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折菊

  

清明应个景?【你走

 

又是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旁,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

 

春季的H市总是笼罩在氤氲迷雾里一般。苏沐秋很早就醒了,站在窗边看了看空濛的远山,然后跑去祸害叶修。

 

“阿修,起床啦。”

 

叶修把被子蒙到脸上,说昨天晚上打BOSS睡得太晚需要补觉,要么睡要么死,睡意朦胧的声音隔着一层棉絮,闷闷的。

 

苏沐秋干脆地表示,那就死吧。带着冰凉水汽的手潜进被子里,直接贴上叶修的后颈,后者一个激灵,睡意瞬间去了大半。

 

“苏沐秋你不能这么没人性啊!”叶修控诉,之后扯过被子接着睡。

 

苏沐秋看着露出一半的毛茸茸的脑袋,勾住一小撮头发在指尖绕了两下,末了又揉了揉,嗯,手感不错:“让你早睡你不听,起来啦,陪我去买点装备。”

 

叶修往前挪了挪,躲开那双冰凉的手:“买装备?让沐橙陪你呗,挑东西女生在行。”

 

“不行,装备是给你用又不是给她,再说沐橙平时上课都睡不够的,让她睡吧。”苏·妹控·沐秋看怀柔政策不管用,干脆就把叶修的被子掀了。

 

失去庇护的叶修血线直线下降:“沐橙睡不够,我天天打BOSS集材料劳苦功高,我就能睡够了吗?”他苦哈哈地抓过一支摆在床头的黄鹤楼想纾解一下郁闷的情绪,结果还没点燃就被苏沐秋缴了,HP值秒秒钟清零。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不过两分钟后,叶修还是套上衣服跟苏沐秋出了门。一脸“看你整什么幺蛾子”的表情。

 

天空中飘着几根若有若无的雨丝,背景是被水迹晕染过的浅墨色。叶修没精打采,拖在后面抱怨这种天气就应该在被窝里度过,哪有人清明节逛街的,也不怕撞上什么东西。

 

“叶修你马哲白学了啊。”苏沐秋回过头来笑他。

 

“哟,还知道马哲。哥高中没毕业,而且我从小最讨厌的学科就是政治。”叶修回他。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没几个行人。

 

两人晃到电脑维修部拿了鼠标和键盘垫,然后拐进旁边的蛋糕坊。

 

甜腻的气味溢满鼻腔,心里也不由又甜又暖。苏沐秋要了两块黑森林,自己挑了一点送进嘴里,叶修伸手去拿另一块,被拦住了。

 

“这是给沐橙带的。”

 

叶修闻言万分不爽,从早上到现在,他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苏沐秋你就这么对待陪你出生入死的革命战友啊?这差别待遇,啧。”悲从中来、愤懑难平,就差高歌一曲吾儿叛逆伤透我心了。

 

拧着眉的小模样还挺委屈,可惜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嘲讽,于是苏沐秋不为所动,大爷样开口:“阿修,你现在可是寄人篱下,怎么跟金主说话呢?”

 

“金主,小的不卖身。”叶修做了个双手护胸的动作,趁苏沐秋笑的空挡去抢他手里的叉子。

 

“谁买啊”,苏沐秋往旁边挪了挪蛋糕,末了还是把叉子给了叶修,“你前几天不是说牙疼吗,别吃太多。”

 

两个人分了一块蛋糕,叶修嫌弃地说叉子上一股泡面味儿,苏沐秋说我还没嫌弃你的烟味儿呢你倒嫌弃起我来了。

 

出门的时候叶修瞟到店门口摆了一排长势喜人的瓶栽植物,新鲜的绿意让人眼前一亮。

 

他凑过去,冲苏沐秋招手:“金主,咱养一瓶呗?”

 

“经费不足。”苏沐秋也凑过来,却是来泼冷水的,还一副颇为惋惜的样子。

 

叶修摸了摸口袋,从货架上取出一瓶小雏菊叹了口气:“这种时候就应该潇洒地大手一挥说买买买,这片瓶栽被我承包了。金主你看没看过电视剧啊,你被解雇了。”

 

还有解雇金主的呢,苏沐秋无奈:“你都看什么电视剧啊?”

