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纪念品和患难

画家x摄影师  因为喻总是个触【。

一次莫名其妙的沙漠游记

 杰西卡生快www

 

 

+++

 

沙子太软,走一步滑半步,沙丘之上没有任何荫蔽,烈日的艳芒笼罩全身,早晨还很冰凉的沙粒此刻已经热度灼人了。

 

喻文州拽着王杰希的背包带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他的脸色有些发白。西北的干燥气候对喻文州这个南方人来说实在是莫大的挑战,刚下飞机时涌进鼻腔的空气已经是要撕裂气管般的干燥,更不用说茫茫戈壁身后沙漠里的空气了,他们随身带了喷雾,却并没有起多大的作用。

 

“还难受?”王杰希看出了喻文州的吃力,停下脚步问他。

 

“没事。”喻文州笑笑,证明自己的话一般又向前迈了一步,而后被王杰希握住了手臂。

 

“这样省力点儿。”王杰希带京腔的声音很好听,喻文州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些。

 

两个人呼吸着正午大漠里的灼热空气缓慢地向前走着,没人说话,却也不觉得尴尬。看着不算远的海子却好半天都走不近,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的不适,几次开口询问,对方都只是摇摇头,用那双含笑的眼睛看着他,只说是之前坐卡丁车还没缓过劲,于是王杰希也只好打消返回的念头。这实在没有道理,他先前并没有要求喻文州作陪,这人现在却用并不存在的筹码向自己讨报酬,非要自己陪着到那片海子边上,王杰希最终好脾气的应允了。或许是因为鲜少麻烦别人的人一旦开口提要求就很难拒绝吧,更何况王杰希也并不擅长拒绝。

 

王杰希本来是和高英杰约好趁着假期来看胡杨的,高英杰临时有事,他也没有再另邀别人,只身上了飞机。碰到喻文州实属意外,王杰希安放好行李,一转头就看见了这位近年来名声鹊起的大画家,得知目的地相同后两个孤家寡人自然的组了队。

 

王杰希和喻文州并不算熟,只在拍卖会、艺术展上见过几面罢了,身处同圈,虽然对方的名号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但因职业不同不存在直接竞争,并没有彼此关注过太多,于是只能算作点头兼点赞之交。王杰希不是会主动找话题的人,喻文州也没有刻意和他聊什么,偶尔搭两句话,多数时间空气是静默的,却颇有点老友之间心照不宣的意味。

 

两人终于攀过沙丘顶部,乘着流沙滑下去,又走了好一段才到海子边上。钴蓝色的水域旁点缀着几棵胡杨,湖中竟然还有不知跋涉了多远才寻觅而来的水鸟。沙漠中的绿洲总是尤为珍贵。王杰希找好角度就架着单反开始调焦了,反倒是提议过来的喻文州卸下画夹坐在树荫下,丝毫没有动笔的打算。等到王杰希拍完一同坐下,喻文州递给他一瓶水后才抽出纸笔气定神闲地描摹起来。

 

“我们是不是走得太远了?”王杰希盯着海子里交颈嬉戏的水鸟开口。

 

“没关系的,早点回去就是了。”铅墨在纸上刷刷行走,喻文州看起来心情很好,先前煞白的脸色也缓过来了。

 

他在画那两只相亲相爱的水鸟,王杰希的相机里此刻同样躺着这幅画面。

 

倒是默契,王杰希轻轻地笑了。

 

他们在海子旁一呆就是半下午,天色渐暗的时候不远处扬起了一层烟尘,喻文州匆匆收了笔,同王杰希往营地赶,两人心下都有些忐忑。可还未攀上来时的沙丘他们就进入了沙尘波及的范围,抹一把脸就是满手的沙粒。“杰西!你带帐篷了吧!先撑开避避风头!”喻文州在风沙中大声说,一句话说完已经吃了满嘴沙粒。两人用最快的速度支好帐篷钻进去。单人帐篷对于两个男人来说实在太小了,王杰希和喻文州姿势别扭的挤在里面,好像进入了一个窄小却安全的天地。

狂风拍打着单薄的帐篷,光线昏暗烟尘刺鼻。喻文州看看王杰希,对方屈着指节轻轻叩击着单反镜盖,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是吧?”静默了好一会儿,喻文州突然问道。

