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Irresistible 03

没有坑品没有坑品没有坑品  慎戳

娱乐圈paro

影帝周x歌神叶

 

02.

 

03. 

 

 

    叶修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亮了,冬日的阳光正试图穿透窗帘照进屋里。

 

    他伸手摸了摸床头,随即颈边一阵抽痛,叶修差点叫出来。看样子是落枕了,闹钟也没摸到,倒是触碰到一个冷硬的东西。

 

    他把那东西捞过来,是一款黑色的手机,叶修右手握着手机,左手揉着脖子,半天也没想出这是谁的。他自己是不用手机的,周围的人用的能想起来的都是什么苹果三星魅族索尼之类的,这机身上银色的的“KK”两个字母实在眼生。昨天是谁送自己回来的?这还赠送手机呢,叶修笑了笑,也没继续纠结,按了home键。

 

    解不了锁看时间总是可以的,九点半,阿拉伯数字浮在锁屏图案上。叶修看着背景图片怔了怔,也没有试着解锁,又把手机放回床头。

发现手机不见了的人总会自己来拿的嘛。

 

    难得好天气,叶·有情怀·修洗漱之后坐在阳光底下练了会儿琴,钢琴弹完又拿出吉他,不过因为落枕总是觉得姿势不对,怎么弹都难受,好在刚拨了两下门铃就响了。

 

    虽然很多年前就见识过这人的不修边幅,不过魏琛看到叶修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捂着脖子站在门口的样子还是笑出来了。

 

    “哈哈哈叶修你这是练什么邪功呢!”

 

    “老魏?!”叶修对来人明显挺惊讶的,罕见的没嘲讽回去,刚想问是不是魏琛昨天送自己回来的,就看到站在他身后的青年。

 

    “小周也来了?”叶修侧过身把两人让进屋。

 

    “我们在楼下碰到的。”魏琛这么说着进了屋。

 

    周泽楷点点头,红着脸说是手机落下了,也跟着进去。

 

    叶修挑挑眉,没说什么。

 

    “前辈,肩膀。”周泽楷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这么说。

 

    “啊?”叶修不明所以,他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看了一眼,因为左手抬至颈侧,宽松的睡衣向右侧偏,露出锁骨和一个浑圆的肩头。大老爷们儿的露个肩膀有什么,叶修这么想着,不过还是伸手把睡衣扯正了,结果牵动了落枕的地方,疼的“嘶”了一声。

 

    “前辈?”周泽楷看着叶修不自然的神色担忧到。

 

    “没事没事,睡觉落枕了而已,不严重。”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人捧着一杯茶,魏琛从一进门就开始和叶修意思意思寒暄起来。

 

    “魏琛同志来找我什么事?”叶修嘬了一口茶,有点烫,于是又把杯子放下了。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我这不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来关怀一下独守空闺的叶修同志嘛。”魏晨笑嘻嘻地。

 

    “听你这口气才比较像独守空闺的。哥不和文盲计较用词。”

 

    “文盲想说叶不羞你一个人住不空虚寂寞冷吗?”

 

    “不,哥不空虚寂寞冷,也不除牛皮癣。”叶修心道这是什么展开,不过还是接了话题,并试图把话题掰回来,“老魏你到底什么事啊。”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得了,又绕回来了。

 

    “看不出来你见到我这么紧张,那你先平复一下心情组织语言吧,我给小周拿手机去。”

 

    于是沙发上就剩下魏琛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

 

    “小周真是不爱说话哈。”

 

    周泽楷点点头,算是印证了魏琛的话。相对无言,魏琛摸摸鼻子和茶杯作斗争去了。

 

    叶修一会就回来了,把手机递给周泽楷,说,昨天谢谢了。

 

    周泽楷还是没说话,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用客气,乖巧又腼腆。

于是叶修转头去看魏琛:“老魏你还紧张吗,措辞思索好了吗?”

 

    “好了”,魏琛一本正经地清清嗓子,“缘是美丽的邂逅,爱是心跳的感觉,情是心灵的交会,恋是甜蜜的思念,走在爱与被爱的边缘,你见或者不见……”

 

    这是……表白?!!!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叶修心累地揉揉脖子打断魏琛。

 

    “你今天非要恶心我是吧?”

 

    “还敢说老夫文盲吗?”

 

    “我承认你在酸人这方面造诣挺深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找你写歌词的。”

    目的达到了,魏琛也就不再继续进行恶心人的同时也让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行为了:“正经的,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给我们剧组写个片尾曲?”

