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歌 │ 主菊耀 微露中

<<<

 

火光。血光。哭喊。呻吟。

 

本田菊挥起那把武士刀,锋利的刀刃深深扎进王耀的背脊处。

 

鲜血喷涌而出,本田菊有一瞬间慌了神,眼神坚定又复迷茫,迷茫而再坚定,最后狠狠瞪着身下的男人,总是一派淡然的眼里像是要喷出火一样,却再也无法让手中的刀再前进一点,哪怕只一厘米,也会要了那人的命。

 

王耀是被痛醒的,糟糕的梦境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他摸了摸背上的伤痕,微微凸起的触感使他厌恶的颦眉,这痕迹大概就像一条恶心的虫子趴在他背上吧。让他痛苦的不是伤口,而是梦中的人写满了冷漠与轻蔑的眼睛。那个人,是昔日的“弟弟”。恐怕这兄弟的名分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本田菊从未主动叫过自己一声“哥哥”。还想这些做什么呢,王耀自嘲的笑了笑,从那一晚开始他们之间的一切惺惺相惜相携前行的过往就已经被那个人利落地斩断,不会再有后续。

 

明明下了决心要忘记,却总是想起那个屈辱的夜晚。背上的伤口早已愈合,可心上的伤口,几时才能痊愈?

 

“又做噩梦了?”身旁的男人侧过身来吻了吻王耀的前额,把他的疲态全数看在眼里。

 

“……”

 

“都过去了,睡吧。”

 

“嗯。”王耀轻轻应了一声,背对着伊万躺下,却再无困意。

 

他从未从那双冷清的不带丝毫情绪的眼里看懂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弟,不过对方也从未把他当做哥哥吧。王耀自虐般的回想着与本田菊的过往,如今就连美好的事情也只剩下苦涩。

 

王耀曾与本田菊形影不分,两人一马,他曾牵着本田菊月下漫步,在竹林中等待鸟鸣,他曾为本田菊抚琴,对方坐在他身侧满眼新奇与欢愉,他曾看着本田菊一天天成长,满心骄傲。

 

可这一切,在那个雨夜便已终结。

雨丝斩不断,情谊却可以顷刻间支离破碎。

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弟弟,竟然,竟然……

 

王耀不愿再想起那个不齿的夜晚,重重叹了口气。

 

爱与恨不是对立面,恨就在爱身侧,彼此交融,无法分割。若只爱他或是单纯的恨他都好,只是两者皆不可得。爱被恨意打败,却执拗的不肯离去。

 

王耀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变得强大之后要狠狠地欺凌他、蹂躏他,像当初他对待自己那样一一还击回去。可要付诸于行是何其困难。曾经的自己只想把所有最美好的都摆在他眼前,如今就算他那样伤害自己,还是舍不得用同样的方式去报复他。即使“弟弟”用自己教他铸造的武士刀刺进自己的心,把王耀所有的自尊与骄傲都戳破捣碎,也无法狠下心伤害他。

 

这样软弱的自己,真是太可笑了。王耀把脸深深埋进掌心,枕头上已被泪痕印上一大片湿濡的阴影。

 

他的冷漠他的淡然他的彬彬有礼他的残暴嗜虐。不愿再想起偏偏不断在脑海里反复放映。

 

院落里,樱花瓣零落了一地,月光下满地的凄清哀伤。那是本田菊亲手栽种的樱树,当年试图砍掉它的时候留下的丑陋伤痕还暴露在风中,终究没能舍得连根铲去。

 

爱像一曲远歌,越来越模糊难辨,渐渐迷失在风里,恨被时间的浪潮拍打的四散,只余下淡淡的苦涩。

 

 

 

 

 

<<< 

 

 

身着和服的青年在院子里练剑,眸子里一片清冷,看不出悲喜。

 

远处隐约传来琴声,温婉似流水,刚毅如刀剑,像极了那个人的弹法。他的思绪不觉飘远了。

 

他曾听过王耀弹琴,那可以称作一种无上的享受,听觉的,也是视觉的。他不懂琴的构造,但觉得那把朱漆的木琴很美,就如弹奏它的人,带着大方又不失含蓄的中国风情。王耀就坐在本田菊身旁,平日里一丝不苟束起来的长发披散在腰后,月光在他俊秀的脸上镀了一层柔光,他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娴熟地翻飞,琴声行云流水、婉转低回,轻易便掳去本田菊的心魂。

 

琴声真好听,弹琴的人儿真美。这样想着,少年侧过头去凝视身侧的青年,总是不动声色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察觉到本田菊的目光,专心弹琴的人结束了这一小节便回头看着微笑着的少年扬扬眉:“小菊喜欢吗?”

