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魏】狼子野心

终于搞了喻魏www

黑道paro 不知道写了什么鬼东西

 

+++ 

 

“你们他妈的放开我,老夫可是……”

 

“是什么?”

 

一道温润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魏琛话还没说完就被截住了,眼罩被人一把扯掉,他看到面前许久没有见过的青年正一脸笑意地注视着他。

 

刚才装腔作势的那几分狂放一下子被卸了个干净,魏琛看清眼前的人,转而陪笑道:“喻少主,好久不见啊。”

 

刚才被押过来的时候魏琛就知道自己是在蓝雨,毕竟是自己曾经的本家,建筑结构他再清楚不过,他只是没想到喻文州会亲自来押他。

 

蓝雨当家这么清闲?这小子搞什么?

 

喻文州听了他的话,故作委屈地撇下嘴角:“老师,别那么生分嘛。”

 

生分?魏琛简直要气吐血了。双手被反剪,一路戴着眼罩押过来,这哪像是熟人会有的待遇?不过面上还是得装:“文州,你这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又恢复了先前那副笑意盈盈的样子:“请老师过来叙叙旧罢了。”随即他遣退了其他人。

 

叙旧?魏琛当然百分之二百的不相信,不过大厅里就剩下他和喻文州,压迫感小多了。他动动被绑在椅背后面的手腕,挺紧,想挣开是不大可能。

 

“文州你看,我现在有点赶时间,不如改天我请你吃饭。”他抬抬胳膊,示意喻文州把他松开。

 

喻文州不为所动,摆出从前他在魏琛面前维持的乖乖牌形象:“老师就这么不愿意见到我吗?”

 

老子都离开蓝雨几年了,还老师个鬼!而且谁愿意见黑道头头啊!腹诽归腹诽,轻重魏琛还是拎的清的,于是他笑道:“没有没有,喻少主你说,我听着呢。”

 

喻文州垂首摆弄着袖扣,淡淡开口:“前几天那个酒吧,是老师的手下挑的吧?”

 

一个小破酒吧也犯得着喻文州来审他?魏琛满腹疑惑,却还是打着哈哈:“小兄弟不懂事,老夫回去就教训他们。”

 

“一个月前那三个场子,也是魏老师您干的吧?”

 

魏琛心下一骇,打定主意死不承认:“老叶手底下那么多人呢,哪儿能都是我干的呀!”

 

喻文州闻言微微蹙眉,温柔的眉眼瞬间显得冷淡无比:“你和叶修关系很好?”

 

“啊,还行吧。”魏琛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模棱两可的答。

 

“算了”,喻文州顿了顿又问:“老师说赶时间,是今天有交易吗?”

 

“可不是嘛!再不动身要来不及了!喻少主您先让我把生意做了,改天我一定登门道歉。”

 

喻文州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登门道歉?我找了你两年!怕是我今天放了你,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吧。”

 

“呃……”你找我干什么?魏琛没问出来。

 

喻文州见他卡壳,语气又冷了三分:“在蓝雨的地盘做兴欣的生意,老师倒是打的好算盘,嗯?”

 

魏琛看着喻文州那表情,出了一身冷汗。他怎么知道的?这下可有点大条了,被人家发现,黑吃黑也只能打掉牙自己吞回肚子里……

 

“喻少主说笑了……哪儿能呀……”

 

喻文州叹了口气:“老师,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我不想跟兴欣起正面冲突,你说这事……”

 

魏琛一听有门,就来了精神:“那货咱对半分吧!以后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事互相帮衬着。”

 

喻文州嘴角噙笑,看着他不说话。

 

魏琛一咬牙:“我也不说四六了,直接三七怎么样?”

 

喻文州换了个姿势,右手骨节轻轻叩击着扶手,还是没有说话。

 

魏琛只能摆出割肉的架势道:“二八,真不能再多了!回去老叶非拆了我骨头!”

 

不知哪一句又触了喻文州的逆鳞,他站起身,面无表情的盯着魏琛。魏琛说不怵是假的,就算这小子以前一副和善面孔,这些年的手段他可是听到不少,实在是个人物,都怪自己以前看走了眼啊。青年站在他身前,压迫感不言而喻。只是分这批货还是好的,就怕这小子一个不开心,笑着说出个“麻烦老师留下一条胳膊”这样的条件来,想想那场景魏琛都寒毛直竖。好在喻文州看了他一会儿,又挑起嘴角开口:“一九吧。”

 

其实就算人家想全拿走魏琛也没办法,他现在是没有筹码谈条件的,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捏在人家手里,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可他还是想在嘴上卖卖人情:“行吧,看在文州你的面子上。”

 

喻文州点了头,魏琛这才松了一口气。

 

“文州你看,生意也谈妥了,先松开我?我身手不及你,跑不了的。”

 

“谨慎些总没错。”

 

喻文州这样说着,却俯下身把魏琛连同椅背一起圈进怀里。稍长的发梢扫过魏琛的颈项,他一僵,转而想到喻文州是要给他松绑,也就由他去了:“这就对了嘛!绑着我干什么,多生分啊!”

 

喻文州抚摸着魏琛手腕处的红痕,凑到他耳边:“老师,我后悔了。”

 

“什么?我操!你……”合着这小子这半天把自己当猴耍呢?魏琛气急,可是情势让他不得不低头,他只能把出口的粗话咽回去,放低姿态寻求转机:“喻少主这是想全都私吞了?”

 

“嗯,全都吞了。”喻文州继续在他耳边吐气,临了还轻轻笑了两声,温热的气息拂到耳垂上,魏琛顿时一个激灵,耳朵都红了。

 

今天这生意是没戏了,魏琛心烦意乱,但是这会儿兴欣的大家都忙着,顾不到自己,他只能先求自保:“这事儿确实是我们欠妥了,喻少主您别生气,货都归您,也算是兴欣的一点礼物……”

 

还没等魏琛说完,喻文州低下头来对着他的锁骨就是一口。喻文州是真咬,连哪颗是臼齿都看的清清楚楚。

 

“嘶……”喻文州你他妈属狗的啊!魏琛又急又气,疼得说不出话。

 

喻文州看着这个牙印,又笑了起来。

 

魏琛看他笑得阴恻恻的不由脊背发寒,这小子该不会因为当了一年蓝雨当家受不了压力得了什么精神疾病吧?我今天还能竖着从蓝雨走出去吗?越想越没底,魏琛只能开口求饶:“文州,我以前也没有得罪过你吧,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向你道歉,今天这事儿……唔……”

 

唇上一热,魏琛瞪大了眼睛。

 

喻文州趁他愣神的空挡把舌尖顶了进去,轻轻抚弄他的上颚,而后勾住魏琛的舌头,翻搅,吮吸。

 

“唔嗯!”双手被绑住,魏琛只能将头向后撤,却被喻文州扣住后脑拉回来。喻文州转而舔吻魏琛的上唇,直到魏琛嘴唇上覆了一层亮晶晶的水渍,喻文州才又一次侵入,卷住他的舌头温柔又强势的吮咬,力道大得简直像是要把他吞吃入腹。

 

半晌,喻文州终于放开被吻得快要窒息的魏琛,缓缓地拨弄着他额前的碎发,挑着眼睛笑了:“老师,我想全部吞掉的,可不止那批货啊。”

 

 

 

 

 

 

Fin?【憋打我【。

 

评论(13)
热度(85)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