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合情臆测 06


阎判提及 注意避雷

 
心眼和DT是可以共存的 霸气和诱也是可以共存的~

 

 

 

 

06

 

 

 

    一辆红色玛莎拉蒂车尾一甩横摆在酒店门口。

 

    眉目俊秀的银发青年从驾驶位利落地开门下车,然后体贴地拉开后排的车门,将钥匙扔给等在一旁的泊车员。

 

    出门时酒吞说不太喜欢这辆宝石红的莱凡特,颜色太亮,不够稳重。茨木不以为然,食指勾着钥匙转了两圈,笑嘻嘻道:“它哪有酒吞哥让人移不开眼。”

 

    “油腔滑调。”看茨木喜欢,酒吞也就由他去了,青年上车后果然通过后视镜不住地打量后排配置,聒噪地讲一些酒吞单方面避他不见的这几天发生的趣事,酒吞默默听着,心情跟着飘了起来。

 

 

 

    阎魔的庆生宴每年都办的很隆重,几位经常在当地新闻上露面的政界要员也在宾客之列。茨木托着酒杯跟在酒吞身边,不时有人过来打招呼。以往酒吞带在身边的男伴女伴都是身材娇小的美人,勾着他的手臂便自然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高大的青年显然不适宜这种姿态,执杯站在红发男人身侧却也算得上赏心悦目。只是来攀谈的人有意无意的调笑让茨木无法回应,酒吞看出青年的不自在,叮嘱他自己随便转转,独自去了休息室。

 

    茨木在大厅里漫无目的地走,不小心撞到人,正要转身道歉,听到一句带火药味的嘀咕:“不就是一条吞哥的狼狗嘛,拽的二五八万的。”

 

    “你说什么?”出言嘲讽的是夜叉,茨木俯视着这个衬衫扣子放荡的解开三颗的家伙,语气森然。

 

    “他说茨木哥你是吞哥养的小狼狗。”一旁看戏的妖狐和夜叉不对盘好一阵子了,见茨木发难,踱步过来添了把柴。

 

    “你说的是我理解的那种‘小狼狗’吗?”茨木眯起眼睛。

 

    夜叉倒也有骨气,毫不在意气势上的威压,不屑地撇着嘴角瞪视茨木:“不然你说是哪种?”

 

    茨木一把提起他的衣领。

 

    当场翻脸掀桌的场面并没有发生,银发青年盯着夜叉看了一会儿,而后松开手拍了拍他的领口:“你这么说也不能算错。”

 

    “操。不要脸。”茨木已经走远了,夜叉揪了一把领子,咬牙切齿地将酒杯丢到桌上。

 

 

 

 

 

 

    “咦,酒吞先生。”

 

    吸烟室里站着个金发少年,卫衣短裤,腿部线条青春感十足,他转过头来冲酒吞甜甜地笑,纤细的手指夹着烟的动作有几分违和。

 

    般若,酒吞不咸不淡地点点头,摸出银灰色的Zippo点上烟。

 

    这少年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乖巧,一肚子坏水当初没少让酒吞犯难。

 

    少年的眼睛在酒吞颈上一瞟,眼里染了点兴味。

 

    “酒吞先生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让我猜猜看,是茨木哥哥对不对?”

 

    “少把你那一套心理战术用在老子身上。”酒吞吐出一口烟雾,语气不善。

 

    “啊,抱歉,是我冒犯了。”般若撇撇嘴。

 

    这段时间酒吞走到哪身后都跟着一条银白色的大号尾巴,两人颇有点热恋期小情侣的腻歪劲,般若这机灵鬼会想到他一点都不奇怪。酒吞也的确是在为茨木那混小子伤神。这么多年酒吞也算得上万花丛中游刃有余的情场高手,却在茨木这里犯了难。那家伙明明整天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眼巴巴的一副快要自爆而亡了的样子,却又死活不肯开口。他不急着表白,大半个月下来酒吞自己都快急死了。

 

    神游的空档般若的烟已经燃尽,少年猫儿一样走到门边,关门前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

 

    “酒吞先生,实在苦恼的话,遵从自己的心比较好哦。”

 

    遵从自己的心吗?

