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合情臆测 12


晴博提及 注意避雷

.

    晨间海上很凉,熹微的天光下海天连成一片,两只海鸟在远处的海面上嬉闹。酒吞站在甲板上,微卷的齐腰红发旗幡般被海风扬起。

    “吞哥,海上风浪大,您感冒刚好,还是进里面坐吧。”

    说话的是妖狐,酒吞知道他其实是在间接为齐刷刷跪在身后的那些人求情,这人向来八面玲珑,能顺手送份人情的地方自然不会默不作声。

    酒吞正望着海天相接处的银线出神。这次损失的不是一笔小生意,酒吞被伤了元气,尽管明了妖狐没参与这次的行动,依旧摆不出什么好脸色。

    “抓住的人呢?交代什么了吗?”他没有接佣人呈过来的外套,而是轻轻问了一句。

    “是平安寮。”低垂着头颅的青坊主答。

    “那茨木的上家也是平安寮了?”酒吞心思转的飞快,言语出口的同时眉毛一敛。

    “是。”

    “一群废物!之前那么久怎么查不到?”

    “吞哥别生气,先前没有方向,出了这事我们才顺藤摸瓜挖到点线索。”凤凰火忙跟着赔罪。

    不是警方,而是黑吃黑,早先关注的方向就是错误的,这也怪不得他们。酒吞只是没想到平安寮会出手截胡,它和大江山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这么多年井水不犯河水,却在这种稳定的情况下起了矛盾。平安寮怕是已经换了掌舵人,安插茨木的时候就一并计划好了。

    “那他人呢?”到了茨木那个位置的人,按规矩,抓到后是需要酒吞自己发落的。出事后一直不见茨木的消息,酒吞终于还是没忍住,出声询问。

    “他断了一条胳膊,从这里跳进海里了。那天场面太乱,没有治住他,不过拖着条断臂,估计是凶多吉少了,您不用担心......”

    断了条胳膊,跳进海里,凶多吉少......

    后面的话酒吞没有听清,茨木捂着满手鲜血从甲板上落入海里的画面在脑海中里一帧一帧闪现,接着是青年在海水里徒劳挣扎缓缓沉没的画面。酒吞盯着深不见底的海水,眼前一黑,一个踉跄险些栽下去。

    “吞哥?”

    他稳住身形,挥开妖狐的手臂,失神低喃:“是我没交代清楚......是我的错......我没想要他的命......”


    大江山被一击抽空了半数底,安倍晴明会请他过去酒吞一点儿也不意外。放在以前,准是别人携厚礼登门,见不见还要看他的心情。而现在虎落平阳,酒吞没了拒绝的底气。

    看见车那辆惹眼的莱凡特酒吞心里就升腾起一股躁郁,他实在不愿再回想一遍和茨木的过往徒增伤心,于是让司机把停在车库里的切诺基开出来。

    越野车不似轿车舒适,酒吞坐在上面,猛然想起他和茨木第一次见面,共乘的就是这辆车。避都避不过,酒吞只得苦笑。

    酒吞早晨出门,错开高峰期,不多时就到了城东。平安寮的家宅设计的十分独特,一路上遇到些稀奇古怪的摆设,曲径遍布,像个巨大的法阵,车子跟着七拐八拐好一阵才停下来。听闻安倍晴明对风水之学阴阳之道考究得很,酒吞这才见识到,却觉得可笑不已。

    本以为安倍晴明狠狠削了大江山一把,是要摆足架子的,结果甫一下车他便亲自出门相迎。

    “本来是该我自己走一趟大江山的,最近事情太多,实在走不开,这才麻烦您亲自跑一趟。”安倍晴明这样满面和气,搞得酒吞也不好摆脸色。

    抢了东西又来卖乖,想必茨木也是跟他学的。酒吞略略扫视一圈,并不见茨木的身影,心里蓦地一痛,定了定神才强打精神跟着安倍晴明进了屋子。

    不论利害,登人家的门总是要伴手礼的。酒吞命人把带来的一对成色上佳的木雕拿给安倍晴明,对方道谢收下后还笑说酒吞太客气。

    我难道还能在气势上让你压下去?酒吞不知道他这副套近乎似的恳切表情是在打什么主意,索性由他去了,自己看了看边上的人,不出所料没有茨木的影子。

    他真的不在了吗?

    酒吞想问,又不知怎么开口。

    安倍晴明令人沏好茶,寒暄一番后切入正题。

    “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平安寮如今是起势,大江山却大不如前了。”

    也不知道是拜谁所赐。酒吞在心里冷哼。

    “最近不太平,新起来的势力不识好歹,一朝失意罢了,不要紧。”酒吞不是喜欢呈口舌之快的人,但要让他当着强盗的面忍气吞声却也绝对做不到。

    源博雅在一旁忧心忡忡地望着他们。安倍晴明冲他一笑,心平气和道:“这才是我们欠妥了,派出去的是新手,太冒进,我给酒吞先生赔个不是。”

    没想到他竟然毫不推诿直接承认,酒吞言语里的针尖被四两拨千斤,有气也只能闷在肚子里。他这是有恃无恐,城东现存的这些帮派几乎全都看安倍晴明的脸色才敢行事,大江山却有人心四散的趋势,凡是能数的上来的人物全都想从酒吞手里分一杯羹。酒吞怅然呷了口茶,安倍晴明这道歉真假参半,他接受也不是,不接受也不行。

    好在对方也不执着于他的回答,见酒吞静默不语,就自行说下去。

    “事情已经这样了,我是想拿出点有诚意的东西以表歉意。大江山重整肯定需要不少时间,酒吞先生要是能加盟平安寮,您就是平安寮第二把交椅。损失我会补偿,残局也由我们收拾。”

    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这家伙野心也未免太大。他说的客气,酒吞却知道安倍晴明根本不是在和自己商量。以平安寮目前的扩张态势,大江山若不能尽快补足元气,被吃掉也是迟早的事。于是酒吞没有立刻拒绝,只说需要考虑一段时间。

    酒吞在平安寮吃过饭才离开,期间几次想打听茨木的消息,都生生忍住了。他不想得到确认,这样还能自我蒙蔽。而且安倍晴明野心若揭,不能有任何可能成为把柄的因素落在他手上。



    酒吞走后安倍晴明叫了一个人出来,银发夺目,身形高大,赫然消失了好几天的茨木。只是他右边的袖管空空荡荡,形容憔悴了不少。

    “我看人家对你根本不在意,他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你呢。你倒是痴情,断了条胳膊还心甘情愿戴着这脚镣。”安倍晴明意有所指地看了看茨木脚腕上挂着的铃铛。

    茨木只抿着唇冷哼一声,脸色却青白一片,明显是被戳中了痛处。

    “人你也见过了,还不准备帮我吗?”晴明见好就收,转而游说他。

    “我帮,但你要是敢动他一下,我第一个废了源博雅。”茨木出口便咄咄逼人,顿了一会儿又说,“事成之后其他人你随意,他得由我安排。”

    安倍晴明对茨木的态度不甚在意,他深谙这家伙向来这样,除了酒吞,对谁都冷漠轻蔑。茨木显然也不想跟他多说,达成共识后就以换药为由离开了。

    “满意了?我可是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安倍晴明对着空气轻笑。

    源博雅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整合了这些帮派后就着手洗白的事情你怎么不说?”

    “我答应你要洗白了吗?不是说看你表现嘛,你这就来质问我......”

    “晴明!”知道自己又被耍了,源博雅气得跳脚,却被眼带笑意的安倍晴明倾身吻住。







-TBC-












评论(14)
热度(92)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