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 伏八


1.

“你是我无法触及的光,曾经你离我是那么近。我一直在看着你啊,为什么不回头呢,为什么不肯看着我呢,看着我啊mi~sa~ki~”

我醒来的时候耳边不停地回响着这些话。

分明是我想说的啊,怎么就被抢先了。尽管是相同的声音,同一副皮囊还是觉得无比厌恶。misaki是我的啊!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皱紧了眉头。青色啊,不是misaki喜欢的赤色。

看来这一觉睡得太久了,久到这家伙加入了scepter4我还浑然不知。我的misaki大概和这家伙决裂了吧,以他的性格,绝对无法容忍叛徒的。

这个混蛋,害我和misaki的距离也变远了,真该死。

我大概是把掌心掐出了血。




 

2.

伏见又做梦了,梦里依然有美咲。他仰着脸,扬了扬手中的布丁,笑着对自己说:“喂,猴子,要吃吗?”在自己的太阳身边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就好像胸腔里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因为太过充盈而微微发疼。

伏见伸出手去拿布丁,美咲却像幻象一样消失了。

美咲——

惊醒的时候手还举在半空,像是极力想要抓住什么。

是梦啊,尽管没能吃到美咲的布丁,伏见仍然坚信有美咲的梦是美梦。也只有在梦中他才会对自己那么毫无防备地笑吧,现在连和他说一句话仿佛都是奢望。

伏见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殷红的血迹如斯刺目。像是中了什么巫蛊之术,他突然觉得头痛得好像要炸开。

美咲——

真奇怪啊,不是说什么都没有的人就不会害怕失去了吗?我已经失去了你,可为什么还是在害怕?

头痛稍稍缓解后伏见支起身子抓过床头的眼镜,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眼神有点儿空洞。

破碎的水杯、散乱的书籍、被连根拔出的花朵,甚至还有被撕碎后揉成一团的,自己和美咲的合照。

果然,连他也因为太想念美咲而受不了了吗?

入睡之后的记忆是空白,可是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这像是被洗劫后的场景无疑是这双手干的,但并不是出于伏见自己的意愿。不是梦游症,起先发现“他”的存在的时候伏见也有些惊异,后来渐渐地摸透了他的性格。

那是蛰伏在自己内心的邪兽,思念吞没一切的时候他就会出现。最让伏见不爽的是他似乎也爱着美咲。伏见气恼不甘,就像自己的宝贝被别人窥觑一样,可他束手无策,既不能停止对美咲的思念,又无法阻止他爱上美咲。

伏见看着满地的杂物觉得无力。

明白他不是自己,却无法把这个寄居者驱逐出境。

美咲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敢窥觑我的美咲的人都得死!

啧,真想杀了他啊,真想。




 

3.

再次有意识已不知过了多久。窗外是阴天,还起了雾,到处处都是白蒙蒙一片,自己身处的世界也似乎不真实起来。

我真的好讨厌和别人共用一个身体。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谁才是不合理的存在?

当然是那个能被misaki叫做“猴子”的家伙,他先认识misaki本来就不合理。misaki,你先看到的、先认识的,为什么不是我呢?

好想一直看着misaki,好想拥抱他,亲吻他,好爱他。misaki你看看我啊,不是那个猴子也不是其他的什么人,是我啊,最爱你的我啊。

可是,我是谁呢?

misaki所知道的名字是那个家伙的,misaki所看到的是那个家伙。为什么你先见到的不是我,你先认识的应该是我啊。我会比他更爱你,看着我啊,一眼就好,看着我啊,misaki,不是伏见猿比古是我啊。

我想我应该去找misaki,如果他因那家伙的背叛而恨他,是不是意味着我有机会?




 

4.