 

    酒吞若有所思地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

 

 

 

 

    酒吞下楼向阎魔道贺时发现自己让茨木带着的玉器已经摆在礼品之列了,环视一圈却不见青年的影子。

 

    阎魔深知酒吞不愿与众人为伍的性子,喝了人家敬的贺酒寒暄了几句也就没多挽留。

 

    她身侧带着黑框眼镜的青年见机走过来。

 

    “酒吞先生是要回去了吗?茨木先生交代我为您代驾。”

 

    竟然自己先走了?酒吞闻言眉头锁了起来。

 

    “不用了,钥匙给我吧。”

 

    阎魔把她那个小秘书宝贝得跟什么似的,酒吞再怎么不拘小节也不好意思夺寿星所爱。而且茨木那小子也真会挑人,这么一个大冰块摆在旁边,酒吞可受不了。

 

    “好的,请您路上小心。”大冰块递交钥匙的时候不忘面无表情地叮嘱。

 

 

 

 

 

    

 

    公寓楼下空空如也,酒吞找了个遍才在二楼的健身房看到正站在环形标靶前认真投掷的身影。

 

    茨木已经换上了居家的T恤和短裤,似乎刚做过剧烈运动,气息不稳,汗津津的鬓角泛着性感的水光。

 

酒吞进来的时候他刚投出去手中的一枚硬式飞镖,准心烂得一塌糊涂。

 

“茨木?”

 

    青年听到呼唤转过头来看了酒吞一眼,旋即又羞又恼地回过身继续投,面上染了一抹粉色。

 

    你他妈害羞个什么劲啊?以为将近一米九的大汉做这种表情很可爱吗?不得不说还真是挺可爱的。酒吞脑内吐槽后又为自己的没原则自我唾弃了一番。自从那天擦枪走火险些做个全套,茨木只要被酒吞盯着看一会儿就脸红得要命,二八年华的怀春少女似的,酒吞对着他这种表情就一阵胃疼。

 

    这会儿二八少女被酒吞一瞬不瞬地看着更是冷静不了,手一抖,别说靶心了,连把都没碰着。

 

    “我教你?”

 

    酒吞扯扯嘴角走上前,从后面虚环住青年,胳膊一抬摆正了他握飞镖的姿势。茨木颤了一下,脊背瞬间绷得笔直。背后若有若无的触碰让他只能听到自己鼓噪的心跳,根本看不清靶心。酒吞只穿了一件薄衫还贴得这么近,健硕的胸肌时不时蹭上自己的背,这根本就是蓄意勾引!

 

    男人还嫌不够,伸手握住青年拿着飞镖的手,凑到他耳边:“怎么不等我?谁惹你了?”

 

    茨木脸红得像是快熟了,声音低哑又委屈:“他们说我是您养的小狼狗。”

 

    “是么。这就生气了?”酒吞笑笑,抓着他的手背用力。

 

    “刷——”镖尖稳稳埋进红心!

 

    他揽住青年的腰,贴着对方的后颈刻意压低声音:“那你想不想做我的小狼狗,嗯?”

 

青年的回应是毫不犹豫地回过头凶狠地吻住了他。

 

“靠。你他妈还真是狗啊。”酒吞把混有血腥味的唾液咽下去,长达三分钟的热吻让他的颊边也染上些酡红。

 

“酒吞哥喜欢吗?”青年舔了舔嘴唇。

 

“不喜欢,老子喜欢猫。”酒吞扬扬下巴。

 

“喵~”茨木塌下肩膀,双手握成拳放在脸颊两侧小幅度晃了晃。

 

“滚滚滚,恶心死了。”酒吞伸手盖住了青年的脸。

 

手心传来温热湿滑的触感,酒吞一抖,连忙挪开手掌。只见茨木舌尖扫过下唇,眼睛湿漉漉地看着自己,而后按捺不住似的扣住他的腰凑过来又一次将唇瓣覆上来。

 

 

 

 

 

 

 

 

 

-TBC-

 

  

  

  

 

 

 

 

 

 

 

 

评论(9)
热度(125)
  1. 丘耳北渊 转载了此文字
    @阿晕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