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意义 │ 折纪 │ 壹


     壹/ 

         <好基友,一被子。> 


少年低着头,垂下来的金色刘海遮住了眼睛。

 

眼角的余光扫到外边百无聊赖地斜靠在窗边的人,纪田正臣手中的自动铅笔芯毫无征兆的被压断了。

折原临也是来找他的,来接他放学,虽然这样说显得无比幼稚可笑,但让他觉得回到那些一度以为再也拾不回的温暖时光。纪田正臣有些恼火,怎么又这样便妥协了,自己还真是没定力。

人还在教室里,思绪却早已不知飘到哪儿去了,他透过窗子看了看折原临也放在窗台上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对上对方的视线之后有点儿慌乱地低下头继续在素白的纸上画着杂乱无章的线条。

 

 

自习课上老师不在教室里必定会乱作一团。

 

“正臣——”

“纪田君——”

溜到门口的时候听到好友的声音,少年止住了步子:

“我有点事,先走一步了,护花使者的工作可是让给帝人了呢,感激我吧,bye~”

少年少女的声音隐没在教室嘈杂的音浪中。从少女的视角看过去,镜片反射的柔和光线让少年的笑容看起来和平日似乎有些不同。

 

纪田正臣最终还是逃掉了晚自习陪折原临也出去了,对方像是早就料到一样什么都没说。

 

走在他身边的时候纪田正臣闻到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眼前自然浮现出邻家女生棕色的大波浪卷和微微上挑的眼睛。

真不愧是折原临也,这么快就勾搭上对自己第一印象并不怎么好的女孩了。他瞥了一眼身边的人,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纪田正臣猜不透折原临也在想什么,就如他永远也不知道折原临也究竟有多少情人。少年踢着路边的石子,思绪游移间被身旁的人猛地抱住,突如其来的冲击力把他们推出好远。紧接着,横飞而来的路牌在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砸出一个坑,烟尘升腾。准是那个有暴力倾向的家伙来了,临也先生的“小静静”。纪田正臣嘲讽地想。

 

“临~也~君~”果然,少年扯了扯嘴角,心想折原临也刚刚怎么没被砸死。从阴影里走出来的人操着自己永远也学不会的腔调叫自己身边的人临也君,而站在他身边的自己却永远只能生疏的叫他临也先生。

 

 

折原临也避开接二连三向自己飞来的杂物,面色不善的抽出刀,几下便逃离了少年的视线。纪田正臣来得及看到的只有他无论何时何地都潇洒不羁的背影。

 

似乎折原临也总是把背影留给自己,不甘或是落寞也一同不留余地的全都丢给自己。

 

“纪田你先回去吧。”

他经过自己身边时只留下这么一句,像是打发掉一只流浪的动物的语气。在平和岛静雄面前就变成“纪田”了么,也罢,比起那个矫情的“小正臣”不知好了多少倍。

 

 

纪田正臣不会为逃掉的自习课而惋惜,他只是望着秋天空旷的天空觉得无聊。夕阳的余晖本该是温暖炫目的,却把西方的天际染得有些悲戚。他竖起了衣领却依然阻止不了寒意从四肢百骸浸入心脏。

 

天色渐渐暗下来,他依旧拖着步子在街上晃荡。不想回去,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不知要怎么办,若是折原临也在门口等他就更不知如何是好。

 

本来下定决心这次折原临也一回来就跟他摊牌,却因不知如何开口一直拖沓。又或许是还有不舍,只是想起对方不以为意地态度纪田正臣觉得自己再陷下去就真的无药可救了。

 

 

夜晚各色的霓虹灯给零落了满地的樱花瓣铺上一层亮色。从纪田正臣的角度看过去散着微弱却晶莹的光,像极了凝结的泪滴。

 

街边的这些樱树来年一定会开得很美,纪田正臣如是想。毕竟它们脚下匍匐着这么多的“尸体”。

 

 

 

终于还是回去了。千思万想纠结的也只有自己。还是决定原谅,像以前一样,装作他没离开过一样。依恋与不舍终究打败了恼怒和自尊。

 

明明出门前确定锁好的门只轻轻一拧便开了,纪田正臣诧异的推开门,看到了坐在沙发上优雅闲适的翘着腿嘴角噙笑的男人。

 

少年眨眨眼,确认了不是幻觉后蹲下去换人字拖:

“你怎么会有我的钥匙?”

 

折原临也没有回答他,而是迎了上去:

“小正臣,人家等了好久哦。”

 

“什么啊,临也先生又不是……”少年抬起头,刚想吐槽对方恶心的腔调,笑容却僵在了嘴角。折原临也白衬衣领口上鲜红的唇印就那样突兀的撞进眼底,截住了少年接下来的语句,也刺痛了他再三挣扎终于决定和好的心。

 

那样的位置,若不是亲昵的偎在他腿上是绝对够不到的。已经没有力气去想那女人会是谁,纪田正臣觉得喉咙里像是梗了一根刺,偏偏那抹红色示威般不停在眼前晃。

 

他觉得指尖不可抑制的发冷,竭力控制情绪才得以不歇斯底里:

“滚。”只一个字而已,尾音还是不自觉地发颤。

 

真可笑啊,你在街头像无家的孤魂一般游荡的时候他却莺莺燕燕春风得意;你暗自思忖他是会来找你还是等你回去的时候人家却根本不以为意;你包容一切原谅一切自以为大度到不可比拟人家却从未想过你为什么生气。你想要好好的在一起,而他却根本无所谓。

 

“小正臣,怎么了?”折原临也看着少年微微发颤的肩膀有些莫名其妙,想抚一下他的发顶,伸出的手却被狠狠拍下来。

 

“你不走我走。”

终于再也忍受不了包容不到没办法这种地步还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去。

少年转身离去的背影萧条了所有风景。

 

折原临也的右手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悬在半空,低下头,在纪田正臣视线所及之处看到了那个娇艳的唇印。懊悔和疼惜交织在一起盖过了错愕。

 

 

 

 

 

“喂,帝人吗?我今晚去你家住,一会儿到,就这样。”

不等对方回答纪田正臣就挂掉了电话,不希望把不好的情绪带给朋友,却没想过这样只会让人徒增担心。

 

 

纪田正臣靠在门口攥紧了拳,指甲把手掌掐出血丝却似乎并没有多痛,天气凉下来的时候,痛觉神经也一并冻僵了吧。可他希望被冻僵的不是手,而是心。

 

凭什么他想离开就随便不告而别,想回来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凭什么每次先妥协的都是自己,他受够了!

为什么,一直以来都好像是自己一个人在演独角戏。

 

 

 

 

 

这样的花花世界本就不该动心,动心则死,而爱比死更冷。

 

 

 

 


              < 好基友,一被子。是被子的被,不是一辈子的辈。>




            TBC


评论
热度(4)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