 

王杰希抬起头来。这算什么问题?没头没尾不说,如果真是自己理解的那样,问这种问题可不太礼貌,太不像谦和有度的喻文州了。他没有回答,只深深看了喻文州一眼,而后凑过来就吻在了喻文州还沾着沙粒的嘴角边。

 

是。 王杰希勾着嘴角,无声地答道。

 

喻文州被王杰希这魔术师手法弄得有点懵,恍然间觉得自己成了他们身边的单反中的胶片,在对方按下快门的那一刻被定格住,赋予了不同的风景和色彩。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在王杰希退开之前扣住他的后脑寻过去,那粒沙许是被推到了对方温暖又湿润的唇舌间。

 

王杰希听着帐篷外风沙的呼号,却不由想到了方才接近海子时的那些温顺的沙。他忽然觉得喻文州和那些沙很像,越是用力就陷得越深。柔软的沙不会让你觉得疼痛,却能一点点卸去你的力气,你越是恼怒,它就越是温柔,温柔到了可恨的地步,逼得你只能花上十二分的精力去与之周旋厮磨。

 

点赞之交?微草创意的王牌摄影师微博常年不除草,可谁能想到这位高岭之花却有个只关注了一个人的小号,不知抢了蓝雨工作室当家画师多少首转。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小粉丝般的行为是为什么,按理说两人接触的机会并不少,可王杰希从来没有争取过,甚至还有意避开喻文州。但他又会常常回想起第一次见喻文州的情景,虚妄的念想,越是打压反倒越不可控,便只能任由它滋生。

 

王杰希先注意到的是那副展馆边缘位置的画,静谧的夜空,零星的灯火,渔船、芦草,让人瞬间就安定下来的场景,他在这幅画前站了好一会儿,然后一回身就看见了那个笑容清浅的青年。

 

大概从那个时候就有意无意关注起了这个画家,每每被对方平中见奇的笔触惊艳,愈发对这个人感兴趣起来。

 

而此时这个被自己偷偷关注了很久的人正在亲吻自己,从温柔缱绻的触碰到凶狠暴戾的啃噬,简直像在讨积攒了几辈子的债,连本带利,要把他整个吞下去似的。

 

半晌,喻文州舌尖一挑,终于勾断了从王杰希口中牵出的银丝,王杰希赶忙深吸了几口气,刚才有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要窒息而亡了,不为风沙,却因一个吻。喻文州似乎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温和无害,看来自己对他的认知有必要推倒重建。

 

帘外飞沙走石,帐篷里的人却镇定自若,失速的心跳全然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气象灾害。

 

 他们靠着彼此的肩膀,这时才思索起这样的发展顺序是不是不太对。

 

“杰西,你说我们如果见了报,会不会被说成是殉情?”喻文州的手还搭在王杰希肩上,嘴角轻轻浅浅的笑意没有消退。

 

“别瞎说。”王杰希担心起来,沙漠里手机没有信号,这里离营地还有很远一段路,风沙太强劲,根本没法前行。才刚刚互通心意就要面对这种问题,实在是让人发愁。在漫天黄沙下躲在窄小的帐篷里,当真有种末日在即的感觉。是否能挺过去两个人心里都没谱,可是他们在彼此身边,又觉得心里无比安定。

 

 

 

好在老天眷顾,半小时后他们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导游找到了他们,最终顺利把他们带出了沙尘肆虐的地方,两人抖抖满身的沙粒相视而笑。

 

这大概从一开始就不是王杰希认定的会无疾而终的单恋,喻文州显然不只单纯的饰演了“被关注者”的角色,王杰希甚至怀疑这场风沙是否都是喻文州计划之内的,开口询问,对方便笑着说我哪有这么神。不过的确要感谢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否则不知还要等多久,他们才能鼓起勇气让心底那些温柔又执着的流沙倾泻出来。

 

 

 

 

 

 

 

 

-Fin-

 

逻辑已死……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黄手再】

沙尘暴瞎编的,毕竟就算是大西北人也没有在沙漠里遇到过【。

再嚎一遍 大眼儿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41)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