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瓶楚】相逢何必曾相识

楚瓶楚无差,拉郎!任性!其实cp感不强,单纯苏苏楚少和瓶宝。 龙族paro 尼伯龙根?Bug如山,求不考据【x
 

楚少生快www

 

 

 

 >>>

 

 

 

-01-

 

一眼的默契,足够消享一生。

 

 

 

 

-02-

 

死侍暗褐色的血液顺着刀柄滴落,张起灵挥刀拦腰砍断一只。又有新的死侍歪斜着脑袋逼近。张起灵一直在后退,血迹蔓延,跟随了他一路。

 

再次向后踏出一步,背部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身体抢先做出反应,转过身的同时张起灵的右手已经分毫不差地锁住了背后这“东西”的脖颈,而与此同时,一把利刃凌厉的抵上了他的心口。

 

手上的触感是温热的,张起灵能感受到对方的脉搏,剧烈而清晰。

 

怎么会这么快?这明显不是正常人的心率。他一反常态的没有先解决贴着胸膛的薄刀,却疑惑起这种问题。

 

对方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刀尖稳稳抵在张起灵胸前,没有再向前推一分。这时张起灵注意到对方的瞳色,金黄色,在幽暗的甬道里熠熠如星辰。这双黄金瞳有着无上的震慑力,然而张起灵却对此视而不见。楚子航转过身就撞进一双古井无波的眸子,不悲不喜,无惊无惧,即使此刻正被自己手中的村雨直指心脏。的确没什么好畏惧的,毕竟对方的手指也正紧锁着自己的喉咙。

 

来不及多想,一只死侍平地跃起,张着血盆大口跳上张起灵的肩膀。村雨紧贴着张起灵的薄衫划过去,刀光一闪,死侍的头骨碌碌滚到两人脚下。

 

而这空挡,张起灵也精准地抓住一只偷袭楚子航的死侍,手腕一折,硬生生拧断了脖子。散发着腐臭气味的深褐色液体溅了两人满脸,但谁也没有去擦拭。

 

二人此时的姿势像极了一个贴合的拥抱。

 

堪堪拉开距离,楚子航面无表情的道了谢,张起灵同样没什么表情的回他,不必。

 

 

-03-

 

眼前这些姿态扭曲的死侍让张起灵想起了被密洛陀包围的时候,同样密密麻麻的围拢过来,没有退路,亦找不到出路。而此时被洪潮般的死侍包围着,他竟觉得安心,与那种习惯了一个人强大的心境又不太相同。或许是这个墨发金瞳的少年行事风格与自己八分相似,致使他生出一种信任感。

 

无端的信任最好丢掉,于是张起灵决定开口询问:“驱魔人。”说是询问,可一开口吐出的却是个肯定句。好在楚子航听懂了,顿了顿脚步回他:“屠龙者。”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听到这两个词再加上看到二人的神情,一定不是骂他们中二病晚期就是当场给跪了,然而这两个人除了步伐稍稍停顿,连表情都没变,背靠背向前,波澜不惊的斩杀,好像刚才从他们嘴里说出的是小学课堂上被问到梦想时说出的职业一般稀松平常。

 

张起灵没说自己是盗墓贼,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况且他也不能算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盗墓贼,这些年进出大大小小的墓穴,他从来不是为了收明器。

 

两人并肩前行,一路沉默着手起刀落,所过之处死侍的肢体一片杂乱,血肉模糊。楚子航注意到张起灵的身手竟然不输暴血后的自己,他的小臂刚才一不留神被抓了一下,撕扯下一层血皮,而身后的张起灵还毫发无伤。

 

死侍们闻到血腥味,兴奋地发出凄厉的吼声向楚子航扑了过去。七只,在保证不伤害身后的人的情况下只能同时解决六只。妖刀村雨划出令人胆寒的弧度,在狭窄的甬道里舞得生风,六只死侍,其中一只是在贴上楚子航面颊的时候才被洞穿的,粘稠的腐臭液体几乎要滴到他的嘴边,楚子航的衣服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的色,全是深黑的干涸的血迹,最后一只从左后方跃过来显然的顾不上了。然而预想中的痛感并没有袭来。张起灵解决掉自己面前的,随即一脚踹飞了终于够到楚子航左肩的死侍,冲击力连带着重新围上来的一群死侍后退了大概三米远。

 

死侍们似乎被镇住了,一时间低哑地呻吟着却步原地。可毕竟是些没有思想的死物,马上又咿咿呀呀地吼叫着涌上来被屠宰。

 

二人的眼神同样凶狠凌厉,动作同样行云流水,两生花般相似。血迹是加冕,死侍的呻吟是礼赞。他们都像修罗,却又能容忍身后的对方存在,区区两个人,却放佛所向披靡,当真有种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的气势。

 

 

 

-04-

 

楚子航还是更喜欢冷兵器,没有枪械弹药恼人的轰响,刀光是寂静的审判,和风的温度贴合在一起,浴血,而后愈加粲然。

 

身后的人显然也是更习惯于冷兵器,他的刀甚至自始至终没有出过鞘,仅凭刀柄的暴击就足以敲碎这些死侍的血骨。

 

处在不利形势,楚子航却有些热血难抑,他紧握着手中的长刀,不断斩杀!斩杀!斩杀!

