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无解

前情戳这儿

 

-5-

 

 

 

 

撕完纸,张继科抬手就把茶杯碰倒了。

 

马龙忙着抢救水灾现场,反倒暂时忘了尴尬。

 

“哟,继科害羞啦?”

 

张继科闻言立马切换到了日天日地的画风:“滚蛋。”想了想又补充道:“有什么可害羞的?我和马龙不用隔着纸都能现场给你们亲一个。是吧龙仔?”话罢还煞有介事地冲马龙挑眉。

 

不是啊科哥。你那眉毛动得有点浮夸。

 

马龙觉得这种情况下高深莫测的但笑不语最为合适,于是他配合的点了点头。

 

“谁要看你们亲!朦胧美不懂吗!”

 

朦胧真的不美。往日用来哄鬼的自我暗示被不容商量的推翻后,那些自以为的兄弟情谊就都变成了趋光昆虫想要接近的光源。暖和亮还是次要,一不小心就会把你灼成灰烬。

 

没人注意到马龙这边兀自的内心波动,一阵笑闹过后游戏继续。扑克牌背面朝上散落在圆桌中间。

 

“最后一张留给我就行了。”马龙淡定地夹菜,平静地送进嘴里,优雅地嚼了嚼,完全没意识到他又夹了一根尖椒。

 

于是张继科再转头看他的时候印入眼帘的就是一颗西红柿。

 

张继科纠结半晌,硬着头皮碰碰马龙:“那什么,我刚不是故意的,那纸实在太小,你别在意。”

 

空气停滞了两秒。

 

我以为咱们这茬儿完美的揭过了?马龙强忍着辣意没有嘶嘶吸气,他怕一开口真的喷出一团火来,只得摇摇头表示没在意。

 

张继科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把桌上最后剩下的两张扑克牌献宝一样摆到马龙面前,任君挑选。

 

 

 

 

 

 

 

 

事实证明欧气守恒定律极有可能是真的。

 

 

全满贯是件消耗欧气的事,亲到张继科更是,于是接下来的五轮国王游戏马龙中枪四次。

 

公主抱小胖做了五个深蹲,跟周雨对唱了情歌王,跳了no body的经典舞步,还仰卧起坐亲了许昕三下。

 

最后这条要求一出张继科坐不住了:“龙仔脸皮薄,要不我替他吧?”

 

许昕不干:“官推cp这就开始宣示占有权了,许你亲就不许我亲啊?不行,我爱马龙,谁都别想抢。”

 

“我们又没真亲。”张继科在一片哄笑声中无力地辩白。

 

会不会帮人解围啊,傻狗。马龙翻了个不易察觉的白眼:“许昕你看不出来吗?继科儿那是想亲你。”

 

完美推锅,马龙无视了张继科丢过来的眼刀。

 

 

 

 

 

 

-6-

 

 

 

 

夜风清凉,但马龙还是觉得很热。

 

可能是因为喝多了酒色上脸,也可能是因为张继科没骨头一样挂在自己身上。

 

张继科的头发蹭得他后肩发痒,马龙伸手去挠,拳头被整个包住了。

 

“马龙……”

 

!!!

 

“你看,今天星星好亮。”

 

“……”那是远处的路灯好吗?这是醉成什么样了,喝的还没我多呢。不过张继科后来那端起杯子仰头就干的架势倒是唬人,马龙想着张继科喝酒的模样,牵起嘴角。

 

 

路灯把影子拉长,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亲密地依偎在一起。

 

“马龙……”

 

“嗯?”

 

“龙仔……”

 

“怎么了?”

 

“龙……”

 

“……”有事说事好么?你再这么叫我鸡皮疙瘩又要起来了。

 

“你竟然让许昕亲你!”

 

见马龙没有回应自己,张继科的语气突然变得十分愤懑,马龙觉得好玩,有意逗他:“没有啦,是我亲他呀。”

 

对方顿了顿,然后更生气了:“你更不应该亲他!”

 

“为什么?”马龙问得小心翼翼,隐约期待,惶惑不安。

 

“嗯……”张继科思考了一会儿:“许昕有女朋友啊……”

 

这答案没毛病,马龙自嘲地扯扯嘴角,眯起眼睛看前面的路灯,有点刺眼。

 

“姚彦又不知道。”

 

“君子慎独。”

 

现代诗人果然有文化,张继科这四个字一下子把马龙拉回了高中语文课堂。

 

你看我时很远,看灯时很近。

 

你站在我身边时很远,站在赛场上时很近。

 

站在身边的人忽然找回了自己的骨头,放开马龙自己向前走了。

 

 

 

 

 

 

-7-

 

 

 

 

世乒赛、世界杯,然后是奥运会,大大小小的赛事他们一路你追我赶地打过来,终于并肩站上最高峰。而马龙觉得自己更多的时候看见的是张继科的背影,他太耀眼,如今能够与之比肩,马龙发自内心的认为自己足够幸运。

 

张继科的背影透着一股桀骜的颓痞,与他本人一样,张扬到跋扈的境地。

 

马龙能隔着衣服描摹出张继科背后那只展翅雄鹰的形状,保佑必胜的图腾一样让他安心,下方那串流畅的英文字母喻义坚持,让他在骄躁的时候能够静心。

 

可是此刻看着熟悉的背影他却无法静心。喝了不少,脑子里乱糟糟的,想和张继科说点什么,又怕一开口便说出些什么不该出现在他们之间的话。

 

路灯下人影摇摇晃晃。

 

好像又回到了大家尚青涩的岁月,天色渐晚时拉一把累瘫在椅子上的人,对方也不嫌弃你汗湿的球衣,勾肩搭背就出了训练场馆,一路聊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不嫌烦。

 

或是坐在附近的大排档里,几瓶啤酒就醉倒,而后相互搀扶着去对面刮彩票,刮一百中十块还一个劲傻乐。

 

那时候多好,整天无忧无虑。打输了也不会被人埋怨,再来过就好。打赢了能高兴得连着三天走路都在蹦跶。

 

那时候啊,继科儿跟小枣搞地下恋情,自己还帮着牵过不少线呢。什么时候酸酸涩涩的感情就滴进了心里?

 

马龙望着远处点点灯光出神,张继科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转而又踱步过来挂在马龙肩上了,还顺手给他理了理头发。

 

这动作实在是腻歪了些,想躲,又贪恋张继科指尖的温度,马龙终究是站着没动。

 

干嘛?等我啊?他没问出口。

 

人家喝多了都是一副惺忪迷蒙的模样,张继科的眼神却是亮的,见马龙盯着他,笑了笑,会读心术般兀自解释起来:“靠一下,我腰疼。”

 

这个人啊,和自己喜欢的钢铁侠一样,面上看浑身都是刺,可是却有一颗全世界最温柔的心。

 

他会在签名时照顾球迷情绪,会出门给队友带吃的,会在比赛后借故向自己借毛巾说“我输了球还没理你呢”。

 

甚至喝醉了也在考虑他,看看自己有没有跟上来。

 

马龙也笑了。

 

你别这么好啊,这样下去不要说别人了,我都要误会的。

 

 

 

 

TBC

 

 

 

 

 

 

 

匆忙地来一发秒射【。

 

让我卡一卡  最近实在太忙了  考科二  升学宴  肝活动【划掉

 

本小学生即将开学  什么都没准备  十分方张……

 

今天被泼了一脸糖  好甜好撑啊  嗝……

评论(1)
热度(82)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