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More than a memory

老林生日快乐!!!
林方only 9000+ 一发完结
私设 瞎扯 欧欧西 有bug欢迎指出
题目是首歌~
 

+++

 

 

01.

 

有些伤疤,不去看就以为不存在了,只是偶尔牵动还是会疼。

 

 

 

 

02.

 

方锐趴在床上一条一条翻着他和林敬言发过的短信。

 

大多是平淡的早午晚安,中间夹了他发过去的两条没头没尾的“老林”,第一次对方回了个嗯,带问号,勾得心尖发痒。第二次就不要脸的问他,想我了?还是那样的问号,弯出点温柔的弧度,眼睛里映的是方锐的影子。

 

最后几条却急转直下。

 

“老林,分开吧。”

 

“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累。”

 

“你决定了?”

 

“嗯。”

 

“什么时候有这种想法的?”

 

“就最近……抱歉……”

 

“不用跟我说抱歉的。”

 

“抱歉。”

 

方锐盯着自己作死的证据出神。

 

下定决心的时候挺痛快的,可斩了之后乱麻还是乱麻,不会因为切断就不存在。

 

回想起当时,说出结束的时候方锐觉得松了一口气,并没有什么撕心裂肺的感受。而现在,这些存了有三个月之久的短信每一条都像绵密的针,扎得不深,却比穿心的痛更让人难受,隐隐约约,又无法忽视。

 

方锐不由得唾弃自己反射弧也太长了,后知后觉到过去这么久失去的痛感才发作。三千烦恼丝,绕地球五圈,然后迷路了,时隔一季才找到自己,并像个茧一般层层包裹住方锐。

 

时间是良药,抑或尖刀。

 

后悔像突如其来的海啸一样把方锐吞没了。

 

 

 

 

 

 

03.

 

先表白的人是方锐。

 

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是表白,因为那天是愚人节。阴天,隔着屏幕,无比突兀的一句“林敬言大大,我喜欢你”。

 

尽管早就想好了要回复什么,却还是在看到林敬言敲过来的“我也喜欢你”时手一抖把水杯打翻了。

 

方锐擦干键盘,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

 

这种专供作死的节日提供了一个好契机,方锐这才敢半开玩笑的把埋在心底的那句喜欢说出口。天蝎座都这毛病,心里弯弯绕绕,面上旁敲侧击,暗搓搓把人揣摩一遍又一遍,又宁可被憋死也不开口。这不是怂,方锐自认从来没怂过。迂回只是一种手段,和战斗手法异曲同工,耗尽对手的耐心,把猎物引进自己能掌控的范围,瞅准时机一击必杀。猥琐流在赛场上屡获奇功,放在感情上就不那么奏效了。尤其是当这猎物名为“林敬言”时,方锐只好认怂,一怂再怂,勇气简直像被扎破的气球,从来没鼓起来过。这也好解释,说到底还是舍不得,人不是都说吗,这条路不好走,方锐有分寸。

 

舍不得林大大还是其一,方锐自认没有那么伟大,舍己为人的奉献精神还差那么一点。他主要是舍不得自己。喜欢,喜欢到只敢观望,连上前的勇气都没有。与其徒劳挣扎,不如从一开始就站得远一点,别陷太深,没准还能爬上来,不至于摔得太惨烈。

 

其实方锐私下里明里暗里暗示过林敬言好多次了,但也许是因为方式太委婉隐晦,林敬言从来没有表示过什么。不过也对,天底下哪来那么多彼此相爱的两个男人啊,不往这方面想再正常不过了。又或许,林敬言察觉了,只是对他没有这种心思,于是以自己所擅长的温和的方式放过彼此。

 

老林心挺细的,八成是后者。

 

方锐在心里分析了一通后彻底冷静下来,兀自脑补了林敬言站在他跟前跟自己说那四个字的情景好一会儿,然后才缓慢地按着键盘给自己判了死刑。

 

“愚人节快乐。”还附加一长串哈哈哈,可方锐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QQ提示音滴滴滴的让人心烦,方锐慢吞吞地戳开聊天窗口,扫了一眼消息,差点跳起来。

 

“方锐,我是认真的。”

 

已经没有第二杯水来给他打翻了,方锐激动的简直要炸,摸过键盘就往上敲:“老林你可别涮我啊。”

 

手指放在发送键上的时候他又犹豫了,反复看这一行字,似乎能看出花来。是不是暴露了什么?这样表达意思明确吗?老林懂我的吧?