 

两个人有约在先般默契十足,刀锋划过空气的声音、刀柄敲击死侍发出的血肉开绽的声音混合着他们的心跳谱出一曲华章,进退有度、往来有节。而这两个人此前的交流不过区区十个字。

 

与张起灵的配合让楚子航觉得畅快,无需多余的交流,不必分神去敷衍满嘴的火车,也不用去迎合莫名的个人英雄主义,只管向前拼杀。血液在楚子航的血管里沸腾,却又和以往的感觉不尽相同。

 

这实在有些荒谬,最先让习惯了独自执行任务的楚子航生出“能够成为同伴”的念头的,竟不是路明非也非恺撒·加图索,而是个方才谋面的陌生人。

 

这个陌生人的眼睛有魔力,像一口枯井,深不见底,一不留神就会陷进去。又像是盛满了缤纷的流光,迷茫且无辜,饶是楚子航这样理智的人也对他生出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张起灵亦对楚子航生出些好感。这个人没有盘问他的来路和目的,却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背后交给了他。他们一路沉默前行,这种没有猜忌无需算计的沉默让人安定。对方眼神清澈,和那些与自己扯不断的恩恩怨怨尔虞我诈的谜题完全不同,澄澈干净,又盈满滚烫的温度。

 

 

他们像是两头在原野上相遇的孤狼,谨慎地试探,而后非但没有撕咬敌对,反倒并驾前驱。

 

这很难想象,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05-

 

君焰的火光照亮了狭窄的甬道,死侍们被烧焦时散发出的恶臭弥散在整个空间里,更深处火光无法探及,漆黑一片。他们已经走了一个小时,甬道像是没有尽头,死侍没完没了的向着他们聚集,释放言灵消耗了大量体力,楚子航紧贴着墙壁支着刀微微喘息。

 

“还走吗?”张起灵靠在旁边问他。

 

“我们又回来了。”楚子航指着手边被烤的发黑的石块说。

 

张起灵摸摸那块石头,冷的,显然不是刚刚烤焦的。

 

被卷入这里之前张起灵记得自己是在一条小巷里,这里并不是墓穴,一路过来也没有遇到任何人为机关,凭借人力把空间分隔成数个部分移动似乎并不成立。可如果这地下井一般的鬼地方真的是个连续的死循环,这些源源不断的死侍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张起灵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闭上眼睛伸出手来:“可能是视觉让我们的判断出现了偏差,你抓着我,我凭感觉走走看。”

 

楚子航闻言只得扣住他的手腕,尽量保护他不被死侍伤到。

 

 

 

-06-

 

进来时穿着的衬衫几乎碎成了一条一条的,楚子航干脆把它脱掉,赤着上身持刀与死侍相对。

 

肩上再次被噬咬,楚子航深吸一口气,反手将村雨向前送,死侍的头颅磕到肩上,然后顺着自己的肩膀滚下来,尖利的指甲还陷在楚子航的肩头,扒出的血印触目惊心。

 

张起灵听到他的吸气声了,然而他没有停步也没有睁眼,因为楚子航还握着他的手腕,力道未减,状况应该还应付得了。

 

这样走了好一会儿,楚子航的右腿被狠狠咬了一口,鲜血瞬间染了满腿,他一个踉跄,拽得张起灵也差点摔倒,后者只好睁开眼睛。死侍们立刻疯了般手脚并用姿态扭曲地急速涌来,君焰范围内的死侍们都变成了焦土,张起灵按了一下楚子航的小腿,楚子航闷哼一声皱紧了眉。于是张起灵从上衣上扯下一条三指宽的布条,蹲下身缠住楚子航的伤口。

 

“你……”楚子航看着张起灵的发顶,开口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血腥味好像会吸引这些东西。”张起灵回他,说话间隙黑金古刀横扫出去,拦腰劈断两只死侍。

 

“你身后!”楚子航出声提醒,然而张起灵来不及收招,背上挨了一口。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死侍像是被烫到一样立马松了口退出去好远,张起灵身后的几只死侍也动作犹疑,逡巡不前。

 

“……”

 

楚子航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自己扛着攻击也要护着他啊?这人故意的吗?

 

外挂来得没有一点点防备,张起灵顺势抓过楚子航的手用村雨在胳膊上划了几刀,死侍们果然一下子四散逃窜起来。这样一来,偶尔爬到楚子航脚边的几只死侍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就太好对付了。

 

然而他们很快发现这不够,因为他们再一次回到了原点。

 

这是件令人绝望的事,方才他们还有目标,和死侍们殊死搏斗,可现在不用担心死侍了,他们仍旧被困在这里孤立无援。

 

没粮没水,即使这两个人再逆天,撑死也只能坚持一只手可以数过来的日子。

 

第三次走重复的路,两人的脚步都慢了许多,一边走一边敲打身侧的墙壁,终于在走出莫约二百米的时候发现这一带的墙壁被敲击时发出的声响与之前不同。

 

 

楚子航体力消耗的太严重,君焰的效果大打折扣,空气里爆破的粉尘根本无法破开石壁。他在考虑是否二度爆血,这时张起灵出声了:“我带了炸药。”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但是这里很可能会坍塌,我们都出不去。”他没理会楚子航的表情,自顾自补充道。

 

“赌一把,毕竟我们没有选择。”

 

 

 

 

他们赌对了。

 

烟尘刺鼻,热浪席卷,然而碎裂的石块并没有把出口堵死,二人捂着口鼻扒开了堵在前方的最后一方石块。

 

 

 

-07-

 

楚子航和张起灵不约而同的在出口处停下步子,看着对方满身血污的狼狈模样有些想笑,却最终也没能憋出什么像样的笑容来,只好作罢,相互点点头,一左一右离开了。

 

不问去留,不问所求,并肩一程已然足够。

 

 

 

 

 

 

 

Fin

 

 

 

 

 

 

嗯……一个丧心病狂的cp……面瘫杀胚组【。

评论(8)
热度(22)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