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刘】Something’s gonna break

甜向表白梗

不知道该叫啥,就随便从敲这个的时候的BGM里抽了一句【。

 

 

+++

 

    手机被抛出去,在空中转了两圈,指尖又甩了一圈才停在掌心里。

 

小鬼最近很嚣张啊,连前辈也不叫了。刘小别摘下耳机,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把敲好的字又删掉,最终还是什么也没回,拎着衣服下了楼。

 

卢瀚文脚下零零落落散了些杨絮,傍晚的风一卷,滚动几下,远看像缓慢爬行的毛毛虫。少年眼角眉梢都是染着阳光味道的笑意,浅色T恤配牛仔裤,身姿比身旁的杨树还要挺拔。少年看到要等的人,就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准备给刘小别个熊抱。结果当然是被推开了。卢瀚文也不气馁,凑过来笑盈盈地叫他,小别。

 

从“微草战队的刘小别前辈”到“刘小别前辈”、“小别前辈”,一口一个,脆生生的,尾音黏糯,带出些撒娇的意味,现在更是连“前辈”都省了。

 

刘小别敲了下卢瀚文的脑袋:“小鬼,叫前辈。”突然发现卢瀚文这熊孩子什么时候竟然窜出一大截,比自己还高那么几公分,以前抬抬手就能揉到深栗色脑袋,现在好像不是那么好蹂躏了。

 

卢瀚文揉着脑袋摇摇头,然后凑到他耳边,小别小别小别。声音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稚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压低了,说不出的磁性。蓝雨庙每天都给这熊孩子吃什么啊,这才多久没见,居然气质都不太一样了。

 

不知吃了什么长高了并且声音也变苏了的熊孩子躲过刘小别的肘击,得寸进尺地直接把下巴搁在人肩膀上,扣住了他的后背,继续小别小别小别。

 

“喂,放开。”熊孩子什么时候都是熊孩子,幼稚。还是像树袋熊一样喜欢粘着自己,或者现在这样更像八爪鱼?

 

“你不跟着战队行动来这儿干嘛?”

 

“嗯,干。”

 

卢瀚文在刘小别打他之前放开他逃窜到一旁,捂着嘴弯着眼睛。

 

这都什么跟什么。听懂了梗的刘小别皱皱眉。

 

还是那张干净清秀的脸,还是那个眼神清澈的熊孩子,可这说的都是些什么鬼?和尚庙实在害人不浅。刘小别什么反应什么手速?胆敢出言调戏前辈的蓝雨小鬼,毫无悬念地被敲了第二记暴栗。

 

这次下手狠了点儿,卢瀚文垮下嘴角,委屈地说我只是来找前辈一起吃个饭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小别好像看到了小鬼眼底的泪花。有那么疼吗?

 

刘小别高冷地“呵”了一声,然后说带卢瀚文撸串去。

 

卢瀚文看起来有点儿纠结,刘小别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他又摇摇头,最后还是欣欣然同意了。

 

这熊孩子好像也不是太熊,好哄。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刘小别下意识地就抬手去揉卢瀚文的脑袋,结果看看前面那家伙的海拔,又没什么兴趣了。卢瀚文正好在这个时候回过头,只见刘小别半举着右臂,夕阳在他的侧脸上染了一层柔光,暖色的,衬得整个人都温柔起来。卢瀚文了然地笑笑,站到了刘小别面前,低下头,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凑到刘小别眼前。

 

虽然这场景有点温馨,但是这绝对是在鄙视自己的身高呢吧?这能忍吗?!别哥当然忍不了,于是他把送上门来的卢瀚文的脑袋揉成了鸡窝头。

 

卢瀚文撇着嘴角整理发型,刘小别的嘴角却翘了起来。这次是并肩前行,卢瀚文时不时用余光瞅瞅刘小别的侧脸,小别前辈笑的时候真好看,小别前辈怎样都好看。

 

 夕阳慢吞吞的沉下去,天边挂着的几丝云彩被上了渐变色。

 

四月初,北方人常说的“乱穿衣”的季节,B市昼夜温差大,晚上坐在露天大排档里冷风飕飕的往衣角里钻。卢瀚文低着头搓搓胳膊,正想着只穿了件半袖就出来真是失策,眼前就出现了一件衣服,墨蓝色的外套,看起来很暖和。捧着衣服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处女座别的没什么,心思细腻谁也别想跟他争,身为大处女座一员的刘小别刚才就看出来这小鬼冷了。

 

某小鬼被递过来的外套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要不是不合时宜真想扑过去抱住前辈啊。卢瀚文这么想着却还是把外套推了回去,自己冷就冷点吧,不能让小别前辈跟着冷。

 

刘小别则是直接把外套丢在卢瀚文身上:“让你穿你就穿,我一个B市本地人,早习惯了。”

 

于是卢瀚文没再推让,乖乖把外套披在身上,啊,衣服上还残留着小别前辈的体温,啊,还有小别前辈身上的味道。刚才还觉得冷的卢·刘小别痴汉·瀚文瞬间脸上热得就像被架在炭火上的肉串,赶忙灌了口啤酒。

 

“小鬼,你成年了吗?”刘小别看着卢瀚文手里的易拉罐提醒到。

 

面部的热意被口腔里冰凉的液体驱散了一些,晚风拂过来特别舒服,卢瀚文眯起眼睛看向刘小别。

 

