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合情臆测 07 慎

无比腻歪的一章
内置绿皮小火车

07

 

 

大江山本宅,酒吞办公室内。

 

报表在桌上堆了一摞,男人正握着笔埋头在材料上签字,挑出来的一绺红发遮住了他的侧脸。

 

万物复苏的季节,手头的事情似乎也跟着变多了。

 

酒吞这段时间过得有点美人在侧从此不早朝的意味,整天带着茨木四处玩乐,要亲自处理的东西压了一大堆。正想着加一天班过过最近走出去的账目,电话又响了。视线一扫,“最喜欢”三个字正在屏幕正中跳跃。这小子什么时候改了备注?他存的明明是“臭小鬼”。

 

 

“喂?”

 

“不吃,烦死了。说得好听,你只会炸厨房,哪次不是本大爷自己来?”

 

“……”

 

“嗯,知道了。”

 

“那你等着吧,也许哪天我心情好就说了。”

 

 

酒吞搁下手机时嘴角擒笑,这笑容和他平日里恣意又狂傲的勾唇很不一样,坐在沙发上的荒川看着,只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来真的?不是说试水吗?”

 

刚和自家小银毛通完电话的酒吞这才想起这个还杵在自己办公室里的老友,淡淡瞥了他一眼。

 

“我有分寸,再说也吃不了什么亏。”

 

“等到吃亏就晚了。你还是小心一点好,他可不像是什么蠢狗,要我说,更像头狼崽。”

 

“黑心商人的第六感哈?”,酒吞不以为意,“我觉得他不像,如果真是,老子就让他反水。”

 

“自信是好事,就怕你把自己折进去。话我就说这么多,你自己掂量。”

 

“慢滚不送。”酒吞知道荒川是来找人的,只是顺便来见自己一面。荒川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出手相助过,他们虽然不在同一行业,但多年来一直没断过联系,在这家伙面前没那么多可顾忌的。只是荒川一贯的衣着品味让酒吞在心里嫌弃了八百遍,都快立春了还裹着他那件貂,也不嫌热得慌。

 

 

 

中午的时候茨木真的提了个深蓝色的保温桶来找他了,盒盖一揭香味四溢,蛋包饭上还用番茄酱画了个俗气的爱心。

 

“你做的?”

 

“呃……”青年脸红了,“街角徐记的。”

 

果然,酒吞挑眉。

 

“酒吞哥,我是做了,不过出锅后尝了一下,那东西有毒,不能拿给您吃。”青年连忙解释。

 

是你有毒吧,小傻子。酒吞看着他,没忍住,伸手揉了一把茨木的头发,触感和看上去一样蓬松柔软,毛茸茸暖呼呼的。

 

“过来一起吃?”

 

“我吃过了,看着你吃就好。”茨木支起下巴道。

 

“酒吞哥,我想吃那个。”青年数了一会儿酒吞垂着的睫毛,不久便凑过去指了指盘中的蔬菜,还无比自觉地张开了嘴,摆明是要酒吞喂他。

 

酒吞夹了一块西芹给他,青年一脸幸福地咽下去。

 

“嗯,好吃!”

 

“我说茨木……”酒吞纠结地看着他,“你能不能别像个金刚芭比似的?”

 

“好……”青年收起了冒粉红泡泡的表情,故作严肃的脸却让酒吞更想笑了。

 

哼,什么狼崽,根本就是蠢狗。

 

 

 

“和晟耀烟草的那笔生意是你去谈的?”

 

“嗯,我和樱花姐一起去的。”

 

“干得不错,街心花园那块地也交给你处理了,回落的都归你。”

 

茨木抿着唇不说话。

 

“怎么,嫌少?你之前不是很喜欢我那辆莱凡特吗?也给你。”搁在古代自己肯定是美色误国的昏君,但青年表现出来的那份热忱好死不死顺了酒吞的意,就想投进去点什么,好让他更多的记挂着。

 

“酒吞哥……”青年似乎还是不满意。

 

见他仍有所求的样子,酒吞也不由有些恼火:“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得寸进尺的毛病跟谁学的?”

 

“酒吞哥,我能亲你吗?”

