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ves】趋光

Credence/Graves
麻瓜(麻鸡)设定...
Credence:咖啡店服务生 孤儿 幼时患过躁郁症 无意伤到过孤儿院的其他小朋友 被收养后长期遭受养父母虐待
Graves:设计公司财务部部长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嘿喂狗

+++

  深秋的傍晚格外肃杀,一片黄叶被寒风裹夹着在脚边滚了几滚。

  Graves顺着落叶移动的方向看过去,不由一惊。

  角落隐隐显出一个清瘦的、佝偻着身子的人的轮廓,在昏暗天色下显得阴森可怖。

  聚会后因喝了酒而无法开车,抄近路回家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懊恼的Graves又不愿原路返回——这条暗巷已经走完一多半了。

  他抚了抚衣领,故作镇定的迈步。

  避无可避,经过蜷缩在墙边的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的影子时,角落里的家伙仰起脸看向Graves。

  借着一点漏进暗巷的可怜灯光,Graves匆匆瞥了一眼缩在墙边的人,只一眼,先前的警惕心就不复存在了。

  缩着肩膀的小家伙留着有几分滑稽的西瓜头,听到脚步声后受惊般抬头看向Graves,视线却又游移不定,不敢直视男人的眼睛。

  像只受伤的小兽,Graves想。

  他突然想蹲下来抱抱这个瑟瑟发抖孩子。

  而最终Graves只是微微倾身,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一些:“你看起来似乎需要帮助?”

  青年闻言颤抖了一下,惊慌地对上Graves的视线,很快又重新垂下头,仿佛想把脑袋埋进胸腔。

  俯视的角度能清楚的看到他眼里湿润的光泽。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明明是为了早点回去才抄近路的Graves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耐心来安抚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家伙。可能是酒喝太多了吧,他看着把脸埋进胸口拒绝交谈的青年摇摇头,终于蹲下身伸出手来。

  接着他感受到指尖传来的颤动,青年似乎想躲开自己的触碰,小幅度地动了一下而后又僵住了。

  吓到他了?这样是太唐突了,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像是个奇怪的变态大叔。Graves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对着西瓜头顶轻轻扯起嘴角。

  Credence再次抬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男人浅淡温雅的笑容。

  没有戏谑嘲弄,没有高高在上的怜悯,没有看怪物一样的避之不及。

  男人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掌很温柔,Credence一面感到惊慌,一面又为肩膀传来的热度感到微妙的动容。这位先生看自己的眼神和“父亲”“母亲”不一样,和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也不一样,和他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我......我没事,不需要帮助......”犹豫半晌,青年终于怯怯地开了口。

  搁在肩头的手离开了,Credence没由来的觉得不舍。他听到男人大提琴般的声线:“很晚了,早点回家吧,家人一定很担心你。”

  不会的,我死在街头他们也只会因为失去了一个可欺侮嘲弄的对象而惋惜。Credence缓缓眨去睫毛上的水汽,有点迟钝地想到。

  Graves站起来,看到青年垂在膝盖上冻到发红的指节皱皱眉。他脱下自己的手套递给青年。

  “离家出走也不要选这种冻骨头的天气啊......”

  “先生......”Credence看着残留着体温的灰黑色手套无措地摇头。

  Graves不由分说把手套覆在了青年的手背上。

  “你叫什么名字?”

  “我......”

  “不想说就不要勉强了,早点回家,不好的都会过去的。”

  Graves轻轻揉了一下青年的发顶,把手插进大衣口袋里。

  
  “Credence......”

  走了有十几步,Graves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Graves,我叫Percival Graves,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他转过身向着黑暗的街巷挥了挥手。

  
  Credence小心翼翼地握住了手套,掌心里的伤痕接触到不那么细腻的面料后传来烧灼般的痛感,可他却把手套握得更紧了。

  动了动因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而僵硬的身体,Credence试图把手指放进手套里,最终还是因为伤口疼痛而不得不放弃。

  他最终把脸买进手套里,无声地哭了。

TBC

+++

creves好带感呀 我好兴奋
只摸了一点 理论上来讲是有后续的 但是考试月来了 我还没有开始预习呢 下一更什么时候就是个迷了【咳】

评论(1)
热度(46)
  1. 异想天开北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北渊 转载了此文字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