“小别前辈,我成年了。”语气颇为认真,宣布什么大事一样。

 

小鬼的确是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言谈成熟了不少,举止也不再咋咋呼呼,长开了,有棱有角的,一双桃花眼微挑着带点儿迷离看着他还真有点吃不消。刘小别偏偏头,错开卢瀚文的视线咬了一口铁钎上的脆骨,嘎嘣脆。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聊荣耀,聊战队,多数时候是卢瀚文说,刘小别听着,不时笑笑,对面的人见他笑就又用那种黏糊糊湿漉漉热情又乖巧的眼神盯着自己看,说实话,桃花眼亮晶晶的地盯着他的时候更让刘小别受不了。

 

不过刘小别也没觉得讨厌,卢瀚文像只大型犬,时刻等着被摸头的那种。大型犬跟他讲蓝雨,讲黄少天讲喻文州,讲郑轩李远宋晓,讲训练营里的小鬼们。

 

小鬼这词被卢瀚文用在别人身上实在太出戏了,刘小别脑补出一个比当年的卢瀚文还要矮的小正太奶声奶气叫卢瀚文前辈的场景,顿时就笑出声来了。

 

卢瀚文鼓着腮帮说小别前辈笑什么啊。刘小别伸手去戳他的脸颊,婴儿肥早就不在了,这么大人了还恶意卖萌。卢瀚文抓住他的手故意睁大眼睛做了个“么么哒”的口型,刘小别手一抖把易拉罐碰倒了,爆手速抢救了一下,只洒了一点儿,然后只见卢瀚文笑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刘小别说他蠢。卢瀚文印证他说的话似的露出一口白牙,笑得愈发蠢兮兮。

 

恶意卖萌,故意犯蠢,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开心,其他的都无所谓。

 

肉串脆骨大腰子的油光把盘子涂抹得一片狼藉,酒过三巡,卢瀚文看着刘小别的黏糊糊湿漉漉的眼神里多了点欲语还休的意味。

 

其实卢瀚文要说什么刘小别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这么些年这小鬼逮着空就约自己竞技场,有事没事老往B市跑,见面就熊抱糊上来,能粘着他就绝不单机,得了空闲就短信轰炸,作为“好朋友”这可有点儿过。但这事儿刘小别也逃不了责任,虽然嘴上不说但刘小别其实挺喜欢小孩子的,时不时就对卢瀚文来个摸头杀,偶尔还捏捏脸颊,卢瀚文借住自己宿舍的时候好几次洗完澡头发都是刘小别给吹干的,对于卢瀚文牛皮糖一样的行为也都半推半就地默许了,就是歪也不只一个人歪。

 

不过当卢瀚文酝酿好情绪,无比郑重地说出“小别前辈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的时候刘小别只是挑挑眉,没应声。

 

卢瀚文等了一会儿,见刘小别没有答应的意思,整张脸都垮下来,眉头纠结到一块,低垂着脑袋去拨弄手边的铁钎。不过过了会儿卢瀚文就收拾好心情了,这么多年都等了,再等等似乎也没什么。放弃的念头从来都只是闪一下就湮灭了。这事儿是挺让人失落的,不过他抬头的时候,刘小别正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眼神带点儿狡黠瞅着自己,对方这幅表情比起打击他,更勾得他想狠狠吻上那张薄削得显出些薄凉的唇,把这个人伪装出来的冷淡和疏离通通扯掉。

 

不过眼下也就想想而已,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卢瀚文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吃掉了铁钎上的最后一块肉,食不知味。

 

刘小别对上卢瀚文的目光顿时有点儿不敢去看对方染着悲伤情绪的眼睛,不过转念一想,老子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这样对彼此都好我怂个什么劲?看吃得也差不多了,于是就起身去结账。卢瀚文跟过来,夜风吹在脸上,一片冰凉。

 

刘小别走在前面,卢瀚文隔了两步跟着,谁都没有说话。

 

沉默着走了一会儿,刘小别的手突然被握住了,然后他听到身后的少年吞吞吐吐的声音:“就,牵一下,拜托了……小别前辈。”最后四个字咬得极轻,风一吹就要散了似的。这一点儿也不像那个向来元气满满的小鬼的风格,手背上传来的暖意让瞬间就让他心软了。

 

卢瀚文耷拉着脑袋,一副蔫蔫的样子,都做好被甩开的心理准备了,结果却感受到了回握的力度,温柔又鉴定的。

 

抬起头就撞进一双染着笑意的凤眼:“那就试试。”

 

“嗯……欸?!!!”

 

 

然后牵着的手一直都没有放开。

 

“小鬼,不怕被狗仔拍到啊?”

 

“不怕。”开玩笑,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刘小别是他的了,狗仔什么的简直是亲人好么。卢瀚文握紧了刘小别的手晃了两下,笑得傻兮兮的,就算颜值高也还是傻兮兮的。

 

“真是小鬼。”刘小别手掌一转,手指穿过卢瀚文的,换成了十指交扣的姿势,贴合得一点空隙都不剩。

 

 

 

-Fin-

 

没有笔力,自割的大腿肉一点儿也不好吃【黄手再】

但是好想看小卢刷男友力啊呜呜呜,好想看别哥欲拒还迎啊嘤嘤婴【。

评论(6)
热度(59)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