伏见又梦到八田美咲了。

这次的梦境是中学时代,两个人在天台上一起吃便当,把自己不喜欢的食物丢给对方并勒令对方吃掉,甚至毫无芥蒂地从彼此的餐盒里抢东西。后来,美咲靠着自己睡着了,而伏见就一直盯着他的睡颜出神。午后的阳光毫不吝惜的把暖意洒在他们身上。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美咲揉揉眼睛站起来,微张着嘴打哈欠的时候伏见隐约看见他嫩红的舌头,心头突兀的一跳,终于还是克制住自己没靠过去。美咲责问为什么不叫醒他,伏见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因为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啊,只有我能看到,这么可爱的美咲。

晨光跃到眼皮上的时候伏见还是在想八田美咲。想他生气耍狠的模样,和女生说话不自觉脸红的模样,毫无顾忌地笑得飞扬跋扈的模样,踩着脚下的滑板骄傲的神情,以及,在自己面前说起“尊哥”无比崇拜的神情。

伏见嘲讽地翘起了嘴角,胸口有些发闷。

头痛似乎更为严重了,站在镜子前的时候苍白的脸色把伏见自己都吓了一跳。

曾经以为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好了,远远看着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可伏见低估了自己的占有欲和嫉妒心。

希望他每时每刻都在自己身边,希望他只看着自己,只依赖自己,到后来,甚至演变为美咲和其他人说话、对其他人笑,都恨不得立刻杀了那个人。

这种恶毒且畸形的情绪连伏见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他就像一株生长在阴暗角落里的植物,从未见过阳光,于是便觉得自己不需要阳光。偶然触碰到一丝一缕的温暖,出于好奇远远地看着,却无法自拔的爱上了这束光。靠近的同时欲望在无止境的膨胀,想把这束光囚禁起来,放到只有自己能找到的地方。想让这束光,只属于自己,只温暖自己。

光出现的地方,形成了影子。

而这一切,他单纯的光一无所知。

为了美咲不知打过多少次架,尽管以他的实力并不需要自己出头。最夸张的一次是把一个凶了美咲几句的学长弄成了植物人。美咲责备他太小题大做,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不是这么插的,却还是找来药物和绷带笨手笨脚地替他包扎。

朋友吗?我并不需要啊,我要的只有你。

在我身边就好,看着我就好,依赖着我就好。

谁也不能伤害你,谁也不能!

只要能看着美咲就好了,只要能呆在美咲身边就好了。你不需要知道,我还能继续爱着你就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甚至心不甘情不愿的加入了吠舞罗。

美咲拜托的事情怎么可能有定力不答应?

每天看着美咲和其他人其乐融融相亲相爱像一家人一样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美咲很久都没有对着自己笑得那么开怀了,为什么呢?

那黄毛的混蛋离美咲太近了啊!那个死胖子,把搭在美咲肩上的手拿下来啊!美咲对吉他很感兴趣吗?我可以为了你去学啊,为什么不回过头来看看我呢?一眼也好,美咲,看着我啊,美咲……

美咲似乎很尊敬那个王,他和每个人都相处得很融洽,他好像不再需要自己了。

伏见猿比古想杀人。

美咲很快乐,而他却一天天阴郁下去。

美咲的笑容不是给自己的。

要怎样做你才会只看着我呢?

痛恨背叛吗?

厌恶叛徒吗?

既然无法被爱着那么就恨我吧。至少和别人是不同的吧?

伏见去找了宗象礼司。

背叛的原因并不仅仅是这样,更多的,只有伏见自己清楚。仅剩的理智在央求自己放手,这种病态的感情,继续下去不是毁了自己就是毁了美咲。

于是他退缩了,选择了逃离。

时间和距离是良药。不知从哪听来的荒谬说辞,连伏见自己都不相信病入膏肓的他能放下美咲。但他受不了一点一点撕裂自己的伤口的痛楚,更舍不得让美咲难过。

他离开了他的光,可是影子却不肯走。

伏见选择逃避,而他并不甘愿做个懦夫。




 

5.

我去找misaki了。

在街角碰到的时候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复杂。

拜托啊misaki,为什么要露出那种受伤的表情呢,那家伙做了什么?别难过啊misaki。

可是下一秒,他收回了视线,就好像刚才那一瞬的四目相对是我的错觉。他从我身边走过去,甚至不屑和我说一个字。

于是我握住了他的手腕。

也许是用的力道有点儿大,misaki转过头来恨恨地盯着我说道:“放开我,叛徒。”眼睛里仿佛要迸射出火花来,却也不过是在伪装。

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他啊,我怎么会背叛你,我怎么舍得。

可你以为我是他。算了,如果你不把我当成那个人,又怎么会理我。

“misaki,我有事情跟你说。”

“我们没什么可说的,还有不要叫我的名字。”misaki试图甩开我的手,他看起来很恼火,真可爱啊,生气的misaki。

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天知道我还剩多少时间:“是关于周方尊的。”我这么说着,想让misaki跟我走。

他似乎动摇了,但思考了一下还是摇摇头说:“放开我。”

你已经不信任这家伙了吗?可我不是他,你可以相信我啊。

这一次,misaki推了我一下,抽出了自己的手。力气并不大,但我却没能抓住。

不要!别离开我啊misaki,misaki!我觉得恐慌,就好像不抓紧misaki要永远的离开我了,这感觉令我窒息。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转过身袭击了misaki的后脑。

misaki倒在我怀里,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我感到胸口一阵闷痛,却忽然很想笑,misaki现在在我怀里啊。




 

6.

