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合情臆测

黑道paro?
脑洞片段
考完还鸡血着就扩一扩

+++

  酒吞左手撑着下颌,右手搭在敞开的黑呢外套边缘,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抚过袖口微微凸起的手工锁边。
  
  桌上那支打空了弹夹的m9反射着水晶吊灯折射的破碎光点。
  
  他想起握着枪支的触感。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终于从银发小子手里暴力地夺过枪。那小鬼的眼神从最初的倨傲转而闪过一抹惊叹,走神的空挡右臂关节发出一声脆响,剧痛传来的时候手臂已经被酒吞轻易地扭到背上。
  
  思及下午发生的事,酒吞轻蔑地扯扯嘴角。
  
  呵,蠢条子。
  
  
  食指勾着切诺基的钥匙准备离开时他抬头看了看窗外,星点稀疏,一片浓重的黑寂。
  
  甫一推开门,有什么东西猝不及防蹭到腿上。
  
  尸体?心下一骇,酒吞下意识抬脚就踹。
  
  “啊!”“尸体”发出一声惊叫,如果不是他的错觉,银发下一双少见的金瞳正委屈地瞅着酒吞。
  
  是下午那个小鬼。
  
  “别挡路。”酒吞抬抬腿示意靠着他的家伙让开,说话时下颌线条也依然一派冷硬。
  
  迈了几步,身后的青年出了声:“让我跟着你吧。”
  
  小鬼仿佛骨子里带着的桀骜让酒吞很不舒服:“我不开收容所。”
  
  “我很能打的!”
  
  被小鬼稚气的言语气笑了,酒吞左手滑进大衣口袋,反手掷出下午缴到的枪:“拆了再装好。”
  
  青年准确地单手接住了m9的枪身,几声利落的“咔哒”声后酒吞停下步子。
  
  “31秒,太慢,枪给我,然后滚。”
  
  “我是单手装的。”
  
  酒吞的瞳孔微不可见地收缩了一下。
  
  有点意思。
  
  “名字。”
  
  “茨木。”青年的声音瞬间像是染了阳光。
  
  “酒吞哥,我右手使不上力,能不能......”
  
  “谁准你这么叫的?”酒吞蹙眉回身瞪视青年,看到他大狗一样委屈的神色又不好发作了。
  
  蠢条子里居然也有勉强能看得过眼的?我倒想看看你狐狸尾巴能藏几天。
  
  “上车。”
  
  切诺基的车灯在黑暗中劈出两道暖色。

TBC?

+++

想搞茨酒
啊啊啊啊啊啊啊去他妈的Final

评论(4)
热度(75)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