸,然后一脸生无可恋的坐起来,动作牵动了某个要命的部位,整张脸瞬间白了。

 

唐昊不在,大概是怕尴尬所以出门了。这时间不见人影,他的立场已经很明显了,这只是场意外,都不是矫情的人,出了这个门就当做了个梦,你好我好大家好,以后没准还能傻逼来傻逼去继续称兄道弟。好歹都是成年人了,酒后失态,怪不得别人。对手、损友突然说擦枪走火就滚上床嗯嗯啊啊了,这事想想也不科学。孙翔能理解,可是能理解不代表他就能不难受。

 

孙翔摸过手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心不在焉的划拉两下,看到“糖糕”两个字,有点想笑,牵着嘴角看起来却显得有点伤心。九键的痛,当时手癌打上去的,孙翔觉得戳笑点,就一直都没有改。可是这家伙哪儿像糖糕啊,一点都不甜。喜欢吃甜的孙翔想到这个,皱皱眉。

 

按了拨号键又惊醒一般慌慌张张挂掉了,可是已经通了两秒。过了一会儿铃声响起来,孙翔看看屏幕,“糖糕”两个字要蹦出来似的不停地在眼前晃。

 

“……”

 

说什么呢,孙翔想不出,于是他怂了,瞪了这两个字好一会儿点了挂断。

 

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姿势别扭地穿戴好,准备逃离作案现场。不就是拿得起放得下吗,爷可是孙翔,这点小事不在话下。

 

然而,当孙翔同学正一瘸一拐地下楼的时候,碰到了刚进单元门的唐昊。

 

“你去哪了?”

 

“怎么不接电话?”

 

两道声音重叠起来。

 

唐昊先开了口:“买早点啊,你不是说过想吃馄饨么,老子跑了好远才找到一家开门的。”

 

孙翔愣住了,居然是因为这个?他想装的严肃一点,但还是没掩藏住语气里的笑意:“傻逼么你。”

 

“你才傻逼。”唐昊几乎是下意识的答道。然后他才仔细看了看孙翔。不接电话,不等他回去就走,这是把他当拔屌无情白嫖了不负责的?当他唐昊是什么人呢!

 

于是唐昊的被动技能——黑脸,被孙翔触发了。

 

不过孙翔也没理他的黑脸,哑着嗓子补了句:“唐日天你大爷。”他翘着嘴角,本就眉目出挑的一张脸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唐昊这才注意到孙翔从错愕到眼带笑意的神情,思索一下整件事就猜了个七七八八。这二货八成是脑补过度了吧。

 

于是唐昊把馄饨甩给孙翔,扣着他的手腕把人拽回家。

 

“也不知道到底谁傻逼。”

 

 

-Fin-

 

 

 

 

其实楼道相遇的原设想是这样的:

 

楼道里就两个人,唐昊和孙翔安静地对望,眼神火花带闪电,噼里啪啦蹦擦擦。

 

“你……”

 

“你……”

 

两道声音重叠起来。

 

唐昊看看孙翔:“你胸大你先讲。”

 

孙翔:“滚!”

 

然后?然后BE了啊【。

 

 

大蘑菇烟不是手癌,卖个萌就显得不那么直了吧【。

 

私设羊习习九键党,九键大法好!26键党不服来撕啊【。

评论(18)
热度(114)
  1. 黄少天北渊 转载了此文字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