 

方锐还在思索措辞,就看到下面又弹出一行字。

 

“吓到了?我开玩笑的,锐锐愚人节快乐。”

 

我靠。

 

还好没发出去。

 

方锐狠狠砸了下电脑桌,瘫在椅子里。

 

 

 

 

 

 

04.

 

林敬言和方锐最后还是成了。

 

空欢喜一场后方锐就像是被打开了勇气阀门,这大概和大力水手吃了菠菜能开挂的原理差不多,差一个推力。

 

他没再每天笑嘻嘻地和林敬言装好哥们儿。

 

不再勾肩搭背,训练之外不跟他多说一个字,眼神相撞就回避,肢体接触立刻躲开,就差挑明了说,你不该拿我的感情开玩笑。

 

老林其实很无辜,平心而论他没做错任何事,愚人节玩笑而已,许他方锐开就不许自己开?我还痴心一片日月可鉴呢,方锐大大倒好,机会都不给就一盆“愚人节快乐”的冷水浇下来。可气的是方锐还摆出一副“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样子,几天下来连林敬言自己都要觉得是他对不起方锐。

 

方锐知道其实无理取闹的是他自己,不过他控制不了。这跟恼羞成怒差不多,方锐大大伤了面子。明明是早已预料到的结果,真正发生了却仍旧不能接受。虽然一直在自我否定,但人对着喜欢的人都会存有那么点幻想,何况林敬言平常对方锐掏心掏肺的好,难免会让方锐生出“他也喜欢我”的错觉,嘴上说着怎么可能,心里却在隐隐期待。就是这种期待导致了眼下的局面。他以为自己赌对了,下一秒却发现一切只是个玩笑。应该是这样啊,怎么真的这样了?错愕又不甘。

 

方锐不比被冷处理的林敬言好受。林敬言不注意他,他烦,林敬言对着他欲言又止,他更烦。不想听不想看不想知道,不想让他撞破自己被戳穿的尴尬。

 

好在林大大耿直,受不了方锐全天候释放的林敬言感应型低气压,终于把人拉住谈人生了。

 

他本来是想走霸道总裁范来个壁咚,但对着方锐一脸“有话快说说完快滚”的表情,这动作做起来实在困难,而且想壁咚的对象还比自己高了两厘米,气势上就先输了。

 

于是林敬言放弃了壁咚,转而扣住方锐的手腕问:“方锐你在生什么气啊?”

 

方锐甩开他的手就走,林敬言看这走向是要BE的节奏,连忙拉住方锐补救:“我真的喜欢你。”

 

方锐顿了顿才回头:“别,今天不是愚人节,我不想再来一次了。林敬言你不用这样,我会放弃的。”往日含满了星光的一双眼睛此刻含的是冰霜,语气冷漠得可以。

 

林敬言的表情有点黯然,不过他没放开方锐,干脆破罐子破摔把事挑明了:“我没骗你,那天是因为你先说愚人节快乐,我觉得你不喜欢我,不想连朋友都做不了。”

 

“方锐,我喜欢你,不希望你不开心,也不想给你带来任何困扰。”

 

说出来心里平静了很多,林敬言看着方锐,却见对方垂下眼睫,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林敬言一下子慌了,安慰也不是不安慰也不是:“锐锐你别哭啊。”

 

“我要是说错了什么你别往心里去,不接受也没关系,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别哭啊。”

 

然后林敬言就被方锐凶狠地抱住了,肩上瞬间湿了一大片,方锐鼻涕眼泪全都往上糊:“你他妈傻啊!”我他妈这么喜欢你!我他妈怎么可能不喜欢你!我他妈这是高兴的!

 

方锐第一次对林敬言爆粗口,平时总觉得对着这种温文尔雅的人连句猥琐话都说不出,这会儿大概是情到深处难自抑了。方锐一直都是个坚强的人,不知怎么眼泪突然就飙出了眼眶。他吸吸鼻涕,闻到了林敬言身上那种淡淡的青草香,心里很安定。今天真是把这辈子的人都丢尽了,不过还挺开心,方锐想。

 

 

 

 

 

 

05.