 

太危险了。少年眸色一暗,沉声答了句:“喜欢。”

 

王耀并未发现本田菊的异样,笑嘻嘻地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发顶:“那小菊叫我哥哥,我就教你弹琴好不好?”

 

少年突然抿紧了唇不再说话,纤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的皮肤上投下一小块阴影。

 

“哥哥”啊,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称呼呢,我并不想做你的兄弟,我啊,想要得到你呢,NINI。

 

王耀不知道自己哪里触了少年的逆鳞,这家伙从小就这样,不开心的事也从来不说出来,像个闷葫芦,老是要别人去猜他的心思,不过确实是听话懂事的弟弟,因为太懂事了,一点也不像个小孩子。他放柔了声音安抚本田菊:“小菊看起来不开心呢,一定是这曲子太悲伤了,我们来换一首欢快点的吧。”

 

 

本田菊的剑刺伤了自己。

 

他看着手臂上的那一抹红抿紧了唇。呐,哥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吗?

 

 

 

 

<<<

 

 

    我从未想过那样做的后果,尽管自认为是个瞻前顾后的人,但是一切理智在王耀面前都像是个笑话,他总是轻易的让我的情绪脱缰。

 

他太温暖,我太阴暗。他像太阳,照耀着身旁的每一个人,而我只想让他做我一个人的太阳。我深知这样的想法自私幼稚且无理取闹,却还是见不得他对别人好。

 

 

整件事并没有能够被称为起因的东西,如果非要说的话就是我推开会议室的门,正好看到王耀对着伊万笑的一脸灿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怒气冲上大脑也顾不了他人的感受。类似的事发生过太多次了,我通常是死死盯着王耀一会儿,他不予回应后来就强迫自己忘记这些不愉快,但这一次不知怎么就没能忍住。我拉着王耀冲出会议室,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不知道要带着他去哪儿。大概是我捏疼了他的手腕,他挣开我的手,回过头来看着我,他总是乌黑明亮的眼里浮现出的灰意让我心惊。

 

我并不是王耀的什么人,而我却像个妒夫一般在那么多人面前一点面子都没给他。现在回去显然不可能,王耀看了我一眼后便甩开我的手离开了。

 

 

我以为他会像往常那样先认输先主动和我说话的,可是他没有。

 

夜里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无比的惶惑不安,我从未见过他露出那样的表情,透着失望和不耐烦的决绝。终于厌倦了吗,讨厌我了吗?

 

好吧,这次我先认输。于是我抱着被子去找他,看到他已经睡着了便轻手轻脚的坐在床边。

 

皎洁的月光轻捷的跃到王耀光洁的前额上,我靠近了他,近到在昏暗的只有一点月色的黑暗里都能看得清他脸上细小的汗毛。

 

我凑上去亲吻他的唇,柔软且温暖的触感让我立刻沦陷了。一直以来都没敢做的事情终于付诸行动,我听得到自己幻惑鼓动的心跳,频率快得似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我甚至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耀是我的。

 

王耀的脸色因为憋气带了些许潮红,我没有注意到他拢起的眉和微微颤动的睫毛,还在和他的牙齿作斗争,试图撬开他的牙关探寻到更深。

 

“唔……”

 

王耀的嘤咛拉回一点我的思维,但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已经拽过他放在床边的腰带把他的手绑在床头。

 

“小菊?”王耀睁开迷蒙的睡眼,略带疑惑地望向我,因为还没睡醒声音里掺了些暗哑。

 

“嗯,是我。”我笑了笑,又一次覆上王耀的唇,算是对他的回应。

 

王耀似乎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僵硬了好半天才发狠地咬了我的下唇,然后红着脸曲起右腿用膝盖撞了我,试图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

 

“小菊你在干什么?我是你哥哥啊!”