 

    魏琛说的挺对,叶修目前是很闲,应该说,只要他想,一年四季都可以很闲。《一叶之秋》刚发布一个月,按理说这种时候应该是各种通告接连不断,忙的应接不暇才对。可是叶修这个人,从来不怎么接通告,基本上就没有在荧幕上出现过。他似乎并不担心人气,不过话又说回来,尽管从来不露面人气却依然摆在那里,从未跌出过榜单前三,从前单枪匹马是这样,现在签了荣耀依旧这样,叶神从来不曾让人失望。或许这也是一种策略,过度曝光反倒会让观众审美疲劳,低调处事反而能走得更稳、更远。他当初签荣耀也有自己的考量,公司不参与创作,只负责发行,除非是叶修自愿,否则公司不会强行给他安排通告,这样的条件真没几个娱乐公司敢答应的,不过荣耀答应了。于是别的艺人上节目的时候叶修悠哉乐哉的写写歌,别的艺人赶通告天昏地暗的时候叶修一不小心就拿个什么金奖银奖,气的人牙痒痒,却也令人无可奈何,没办法,人家销量好啊,于是圈子里的人都纷纷表示“这人简直是个bug”。

 

    Bug发话了:“什么类型?”

 

    “青春疼痛。”魏琛含蓄一笑。

 

    听到这四个字,叶修感觉自己脖子更疼了,魏琛这一进门就空虚寂寞缘分爱恋的,剧本不会是这货写的吧?

 

    “这领域我不熟悉。”叶修推脱到,“再说商量这种事儿你应该找我经纪人啊。”

 

    “别呀,开玩笑呢,虽然是校园题材但是有点晦涩,是关于梦想、选择、际遇这样的主题的。”魏琛终于认真起来,陈果向来听叶修的,只要搞定了这尊大神,经纪人还不是分分钟拿下,于是他选择性忽略了后一句话。

 

    叶修想了想,终于问他带剧本了吗。魏琛把剧本从包里拿出来递给叶修。

 

    周泽楷已经被晾在一旁好一会儿了,他安安静静地喝掉半杯水,找准了空挡插进去:“前辈,我先走了。”

 

    “欸,别急呀,还想感谢你呢,等会儿一起吃中午饭吧。”叶修从剧本里抬起头来。
 

    周泽楷也没推脱,深邃的眼睛里溢满了笑意。

 

    这样的眼神让叶修觉得被感染了,他也回了个笑,说:“要是觉得闷就先在房间里转转吧。”

 

    周泽楷闻言听话的“先在房间里转转”去了,魏琛和叶修还在谈片尾曲的事。

    最后叶修是被一句话一击绝杀的,魏琛说,女主角已经定了,苏沐橙演。

 

    于是叶修说,好,那我写了。干脆利落拍板钉钉。

 

    魏琛有点想吐血,早知道这个叶修的圈内好友的名号这么好用他早就搬出来了,哪用得着费这么半天劲。

 

    两人去找周泽楷的时候他正在叶修的琴房里对着一台键盘出神。

 

    键盘连琴键都看不清了,四个角有三个都是裂的,魏琛看了看那台键盘的磨损程度,难以置信地问叶修:“这东西九几年的?”

 

    “13年的。”

 

    “我去,古董啊。”魏琛惊叹。十年前的键盘,难怪会是这幅模样,周泽楷闻言也有些吃惊。

 

    “看不出来你还挺怀旧,留着这么个古董做什么?”魏琛问。

 

    “你懂什么,这可是最初的梦想。”叶修故作忧郁地伸手抚了抚琴键。

 

    “紧握在手上?”魏琛唱了起来,没在调上,不过他一点也没有在歌神面前班门弄斧的尴尬感。

 

    “你不也挺怀旧,这是九几年的歌?”

 

    两个人互轰嘴炮的时候周泽楷的手指在键盘上游走了一圈。

 

    叶修注意到他的动作:“小周也会玩键盘?”

 

    “会一点。”

 

    “多才多艺还长得帅,还给不给老魏这样的人活路了。”叶修感叹。

 

    “滚,老夫长得不帅吗?”魏琛不服。

 

    叶修没接魏琛的话,插了电示意周泽楷露一手,周泽楷也没忸怩,试了试音,干脆地弹起来,虽然是十年前的键盘,却意外趁手,指尖翻飞间一曲《一叶之秋》流泻而出。叶修跟着他的节拍在一旁轻轻哼唱。

 

    “弹得挺好。”曲终,叶修评价道。

    谱记得这么清楚,看来还是个真爱粉。

 

    “错了几个音。”周泽楷有点儿不好意思。

 

    “那是键盘的原因,有几个键磨损的太厉害,不灵敏。”

 

    “走吧走吧,这古董什么破音色啊,别玩了,老夫快饿死了!”魏琛上前来一边一个勾住周泽楷和叶修的肩。

 

    “前辈,落枕。”周泽楷言简意赅的示意魏琛把动作放轻,魏琛意思意思顺手帮叶修揉了揉脖颈。

 

    “那走吧,小周真体贴。”叶修瞅着周泽楷无死角的侧脸调笑道。

 

    周泽楷偏过头看他,眼睛里像是含了浓稠的糖浆,眉眼弯弯。

 

    魏琛有点心塞,明明自己在这俩人中间,怎么好像不存在一样,是错觉吧。

 

 

 

TBC.

 

 

 

 

周更?呵呵,得年更【黄手再】

流水账不会好了【黄手再】

评论(4)
热度(23)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