 

方锐和林敬言,一对狗男男,自从心意相通了就成天公然秀恩爱。

 

隔着显示屏还要趁技能冷却的时候瞄对方一眼,眼神那叫一个含情脉脉情意绵绵,怀春小姑娘似的。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队长,副队,你们能不能别调情了,我觉得我要瞎。”语气万分郑重,要知道呼啸队内平时都直接喊他们老林锐锐的。

 

方锐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欣然接受了队员对副队的敬意,顺带连自家那口子的那份也一起收下了:“瞎说什么呢,我和林大大这是学术交流。”

 

“得了吧,你们秋天的菠菜都暗送了好几捆了,交流出什么了?”队员话是对方锐说的,眼睛却看着林敬言。队长好说话,副队猥琐起来垃圾话肯定刷不过。

 

林敬言温和地笑笑,随口应道:“嗯……boss快红血了?”

 

队员瞥了一眼方锐的屏幕,盗贼视角正对着的血枪手的生命值刚好下降到红血线。

 

“我靠!这什么玄学?!”队员生无可恋的训练去了,留下这对狗男男自生自灭。

 

狗男男相视一笑。墨镜?别说眼镜了,就是戴眼罩都不管用好么!

 

 

都是大男人,没什么好矫情的,不到一个月林敬言就把方锐收了,嗯,这里的收指的是负距离接触。

 

 

五一国际劳动节,林敬言生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呼啸放假,俱乐部就林敬言和方锐两个人,天时地利人和,林敬言逮着机会把人办了。

 

方锐被林敬言老流氓按在宿舍的床上,眼角通红嗓音暗哑地第二次对着林敬言爆粗口:“操……林……敬言,你他妈……慢点唔……哼嗯……太深了……啊……”他身上斑斑点点抹了些甜腻的奶油,和汗水融在一起,又被身上的人细致地舔掉了。

 

 

 

林敬言拒不承认老流氓这个称呼,温和地笑笑,表示生日蛋糕不要太好吃。

 

 

 

 

 

 

06.

 

没羞没臊的日子过了好长时间,久到彼此都觉得能这样过一辈子。

 

林敬言转会霸图的那天,微博上“求不虐我林方”的话题刷了满屏。

 

方锐去送机,N市夏季的风闷热潮湿,一点一点渗进心里。

 

和到呼啸的那天一样,他跟在林敬言身后,心里装着一打心事。第一次见的时候他还没有林敬言高,看着林敬言的后脑勺,想的无非是队友会不会不好相处之类的事情。这些担心在见到温柔可靠的队长瞬间就放心了,林敬言给他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呼啸的画风也应该是这样吧?春风一样的,轻轻柔柔,让人身心舒畅。林敬言确实很可靠,方锐跟在他身后三个赛季,风雨一起扛,荣华一起享,林敬言不会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他经常停下来,温和地笑着等待自己赶上来,大概是那个时候林敬言就住进了他心里。回头想来,方锐懵懂莽撞的年少时光,似乎林敬言就是全部。

 

方锐卯足了劲要赶超林敬言,当他终于能轻轻松松配合对方的时候,心里却并没有多么喜悦。

 

林敬言是第二赛季的老将,意识在那儿,经验在那儿,可状态,并不是仅凭毅力就可以保持的。媒体的猜测、粉丝的质疑铺天盖地呼啸而至,方锐替林敬言感到憋屈,可林敬言仍旧笑得云淡风轻。

 

后来他说要转会霸图。

 

方锐很错愕,没由来的愤怒把他点燃了,最后却只闷闷地问了句为什么。

 

林敬言无奈地笑笑,说不关战队的事,他自己也有这样的想法,他想再放手拼一把。

 

方锐没有吭声,他印象里的队长无所不能,无所不能的人怎么会有这种末路穷途般的疲惫语气呢?

 

方锐最终还是妥协了,不答应能怎么样啊?他没有同期的周泽楷那样的能力,不能一个人就拉高整个队伍的实力。他还不够强,没法用事实去堵住他人妄加猜测的嘴,林敬言承受的一切他都帮不上忙,巨大的无力感拉住方锐,慢慢向下拖拽。

 

林敬言拖着黑色皮箱,和以前很多次一样时不时回头看自己一眼,可方锐知道,这一次他会走得比任何时候都要远。湿热的水气扑上来,几乎要打湿睫毛。

 

他们站在熙来攘往的人流中拥抱,告别。林敬言像初见时那样抬手揉了下方锐的发顶。

 

“加油。”

 

“你也是。”

 

 

 

 

 

 

07.