 

既然这样就不用再继续装君子了,我每时每刻都想要的人此刻就在自己身下,可是他只当我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我懊恼地抓住他的脚踝拉开他的腿,毫不客气地挤进他的腿间。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狰狞:“我本田菊,从来没有把你王耀当做哥哥。”

 

我想我伤到他了,王耀错愕的表情让我也很不好受。

 

NINI,你对我失望了吗,讨厌我了吗?

 

那种不安又一次袭来,NINI会离开我的,我绝望的想着,然后又俯身去吻他。王耀又下狠劲咬我,尝到的腥甜却让我更兴奋。他见咬我没有多大作用便奋力踹我,我的腰上腹上挨了好几下,痛得几近麻木却仍然不愿松手。

 

“小菊,你放开我啊——”

 

“不放。”我像吸血鬼一样去啃咬他颈间白皙得的皮肤。

 

“你这个疯子!”

 

我想他说得对,我是疯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一把扯掉了他的发带,黑丝绸一般的长发落在雪白的床铺上,一片旖旎。我粗暴地撕开他的衬衫,又去扯他的亵衣,他红着眼骂我狗娘养的白眼狼,畜生王八蛋。耀一定生气极了,我从未见过儒雅的他骂这样难听的话,但这些都不重要,这样气急败坏手足无措的耀也可爱极了。

 

我又死性不改地去吻他,他在颤抖,我感觉到了他的恐惧。恐惧在一定条件下会转化为力量,尤其是对于王耀这种不愿服输的人来说。他不出意外的咬了我,这一次比前面更甚,浓重的血腥味在唇齿间化开的时候我在想,不如就这样死了吧,我们两个一起,这样耀就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本田菊!我一直都当你是亲弟弟啊!”他极力想要推开我,却因为双手被绑住只能大幅度的扭动,看起来更像是蓄意的挑逗。

 

见鬼,去他娘的亲弟弟!都这样了还不忘手足情。

 

 

进入耀身体的那一刻我眼前一片猩红,他声嘶力竭的哭喊换来我更粗暴的对待。我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却又困顿疑惑,怎么会这样,这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可是已经停不下来了。

 

这场荒谬的性事如何开始如何结束都已模糊,我只记得王耀的哭喊咒骂,没有一丝欢愉,全都是绝望与痛苦。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但我很冷静。半夜下起了雨,王耀已经睡着,只是睡得极不安稳,俊秀的眉拧成一个“川”字。淅淅沥沥的雨声弄得我心烦意乱更难以入眠。我抱着王耀温暖的身躯,心里却止不住的发冷。

 

你对我失望了吗,你讨厌我吗,你会离开吗?

 

我的思绪乱成一团解不开的麻,天蒙蒙亮时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是王耀醒的比我早,他甚至比我更冷静,安安静静地穿好衣服,安安静静地束好头发,安静得让我以为是走入了坟茔。王耀居然没有杀了我,这让我有些意外,可是他这样的沉默更让我恐慌,我想我就要失去他了。

 

 

“NINI?”我的声音在发颤,我试图去握住王耀的手,他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他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过身来对我说:“本田菊,你就像个小孩子,明明不是多么喜欢的东西也要攥住不放。”

 

我忘记了反驳,只是看着他离开,然后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

 

我亲手推开了王耀,尽管这并不是我的初衷,但结果的确如此,我想我们是回不去了。

 

并非不是多么喜欢,而是太喜欢而不敢接近,太美好而不敢触碰,太熟稔而压抑成习惯。

 

NINI,其实,我爱你啊。

 

爱而不得,便生出摧毁的念头。

 

 

 

 

<<<

 

 

早晨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拱进我肩窝里的金色的脑袋,睫毛纤长,睡着的样子很乖。我轻轻挪开伊万搭在我腰上的手臂,下床去做早餐。

 

包子出笼的时候被灼热的蒸汽迷了眼,又想起那个墨发黑瞳的孩子。

 

“小菊,怎么样?很好吃吧啊噜?”