 

“你问沐橙,我就跟着瞎看两眼。”

 

 

 

苏沐秋不再纠结电视剧了,他看了看货架上花花绿绿的小瓶子。瓶栽花卉?这种少女心爆棚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叶修的款,可叶修最终还是挑了个风格相对简洁的付了钱,把那不知塞了些什么的小瓶子握在手中。

 

双子座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少年们一个拎着键盘垫和一块蛋糕,一个捧着一瓶雏菊瓶栽,臂弯上挂着装鼠标的袋子回了家。

 

 

 

结果叶修把瓶栽捧回家之后就束之高阁了,完全没有要动手“养一瓶”的意思。后来还是苏沐秋小心翼翼地培好土浇好水,天天无微不至地照料这瓶娇花儿,苏沐橙发现的时候雏菊已经冒出了嫩绿的芽。

 

“哥,这是什么呀?”苏沐橙趴在窗台上对着一排小绿尖儿问道。

 

“我儿子。”还没等苏沐秋开口,叶修就来了这么一句,语气颇自豪。

 

“要是也是我儿子好么!你根本没管过它!”苏沐秋说,语气和“你个负心汉你对得起我吗”一样一样的。

 

苏沐橙没搞明白这是什么展开,和她前几天追的剧里面的剧情太像了,于是她想了想,问:“你俩儿子?”

 

苏沐秋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叶修倒是立场坚定:“我掏的钱,我儿子。”

 

“种是我种的!我儿子!”苏沐秋不服。

 

叶修看了他一眼:“苏沐秋你能不能行,别教坏未成年啊。”

 

苏沐秋思索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后知后觉脸上发热。天地良心,他真没想放黄腔。不过无意间调戏了叶修一把,还是挺爽的。

 

 

 

雏菊破土抽芽,日子也慢悠悠的晃过去。鼠标键盘、速食泡面、竞技场、千机伞,梦想、憧憬、欢笑、艰辛。一切像慢镜头,却也悠然安闲,花总有一天会开的,毕竟来日方长。

 

 

然而,苏沐秋没有等到花开。

 

雏菊在窗前那一片春光下舒展身躯,它还什么都不知道。

 

它不知道为什么很久没有人来给它浇水。

 

它听不到尖锐刺耳却又于事无补的刹车声,看不到CPU室逐渐暗下去带来的却是坏消息的红灯。它不知道,那个记载胜负的小本子永远定格在了那一页。

 

那段时间烟灰缸里的烟蒂数量格外吓人。

 

从前的相互吐槽彼此嫌弃如今已成奢望。

 

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多少个夜晚抱着被子默默流泪。

 

总是漫不经心的人神情认真地擦拭了无数遍那张神枪手的账号卡。

 

战法还是那个战法,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可他身边少了神枪。

 

 

很长一段时间叶修都总是盯着别人敲过来的“基友今天不在啊”出神,说不上感觉多痛,只是有些恍惚。呐,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成了买一赠一产品?

 

再后来,他也能语气如常地提起那个人。

 

“我有个朋友,荣耀打得特别好,后来……后来……”只是终究说不下去。

 

 

人生的路,有时也可以短得如此不留余地。

 

 

 

 

 

 

 

仍旧是雾雨蒙蒙的季节。又一年清明,南山公墓。

 

雨势渐盛,叶修没有打伞,弯腰把一束风信子轻轻放在墓碑前,雨滴顺着脸颊滑落,打在墓碑上。

 

“见到你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感觉昨天你还在我们身边似的,我到现在都觉得太不真实了。”

 

“沐橙越来越有女神范儿了,哥压力很大啊,毕竟以前可是我们两个一起把那些打她坏主意的臭小子打跑的。”

 

“我们的儿子我现在在好好照顾了,长得挺丑,一点儿也没继承他爹的英姿,嗯……不是说你。下次带给你见见。”

 

“苏沐秋大大你不讲信用,不是说要赢我吗?这可还差一百多场呢。”

 

“千机伞我会帮你完成的。”

 

“荣耀会更好的,我也会更厉害的。会带着你的这份荣耀,一直继续下去。”

 

“苏沐秋,我挺想你的。”

 

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啊,我想说的,你都知道吧。只是没来得及亲口告诉你的那句,已经没有机会了。

 

 

 

    雏菊的花语是,隐藏在心中的爱。

 

 

 

-Fin-

 

 

 

突然想起了lo主送给朋友的雏菊瓶栽,当时只是觉得这个比较简单大方就送了,后来无意间看到雏菊的花语我就傻了,我需要去跟朋友解释一下吗【。

评论(4)
热度(12)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