 

方锐不止一次想过为什么在粉丝心目中是林方而不是方林,自己这么阳光这么帅,林敬言明明就一副温柔贤惠好欺负的样子。他显然是忘了自己是怎么屡次被温柔贤惠好欺负的林敬言欺负的叫都叫不出声的。

 

“求不虐我林方”的话题刷了挺久,方锐觉得有些好笑。

 

虐与不虐,粉丝是可以自行选择的,有人嗜甜,避而不看就可以,而自己却没有选择的余地,他是真的觉得虐,无关脑补。

 

距离一下子就远了,心里也像是被抽去了一块,空的厉害。方锐好多次按亮手机屏幕又扔在一边,想跟他说说话,什么都好,可是又担心会打扰他。

 

几乎都是林敬言主动联系方锐,他发过短信来抱怨:

 

“锐锐你不爱我了,都不找我玩。”末尾还附加了个委屈的颜文字。

 

“林敬言大大卖什么萌呢这是,霸图不该是这种画风啊。”

 

“霸图画风太凶残了,为了让队伍亲民一点,我只好牺牲一下成为软萌担当了。”

 

还玩上瘾了,这次是摊手的颜文字。

 

方锐勾勾嘴角,患得患失的心情平复了一点。

 

 

这好像是个过渡,习惯了之后就没有那么难熬了。或者说,方锐习惯了林敬言不在他身边。短信有时隔了好几天才回,心血来潮就发两条过去,林敬言倒是回的挺快,大概是适应了霸图风,也不再玩颜文字了。

 

 

一年,两个人只见过四次面,其中两次都是因为全明星周末。

 

剩下的两次,一次N市,一次Q市,方锐作为回礼才想到去找林敬言的,林敬言不知道他的这些心思,显得挺开心。

 

两个人吃过饭去压马路,林敬言趁着晚上灯光昏暗攥住方锐的手。过路的行人好奇地望过来,方锐觉得别扭,想抽出手来。

 

自己这样真是太混蛋了,方锐用余光瞥着林敬言斯斯文文的侧脸,心怀愧疚地忍住了放手的冲动,握紧了对方的手。

 

方锐从来都不否认自己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二十多年,真正坚持下来的事情似乎只有两件,一件是打荣耀,一件是喜欢林敬言。而后者,他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他对自己有点没底。

 

 

 

 

转会兴欣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呼啸之于方锐是很特殊的,他在这里风风雨雨走过五个赛季,在这里封神,在这里把犯罪组合的名号打响,在这里感受到战队的温暖,最重要的是,他在这里遇见了林敬言。呼啸是他的记忆,是他关于林敬言的记忆。

 

一开始谈到转会方锐是拒绝的,毕竟你不能说转就让他转。

 

他是体会到了林敬言当时那种无奈,虽然无奈的原因不尽相同。

 

唐三打换了主人,和鬼迷神疑的节奏完全不符,配合连连脱节。唐昊对猥琐流的战术不屑一顾,他一直奉行是男人就堂堂正正战个痛的思想。

 

方锐不怪冲劲十足勇往直前的后辈,可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作战手法,一时半会儿改不了。

 

唐昊看着每天黑着张脸凶巴巴的,其实很为战队着想,队里的小年轻也和他玩得很好。输入了新鲜血液的呼啸让方锐觉得陌生,他看着自己以外的其他人,生出一种天下之大竟无处容身的感觉。

 

算了,另作打算吧。

 

 

于是方锐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叶修,事后觉得自己简直有病。兴欣缺盗贼吗?兴欣缺猥琐流吗?叶修和魏琛,还要怎么猥琐啊!最主要的是,这么一支刚刚建立的草根战队,板上钉钉是要止步季后赛的,自己去干嘛呢?

 

至少不会像在呼啸这么憋屈吧,方锐安慰自己。

 

 

转会的消息消息发布了之后林敬言的电话立刻就打过来,方锐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忘记了提前通知他。自己的前队长,搭档,恋人,如此重要的人,竟然被忽视的这么彻底。

 

 

 

 

 

 

08.