把misaki抱到床上的时候我的双手都在发颤,我等了太久,终于等到了。

misaki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左手正撑在他脑袋旁边,右手抚着他柔软的发。他满脸惊愕地望着我,挣扎着想要起来:“猴子,你要干什么?”

“我可不是猴子哟~mi~sa~ki~”我笑了笑,放过misaki的头发去解他的衣扣。

“你开什么玩笑?!”

Misaki瞪圆了眼睛的样子也好可爱呢,我低下头去想吻他,却被他侧过脸躲过去了。misaki,为什么我就不行呢?“misaki,看着我呀,misaki……”我掐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转过头来看着我。

真好,misaki现在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了。

“misaki生气了吗,我们来做点有趣的事缓解一下心情好了~”

他还是恨恨地瞪着我,不发一语。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我只好继续手上的工作。

整个过程安静的诡异,misaki并没有像我猜测的那样大喊、挣扎,他只是瞪着我,却又好像透过我在看别的什么东西。那种悲伤的神情刺得我胸口一滞,就像有一根针卡在里面。

在只剩内衣的时候misaki终于抵挡不过恐惧叫了出来:“猴子你怎么了?猴子你放开我啊!”

“misaki……我不是,你所谓的猴子啊……”

不想看他难过,我却在伤害他,可我停不下来。

Misaki,对不起。

进入misaki的那一刻我又感受到了他带给我的温暖,像阳光一样。我抱紧他,就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

misaki的手臂挂在我的后颈上,眼神失焦,张着嘴大口的喘息。一副像是快要哭出来了的表情,真想狠狠地欺负呐。

我凑过去亲吻他,却听见他喃喃着:“猿……为什么……”

“都说了我不是他啊!”我红了眼,发狠地冲撞。

misaki像是被吓到了,低低地叫了几声之后抽泣起来,红色的发丝印在白色枕套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血迹。

我在干什么啊……对着自己最珍惜的人……

我搂紧他,心里既满足又仿佛疼得快要裂开。

不管怎么说,我得到了我的太阳,misaki现在是我的了。但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

我要杀了那家伙,这样他就永远无法染指我的misaki了。

于是我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脖子。

空气无法进入肺部,我疯狂地咳嗽着,却更加用力地掐着自己的脖子。我要,杀了他,misaki是我一个人的!

陷入黑暗之前我听见misaki在喊他的名字,喊得无比绝望:“伏见——”

真可悲啊我。




 

7.

清醒的时候脖子上火辣辣的疼,像是刚刚遭遇过一场酷刑。

当我看到全身赤裸的美咲抱着我哭得涕泗横流的时候大脑当机了。

“混蛋猴子,不要……睡……醒过来啊!我原谅你……无论什么都没关系……快醒过来啊!猿……呜呜……”

“美咲……”

“猴子……你这混蛋……别吓我啊!”美咲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沉浸在悲伤里,眼泪流得更凶了。

“美咲……你先放开我好不好”他抬起头来,满脸震惊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扑过来抱住了我的脖子,鼻涕眼泪全都抹到我的肩上。之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退开了些,看着我的脖子,那是肿起来的掐痕。

也许是因为恐惧,美咲的指尖微微发凉,抚过伤口的时候居然缓解了疼痛。

“混蛋……”他撇着嘴,似乎又要哭了,以前从来不知道美咲的泪腺这么发达,不过,还真是可爱的犯规啊。

“好,好,我是混蛋。”我把美咲圈进怀里,脑袋深深埋进他的颈窝。

真好啊,美咲看着我,美咲在担心我。

你也,喜欢我吧?

这一次,我是真的触碰到了我的光。

 

 

Fin

评论
热度(6)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