 

男人愣了一下,心底旋即软成一片。

 

青年见他没有拒绝,小心翼翼地欺身靠近,捧住酒吞的脸在形状姣好的唇上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对待易碎品似的轻柔举动搞得酒吞面上发热,他不想承认自己居然被这种高中男孩儿谈恋爱般的青涩感击中了。

 

茨木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退开,下一秒却被男人扣着后脑拉了回来。

 

唇上一热,两片柔软温热在唇瓣上徐徐摩挲,青年睁大眼睛,牙关一松,湿滑的舌头就顶进去,勾住自己的舌尖缠吻起来。

 

耳边只剩下酒吞吮吸自己的唇舌时发出的水声,砰咚作响的心跳几乎要将茨木淹没。

 

正抱着酒吞仰躺在沙发上,门口传来三声轻响。

 

茨木烦躁地翻身坐起,迅速帮酒吞整理好衣领。

 

“红叶小姐来了,在一楼大厅,说想见您。”绾着圆润发髻的秘书小姐红着脸不敢看明显气息不稳的boss。

 

“知道了,你让她稍等一下,我马上下去。”

 

“茨木你先回去,我那天喝醉酒做错了事,还没和红叶赔罪呢。”

 

“嗯。”青年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晚饭不用等我了。”

 

“好。”

 

茨木没再说什么,径直出了门,凌乱的刘海遮住眼睛,看不清表情。

 

本以为免不了一顿争吵,却没想到那小鬼什么都没问乖乖离开了,酒吞对他平淡的表现有些诧异。

 

 

 

红叶果然等在楼下,紫长直搭在肩膀上,抱着臂看向酒吞:“那人是谁?你的新欢?”

 

这么多年了红叶还是这样,媚气里带着股冷冰冰的高傲,依旧不把自己当回事。酒吞错开视线,开口道:“男朋友。”

 

这回答显然噎了红叶一下,她睁大眼睛,显出几分前些年酒吞最爱的那股天真劲。

 

“难得你会来找我。”

 

“没别的事”,红叶抚了抚起褶的裙摆,“请你不要再找晴明的麻烦。”

 

晴明,又是安倍晴明。叫的这么亲,人家知道你是谁吗?说到底他们也都是爱而不得的可怜人罢了,酒吞看着红叶,不知道是这女人还是他自己更可悲些,只是突然觉得背负在身上这么多年的感情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我没那么无聊。”

 

“妖琴那件事,你敢说和你没有关系么?”

 

“妖琴是谁?再说,你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多了么?”

 

“你!”酒吞以前从来不用这种带刺的语气跟她说话,看来是真的放下了。这么一想又顿觉轻松不少,红叶也就没有在意酒吞的态度:“我可能是受人误导了,那就不叨扰了,你忙吧。”

 

“上次那件事是我不对,请你吃个饭吧。”见红叶松口,酒吞也收敛了气势。

 

“不了。”

 

“也算是给我这段感情画个句号。”

 

听他这么说红叶也就没再推脱。

 

 

 

晚宴吃得很愉快,心中的郁结一旦打开,芥蒂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他们聊着学生时代的旧事,这才发现彼此之间除开酸涩的暗恋外还有这么多有趣的交集。

 

 

回去的时候酒吞给茨木带了礼物,可是迎接他的只有黑漆漆的房间。茨木还没回家,手机也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想到青年离开宅子时一言不发的模样酒吞不禁有些担心。

 

枯坐到半夜才听到保险锁响动,踏进屋的青年看到酒吞立马就扯出个漂亮的笑脸。

 

“真好,做梦的话酒吞哥就会回来了。”他凑过去,吧唧一口亲在酒吞脸上。

 

“喂喂——”酒吞推开他“你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茨木捉住酒吞的手腕,把人压进沙发里:“反正是梦,再让我亲一下嘛。”

 

“梦你个大头鬼!”酒吞扯开正和自己的衣扣作斗争的手,无意间瞥见青年嘴角的一抹淤青。

 

“你和人打架了?”

 

“嗯,有一群人欺负小孩。”

 

“一群人还敢打,以前也没见你这么有正义感。你自己欺负过的人还少吗?”酒吞伸手碰碰他嘴角的伤口,青年皱着眉躲开了。

 

酒吞叹了口气,把他搀进卧室,起身去找医药箱。

 

“别走!”茨木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给我放开,乖乖躺着,不然我再也不回来。”

 

青年委屈地撇撇嘴,缩进被窝只露出一双眼睛。

 

酒吞拿沾了医用酒精的棉签在茨木嘴角破皮的地方轻轻涂抹,茨木看着他,眼里蓄满了委屈。

 

“酒吞哥,我会变好的,比红叶好,你不要走好不好?”

 

竟然这么没安全感。还红叶,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知道他是在吃醋,酒吞笑了笑,抓过找医药箱时拿来的脚环,一把套上青年的脚腕。

 

被冰冷的金属一碰,青年缩了缩脚,圆环上的小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是?”

 

“给你盖个戳。”

 

“我早就是酒吞哥的人了”,青年看看脚上的铃铛,又看看酒吞:“你能不能也只有我一个?”

 

小傻子,你看我还有谁?酒吞没说出来,而是干脆利落地掀了被子翻到茨木身上堵住了他的嘴。

 

 

 

绿皮小火车戳我(车在P2)

 

 

 

 

 

-TBC-

 

 

评论(9)
热度(159)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