 

方锐真心喜欢兴欣妖魔教的清奇画风。队员们的性格跨度简直是从乌苏里江到海南岛,放在一起却奇迹般的毫不突兀,猥琐欢乐又温馨。

 

方锐在努力适应这群妖孽的步伐,却还是遇到了瓶颈。

 

他拿最高的工资,却没能做出相应的贡献,尽管队友们都表示不怪他,但方锐怎么可能甘心?这种有心无力一点儿也不比在呼啸的时候少。

 

方锐变得很忙,在不影响精力的情况下没命的给自己加练,自己不是废物点心,黄金右手可不是自封的,他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

 

 

他和林敬言好久没联系了。

 

电话基本不通,报备琐事的短信也只剩下了早安晚安,后来就只剩下了晚安,现在连仅剩的晚安都是隔一段时间才互道一句。

 

 

以前引以为傲的右手微操都因为对职业的不熟悉而做不出想要的效果。方锐有些懊恼地揉揉因长时间操作而有些僵硬的手指,正盯着海无量出神,桌上的手机亮了起来。

 

“是不是我不主动找你,你就永远都不打算联系我了?”——老林。

 

没啊,我这不是刚转会忙嘛。

扯淡,都这么长时间了,哪有那么多需要交代的事情。敷衍的话不过脑子就敲上去了,方锐看了看,狠狠心删掉,重新打了一行字。

 

“老林,分开吧。”

 

林敬言很久都没有回短信,方锐松了口气,摸过手机,突然发现防尘塞不见了,和林敬言的是情侣款的那个。

 

 

 

 

 

 

09.

 

 

林敬言只问了分手原因,没有挽回。

 

方锐失眠了,没觉得难受,也没想掉眼泪,就只是单纯的睡不着,然后看着空洞的天花板到天亮。

 

这样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方锐笑了笑。

 

过往像梦一样不真实。自己真的有那么喜欢林敬言吗?求不得时挠心挠肺的那种感觉,现在怎么一点也找不到了?

 

方锐的手机里只存了一张林敬言的照片,侧脸,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键盘上,穿着呼啸队服的样子用N市人的话来说——帅得一逼。是他们都还在呼啸的时候方锐偷拍的。

 

方锐的手指沿着屏幕描摹了一遍林敬言的轮廓,默默在心里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按下了删除键。

心里蓦然变得空空荡荡,清冷的月光隔着窗户陪了他一晚上。

 

 

第二天兴欣众人看到方锐的黑眼圈都吓了一跳,叶修出口揶揄:“点心大大这是怎么了?失恋了?”

 

“嗯。”方锐冷静地答道,没意识到自己画风不对劲。

 

“你认真的?”

 

“嗯。”

 

众人一下子围过来,连一向独来独往的莫凡都靠近了些。

 

“哪家的妹子啊,能让我们点心大大这么伤心。”

 

“不是妹子,是老林。”

 

“卧槽?!!!”

 

方锐没理会他们的鬼叫,兀自训练去了。陈果在他身后绕了好久,最后终于担心地说困了就先睡会儿,方锐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叶修不是还为抢boss曾经36小时不睡吗,一晚上而已,真的没什么关系。况且他是真的没觉得自己有多伤心。

 

 

该吃吃该睡睡,该做的训练一次也没落下。

 

林敬言和方锐再没有联系,连之前那些仅剩的堪堪欲坠的丝缕也剪断了。

 

 

 

 

 

 

10.

 

方锐终于能合得上兴欣没有固定节奏的节奏,不用再刻意去适应气功师的职业。

 

要不是分手这茬儿自己估计不可能这么集中精力,以至于转换职业这么神速。也是奇怪,别人分手都是分心,到他这儿反倒能专心了。

 

空闲的时间一多,方锐时不时就想起林敬言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他其实很清楚的知道结症所在。

 

黏黏糊糊的时候方锐觉得腻歪,难以习惯被人宠着的感觉,也学不会去宠别人,于是总想着能隔开一点距离。他很认同距离产生美,可当距离真的到来时,又充满了对听不见摸不着的文字的恐慌感。就算内容再腻得牙疼,隔着屏幕也总是觉得缺点什么。难以忍受黏腻,又难以接受疏离,而且也受不了矫情兮兮的自己。那么干脆斩断吧,不再牵连也就不会为之苦恼,现在正好,见不到也不会那么尴尬。

 

于是他就说了,清醒的、决绝的。

 

可方锐高估了自己,隔了这么久,放不下的人看起来却是他自己。

 

时间终于拨到这里了,看到这儿可以跳回01了,您将进入后悔的不要不要的死循环模式。

 

 

 

 

 

 

11.

