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 折纪 │ 零

 

 

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

 

 

 

 

 

<你不喜欢我,这是病,得治。>

 

初秋,第一场雨轻易洗去了空气中的燥热,天空蓝的刺目。

金发少年提着整袋的食物走进楼道,窗外阳光甚好,可是他微微泛白的骨节却有些发凉。

 

电梯门开后纪田正臣看到了留着大波浪卷发的女孩子——自己的邻居。对方也向他招招手:

“纪田君出去了么。”

“嗯,去买点吃的,冰箱里继续空着我就要饿死了啊。”少年和谁都自来熟,笑得很灿烂。

“楼下貌似搬来了新房客,不过好像不大好相处的样子。”

“诶,是么。”

“呐,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纪田君再见~”

他摆了摆手“Bye~”擦肩而过的时候闻到了香水味。玫瑰味的,少年微微颦眉,太浓了啊。

 

 

 

 

 

 

不太好相处的新房客吗。

 

 

钥匙插进孔里拧了好几下都没反应,纪田正臣有些着急,正想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手腕却忽然被扣住了。

 

他回过头,看见自己错愕的模样印在对方眼里,折原临也的唇边挂着一如既往的痞笑。

 

“小正臣,我回来了,不欢迎么。”

 

他也回给黑发男子一个笑容,之后干脆利落的甩开了他的手。开门关门,前后不到十秒。这破门终于争气一回了,纪田正臣扯了扯嘴角,本应是轻松的笑却添了些落寞。

 

无辜的木门发出“嘭”的闷响,折原临也盯着那扇门,唇边的弧度僵硬起来。一扇门而已,却好像突然把他们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这是陷阱,也是闹剧,我原本以为自己甘之如饴。

 

纪田正臣再次踏进同一间电梯是在周六早晨,他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站在电梯口,门开了的一瞬间便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睡意立刻被一扫而光。

 

犹豫再三他还是迈进电梯,不想和折原临也单独处于同一空间,然而现在转身走掉未免显得太过刻意。

 

 

谁都不开口,电梯里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呼吸,气氛难免尴尬。真是奇怪呢,都是善于交际的人,放到一起反倒什么也说不出。

曾经他们无话不说,所以最终他们无话可说。

纪田正臣盯着不断上升的电梯层数觉得胸口有些发闷。不过还好,再有一层他就要下去了。

 

“喂。”纪田正臣刚刚松了口气便听到了折原临也的声音,磁性的声线抹去了一贯的戏谑让他有点儿不适应。他缓慢转身的瞬间被人用手帕捂住了口鼻。

 

恍惚中闻到了清甜的香味。黑暗降临的前一秒甚至因为再次回到他的怀抱而微微庆幸,少年有些唾弃自己。

 

 

 

 

 

 

 

睁眼的刹那铺天盖地的昏聩感袭上每根神经,有知觉后才发现自己是被绑住扔到了床上。也不能说是扔,纪田正臣看了看被捆住的手脚,越发觉得垫在身后的软垫是种讽刺。

 

黑发男子端了杯水走进来,轻快的脚步昭示着他心情还不错。尽管很容易便在少年的眼里捕捉到名为“厌恶”的情绪,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人都在这里了,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

 

他坐在床边笑嘻嘻的开口:“小正臣渴了么,要不要喝点水?”语气竟破天荒的带出些温柔。而一向好脾气的少年只是冷着脸睨了他一眼:“我不渴,放开我。”似乎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什么嘛,嗓子都哑了。”上扬的甜腻尾音融化在水中,在少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双唇便被擒住,对方灵巧的舌头撬开贝齿滑进自己的口腔。想推拒,舌头却反被纠缠住被迫吞咽下温热的液体。

 

辗转缠绵的吻耗尽了他的力气,差一点儿就被蛊惑然后回应他。

真是,太糟糕了啊。

 

咳了好久终于明白咳不出什么的少年转过脸去。折原临也似乎也被他不温不火的态度惹怒了,眉间多了一抹愠色,旋即咧了咧嘴拿起手边的刀靠近纪田正臣。

 

看到刀光的时候纪田正臣反倒觉得轻松,闭上眼嘲讽地说:“这么久不见,临也先生的手段倒是卑鄙了不少。”他只希望快点结束,只希望他们之间不要再有任何纠葛。

 

想象中尖锐的刺痛感并没有来临,而是有什么柔软微凉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面颊。是他的唇,薄的像他手中的刀一样无情,最初就刺进自己心脏的那一柄。

“小正臣想我了。”是肯定句,狂妄而无羁,可笑的是纪田正臣不知要怎么反驳。

 

这样温情的动作比起先前实在是幼稚园的程度,却让纪田正臣的心跳瞬间失速。

 

少年认命的睁开眼,回过头回吻折原临也,牙齿报复似的狠狠磕上对方的下唇。

 

你是罂粟,我明知万劫不复的只有自己却还一再靠近。

 

 

<小正臣,你不喜欢我,这是病,得治。>

 

 

 

 

 

 

TBC


评论
热度(3)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