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 | 玄十

给某混球儿的生贺,搬一下。



  若我三生烟火,能换你一世迷离,即便负了整个世界,又有何不可?

 

 

 

 

 

 

< 上 。>

 

 

 

         十月坐在角落的窗口旁,看着夜晚的街灯明明灭灭。车灯打过来,在玻璃窗上停留一秒便匆匆离去,只剩下碎了一地的寂静。

 

         走过来的人穿一袭干净的白衣,柔顺的淡紫色长发从肩头垂落至腰际,步履优雅的无可比拟。

 

         他一眼便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十月,眼里染上了些许宠溺的色泽。

 

         低垂着眸的人儿手中的酒杯被人拿走了。

 

         “十月,你未成年哦。”

        

         他抬起头来,对上玄月温暖的红眸后笑了。

 

         “你也才刚刚成年而已啊。”

 

         玄月轻晃着手中晶莹的玻璃杯,勾了勾嘴角。

 

         “呐,红酒可是我喜欢的,你不能夺人所爱。”

 

         “好,我不喝啦。”

 

         玄月坐到十月对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

 

         “十月,生日快乐啊!”

 

         十月轻轻拉开天蓝色的缎带,看到盒子里静静躺着一颗柠檬。

 

         “玄月哥,为什么是柠檬呀?”

 

         “我觉得这味道很好闻,十月不喜欢么?”

 

         “唔,没有。”

 

         聪慧如他,怎会猜不到十月在想什么。玄月伸出手,温柔地用指尖点了点十月微拢的眉头。

 

         “大寿星好像不大开心呢。”

 

         “没有啦。”十月的眼神有些飘忽。

 

         “好了,柠檬是九月让我代送的,她说有任务抽不开身,生日会补给你的。”

 

         十月的脸上浮现出笑意,他很无奈的眨了眨眼。

 

         “其实她不用这样啦,我不在意的。”

 

         玄月抿了一口红酒,酒杯上似乎还残留着少年唇边的气息。还说不在意,那刚才是谁消沉的像是得了抑郁症一样。

 

         柠檬是挚爱的意思。如果她的礼物能让你更开心,那便当做是她送的吧。

 

 

 

 

 

 

< 中 。>

 

 

 

         九岁。

 

         “玄月哥,这个给你。”

 

         “诶?”落到掌心里的是一枚雪花形状的玻璃饰品,凉凉的。

 

         “听九月说,你喜欢精致的东西呢。”

 

         玄月轻轻揉了揉十月的银发。少年无忧的、美好的笑颜倒映在他酒红色的眸子里。

 

         其实,只要是你送的,无论是什么,我都喜欢啊。

 

 

         十一岁。

 

         后山的野花开的烂漫。两个孩子很随意的躺在草地上,沐浴着阳光,闻着泥土散发出的清新气味。

 

         “玄月哥,你为什么要留长头发呢?”

 

         他看了看自己已经及肩的紫发,浅笑不语。

 

         因为你说过,喜欢九月的长发。

 

 

         十五岁。

 

         “十月,我喜欢你。”他第一次在他深邃的眼睛里看到了罕见的不安。

 

         “我也喜欢玄月哥啊。”

 

         少年明媚的笑容晃了他的眼,心里漫出些淡淡的苦涩与无奈。

 

         十月,你可知,我说的喜欢,与你所说的并不相同。

 

         如此,他还是觉得自己幸运,因为茫茫人海,能够遇见已经不易,更何况自己年少的时光,都有他在左右。唯一不甘的是,少年眼里似乎只有那个乖巧又有点调皮的女孩。

 

 

 

 

 

 

 

< 下 。>

 

 

 

         夜空静谧得让人不安,繁星似乎要比往日多得多。

 

         他们背靠背坐在屋顶上,都沉默不语。

 

         玄月察觉到少年好像想说什么,却迟迟不开口。

 

         “十月,你怎么了?”

 

         “玄月哥,为什么?”

 

         “你知道了啊。”他笑而不答,一语带过的云淡风轻。

 

         少年离开的时候给了他一个拥抱,他说:

 

         “玄月哥,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

 

         那夜,他在屋顶上睡着了,后来是被夜风吹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少年温润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回响——玄月哥,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他再无法入眠,凄凉与空洞像是被硬生生挤压进心房,不停地翻搅着。

 

         他的思绪很混乱。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

 

 

 

         终于还是兵戎相见了。

 

         玄月居高临下的看着捂着左肩即将支撑不住的九月,嘴角绽开一抹恰到好处的浅笑。似是轻蔑,是悲怜,是疼惜,却又好像都不是,飘渺而遥远。

 

         十月来了,他把少女护在身后,眼神里满是愤怒与不解,直直地看向他。

 

         “九月可是你妹妹啊!”

 

         玄月的笑容僵了僵。呵,若不是念这点情谊,她怕是早已命丧黄泉了。

 

         他望向少年的眼眸,十月脸上的疼痛也刺痛了他。真不知谁才更可悲。玄月嘲讽的想。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调动第七感。

 

         两道刺目的光柱在空中汇聚到一起,他感觉到十月的实力强了不少。

 

         光晕越来越大,就在十月快撑不住的时候玄月却突兀的松了手。瞬间,所有的冲击力都向他一个人席卷而来。

 

         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于是在失去意识之前玄月只来得及发出两个单音——十月。

 

         再强大、再邪恶、再不择手段的人都有弱点,十月无疑是玄月致命的的弱点。

 

         炽红莲的火焰点亮了整片大地。

 

         十月却突然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了。他脱了力,直直地倒下去。周遭的堕天使、黑月铁骑、火光、血光,全都不在他眼里。像是视神经遭到了突如其来的破坏一般,他的眼前只剩下漫无边际的黑暗。黑暗中熠熠发光的,唯有一双温暖的红眸。

 

 

Fin

评论(2)
热度(7)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