 

开玩笑的。

 

方锐其实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全明星周末苦恼,霸图主场,肯定会见到林敬言。多尴尬啊,多痛苦啊,自己作的死,打掉的牙要自己吞进肚里,谁他妈咽得下去啊。

 

他甚至都想过装死不去了。

 

叶修和魏琛听了就轮番嘲讽他怂。队友爱呢!点心大大眼泪掉下来。还是小乔这孩子善良,给他递了一杯水。

 

 

方锐最终还是去了,以后终归是要见的,总不能就这么怂过后半辈子吧。

 

见了面林敬言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润谦和地冲他笑笑,这个人,怎么这么温柔呢,可是再也不是我的了。方锐心里泛酸,故作轻松地招招手:“嗨,老林,好久不见。”然后就再也没敢看林敬言。

 

老子就是怂了,怎么着吧。以前那么亲密的人,突然就只能站在远处看着了,这落差怎么消化得了?

 

 

例行程序结束后就是隔天的主场队做东的酒会。说是酒会,其实就是职业选手约饭而已,毕竟这些人平均就是三杯倒的量。

 

吃过饭一行人又嚷嚷着要去唱歌,方锐也跟着去了。装模作样闹了一会儿就窝在角落里灌酒,三杯下肚就有点晕晕乎乎了,好在意识还算清醒。

 

他听到张佳乐喊:“老林给他们露一手!让这帮愚蠢的人类见识一下我大霸图男人的厉害!”

 

林敬言唱歌好听方锐自然是知道的,以前没少缠着他让他唱给自己听。

 

林敬言接过话筒,方锐这才敢像大家一样把目光放在这个许久不见的人身上,隔着包厢里昏暗的灯光肆无忌惮地流连。林敬言的头发长长了些,鼻梁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本就斯文清秀的一张脸显得更深邃俊逸。

 

怎么这么该死的好看呢,方锐晕晕乎乎地想,他听到林敬言开了腔。

 

“Angel是否还记得我

缺乏必要的温柔

沉默中带一点懦弱

不适合爱情的半坡

站在故事的最角落

享受梧桐叶诱惑

我们曾用眼神幽默”

 

低沉缱绻,温柔的要命。方锐又灌了半杯酒,陈果看他实在是难受,也没多说什么由他去了。

 

“为什么事过境迁总是让人愁

你转身之后

我站在原地很久”

 

方锐听着听着就不自觉自我代入,为什么事过境迁总是让人愁。过往的点点滴都浮上脑海,那个方锐的林敬言和眼前这个林敬言重叠起来,方锐舍不得把目光移开,看着又觉得胸口都像是被沾了水的棉花堵住了,喘不过气。林敬言还在唱:

 

 

 “我的angel

你要很乖

学会拿勇敢去替代依赖

给你的爱像触礁的船

静静悄悄沉没沿海地带”

 

 

林敬言看向方锐,对方冲他笑,眼睛里的神色又分明不是在笑,悲伤深沉的要溺死人。他的心一下子就被攥紧了。

 

林敬言唱完一首就把位置换到了方锐这边,投敌行为引来一长串“yooooooo”的嚎叫,女选手们尤其不淡定。

 

懦弱是我,执着是我,逃不开是我,你怎么能那么不以为意呢?

 

 

叶修看看林敬言,再看看方锐,很自觉得把方锐旁边的位置让出来了。

 

方锐还是看着林敬言乐,笑意却不达眼底,大概是觉得实在装不下去了,仰头把手里那半杯酒也吞下去。

 

林敬言抢过方锐的杯子放在一边:“锐锐,别喝了。”出口才觉得称呼似乎很不合时宜。

 

酒壮怂人胆,方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喝糊涂了,抱住林敬言的脖子就吧唧一口亲在嘴上。旁边的叶修和苏沐橙看得目瞪口呆:“咳……你们注意点影响?”好在灯光暗,没什么人看到这一幕。

 

林敬言红了一张老脸,听到方锐凑在他耳边说:“老林,我们和好吧,行么?”