 

“只要是NINI做的都好吃!”并不像其他小孩子那样狼吞虎咽,本田菊只轻轻咬一口,教养良好气质出众,抬起头看着王耀,眼里的笑意夹杂了复杂难明的情绪。

 

 

“小耀太贤惠啦嫁给我吧!”突然蹿进厨房的金毛熊吓得我一个机灵,手触碰到蒸笼传来一阵刺痛。

 

兴许是我的表情不太正常,伊万跑过来想要看个究竟。我再清楚不过烫伤后的食指上红红的一片,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肿起的泡。一个大男人手被紧握着有几分别扭,我想将手抽出来,却被伊万不由分说将自己的食指含进嘴里。“哎,你!”指尖传来的热度让我话都说不清了。

 

“啊啊,伊万,别动舌头,好疼!”最终还是不争气的求饶。

 

 “小耀,你再这么叫我会忍不住的。”

 

“喂你在想什么啊!”我当机立断给了这只无耻熊一记爆栗,不过后来他以自己是伤员为由让我喂他吃饭的无耻行径我已经无力到没办法给他另一记爆栗了。

 

 

我想伊万对于我来说是治愈系的存在。他接受我不堪的过往,包容我照顾我陪伴我。他就像自己的发色一样,是金色的,温暖的。我是喜欢他的,至少在那天和他吵架之前我一直这么认为。

 

 

就像许多小情侣一样,我们经常去公园。只不过两个大男人没有办法完全不避嫌的牵着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晃荡。

 

我又看到公园里那株樱花树,大概栽下去没有几年,小小的身躯肆意舒展的样子让我想起院子里那棵樱花树初具形态时的摸样。本田菊亲手种下的那一棵。

 

 

伊万去自动贩卖机那里买饮料,我便在长椅上随意坐下来。有两片樱花瓣静静躺在原木色的长椅上。我把它们小心的捻起来,上面沾了薄薄的一层水雾,整个花瓣显得晶莹剔透。早些年,家中的院落里也是可以看得到这些景致的。那时候,那个墨发墨瞳,眉眼俊俏的孩子就和我拿了躺椅坐在樱花树下。月明风清的晚上我就给他讲自己经历的或者听说的趣闻。我不清楚他是否喜欢听这些故事,但这样的时候他总是对着我淡淡的笑着,就像是个乖小孩。有好几次我讲着讲着便睡着了,醒来时本田菊就守在我身边,我的身上还多了他的衣服。我意识到他长大了,可是他的眼眸愈发暗沉,我也愈发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那株樱花树让我想到太多欢愉或是悲戚的过往,以至于不知道伊万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耀……”

 

“小耀!”

 

“嗯?什么?”

 

伊万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小耀,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忘掉他?”

 

“谁啊啊噜?”

 

“小耀你知道我说的是谁。”伊万越是表现的人畜无害反倒越让人胆战心惊。

 

“伊万我们能不能别说这个。”我不知道自己的什么行为惹恼了他,我并不是思念本田菊,我只是想起以前的事,怀念从前的自己。我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也不准备道歉。

 

“小耀你每次都是这样。”伊万还是那样温柔的看着我,但那抹温柔却不达眼底。

 

“你也许还不了解自己的心。你说不想他,每每接触到与他有关的事物却又留露出悲伤脆弱的表情。你让我别多想,可是我怎么才能不多想,怎么才能不难过?”

 

我突然了解了伊万为什么生气,但却无言以对。他说的都是事实,可能是我自己没有察觉。

 

“我以为守在你身边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可是我错了。装作喜欢一个人或许很容易,但是赶走已经住在心底的人太难了。我没办法明明看的清楚却要装瞎,太过心酸。所以小耀……我们分开吧。”

 

不得不承认伊万这些话对我是有触动的,对于这样的结局我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太过悲伤,只是有些惋惜,为耽误了彼此的这些年月。

 

伊万离去时的背影刚毅而孤单。而我只是握紧了手中的花瓣,甚至根本没有想到追上去。

 

花瓣冰冰凉凉,而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冷意。

 

我爱本田菊吗?或许吧。我恨他吗?当然恨。恨不得掏出他的心看看是不是石头做的。可是我深知做不到这样的事情,甚至有人想要伤害他我会毫不犹豫地挡在他前面。

 

多可笑啊,王耀?

 

 

 

<<< 

 

 

少年总是做这样的梦,即使少年成长为青年,这样的梦也还是在一个又一个夜里循环往复。

 

“小菊,我唱歌给你听吧。”

 

“好。”

 

歌声渐渐飘散,最后就只有记忆中的少年留在弥漫着大雾的竹林中。

 

 

 

 

 

Fin

评论(3)
热度(17)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