 

方锐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这么没皮没脸,告白的是他,要分手的也是他,先反悔的还是他。不过比起林敬言,脸皮算是什么东西啊。

 

他几乎是在恳求了,可还是听见林敬言说:“等你清醒了再说这个吧。”

 

不作不死,没戏了。方锐自嘲地扯扯嘴角,终于头一歪,砸在林敬言怀里睡过去。

 

 

最后方锐是跟林敬言走的,他整个人都挂在林敬言肩上,扯都扯不下来。

 

林敬言抱歉地对叶修笑笑:“叶队,方锐借我一下行么?”

 

叶修摆摆手:“我说不行方锐也不让啊,好好谈啊。”

 

魏琛在一旁嘟囔:“这嫁女儿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12.

 

方锐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快要炸了,心说再也不喝酒了,却在看到身旁的人的时候觉得,啊,老天对我太好了,再来个十瓶八瓶都不是事儿!

 

林敬言搂着他,呼吸均匀,面容恬静温柔。

 

孤男寡男,赤身裸体睡在一起!这说明什么!有门!方锐的眼睛亮亮的。

 

林敬言睫毛颤了颤,睁开眼就看到一双乌黑的眼睛盯着自己。

 

“老林,我们和好吧。”

 

“还醉着?”

 

“没有没有,这是我这辈子最清醒的时候!”方锐信誓旦旦。

 

“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方锐一秒也没犹豫,报军令似的。
 

林敬言了解方锐,所以他特别怕方锐只是心血来潮。方锐不是很执着的性子,喜欢的歌,喜欢的时候无比狂热,整天单曲循环个没完没了,可当这股狂热劲过去,那首歌就相当于被宣判了死刑,被丢在列表最角落里,看都懒得看一眼。一旦腻了,就连入他眼的机会都没了。物件、小说、车子,全都是这个样子,大概换成人也会是一样。林敬言清楚自己是个普通人,没有出尘的好皮相,也没有夺人眼球的华丽操作,最主要的,他和方锐一样,是个男人。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留住方锐,这个好面子,玩心大,又让自己没办法放下的人。

 

这些他都明白,可还是栽了一次又一次,不为别的,就为了这双眼睛吧,明明是个玩猥琐流的,眼神却那么清澈,他一头栽进去,再也没出来过。

 

林敬言笑了:“那就和好。”

 

然后方锐就被吻住了,林敬言先是浅浅的啄吻他的下唇,然后把舌头探进去,勾住方锐的舔弄。方锐刚想勾住林敬言的脖子,就被抓住了手,然后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想到这是什么东西,猥琐大师脸上一热。

 

林敬言的手臂撑在方锐耳侧:“训练没法戴就挂在脖子上,这次不会再放开你了。”

 

方锐怕他反悔似的连连点头。

 

“还有”,林敬言凑到方锐耳边,语气恶狠狠的:“再敢说分手我就掐死你!”

 

“你哪舍得?”方锐笑嘻嘻地。

 

 

他说对了,林敬言就是舍不得。林敬言有的时候恨死方锐了,为什么明明不那么喜欢还要来招惹自己,自己还笨得要死,屡次中招,只要是这人递过来的,就算是毒药也二话不说尽数吞下去。

 

没那么喜欢吗,爱情这东西,又有谁说得清呢?

 

谁比谁更爱对方方锐不知道,他只知道终于云开见明月,这次他会好好珍惜的。

 

 

 

 

 

 

-Fin-

 

 

 

 

 

天蝎座嘛,好多地方都是lo主对着自己的日记本敲的,简直心路历程【bushi

不过ex不是金牛座,我们也没HE,现在是那种最遥远的朋友咯

老林唱的那首是Vae的《安琪》,听说金牛座唱歌好听,我V就是金牛座的,吃我Vae安利!我有个金牛座的尼桑唱歌也很好听哒!

 

瞎说什么呢我这是_(:3」∠)_

 

总之林大大生日快乐w多操点心【x

评论(16)
热度(66)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