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锅】Cocaine/午餐时间我队双野哪去了

Karsa × MLXG

ABO设定

时间线:MSI小组赛第四天(狗明君虎在餐厅电视上OB到可汗被单杀的那天)

脑洞来自余震小姐姐vlog

以及感谢西西老师和我讨(脑)论(补)【滑稽.jpg

 

 

 

<<<

洪浩轩又闻到了那股味道,比柑橘清甜,比葡萄爽利,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可乐的味道。

 

打野一时想不起在哪里闻到过这香味,只觉得这跳脱又勾人的味道莫名熟悉,仿佛在舌尖滚过千百遍,在梦境浮沉过一整夜。他推推眼镜自嘲的笑了,我的取向还是正常的嘛,至少对Omega的信息素还有反应。

 

身为Alpha的RNG打野洪浩轩有一个秘密,他喜欢的人,也是个Alpha。没有什么比还未开始就被宣判了死刑的单恋更痛苦了,尽管那个人留齐刘海软妹发型,戴大大的圆框眼镜,跳脱又可爱,像长了猫耳的小恶魔,可他却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是令对手闻风丧胆的野区掠食者,是字典里没有“怂”字的不服就干暴躁老哥。

 

这样的人是绝不甘愿屈居人下的,况且两个A能有什么未来呢?像现在这样兄弟相称已经是最好不过的结果,再多的,都是痴心妄想,给大家徒增烦恼。即使再喜欢也只能远远看着,表现出来会让他恶心的,毕竟那个人是圈内闻名的直男,甚至在采访里说过只会喜欢温柔可爱的女性Omega。Karsa自虐般的自我心理暗示着,可乐香气带来的影响居然真的减轻了一些。

 

冷静下来的洪浩轩终于想起在哪里闻到过这可乐味,去年的All Star决赛,LPL对阵LMS,基地爆炸的瞬间冰镇可乐的味道瞬间蹿进鼻腔席卷了他。洪浩轩就像个沉溺多年的瘾君子,感官里剩下这丝丝缕缕的可乐香气。比赛失利连带着判断都出现了偏差,他以为这味道是那个他注视了很久的打野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个刚刚从自己手中夺走AS冠军奖杯的,风一样的少年。洪浩轩心情复杂的站起身,直到那个人走过来和他握手才回魂。指尖的温度似乎不曾真实停留过,来不及握住就轻轻溜走了,那缥缈的味道也是。对方好像说了句加油还是别的什么,他听不真切,只记得刘世宇身上的味道。冷静而深沉的檀木香,这气味像一盆冷水将洪浩轩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彻,不是清甜诱人的可乐,他以为的Mr.Right是个Alpha。

 

那真是最令人沮丧的一天了,抢了无数条龙也没能扭转败局逆天改命,心心念念的意中人和自己性向不和。更要命的是,看过那人的操作集锦还不回去,补过那人的直播录屏吐不出来,甚至那晚午夜梦回,他的小恶魔紧紧抱着他,眼角湿润,低喘着叫自己的名字。于是洪浩轩知道了,除了绝望地守着这个注定无疾而终的秘密,他毫无办法。

 

加盟RNG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这里看起来是离实现梦想最近的那个平台,而且,戒断症状宛如掏心剜骨,他旧瘾复发,实在难以忍受。现在看来,对于逐梦这可能是一个好选择,但对于缓解痛苦,无异于饮鸩止渴。就像此刻,他只是去叫刘世宇吃午餐,却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味道搞得焦躁不安思绪纷乱。

 

越靠近刘世宇的休息室,那倾倒了的冰镇可乐味就越难忽视。分不清被Omega信息素刺激出的生理冲动更甚还是被人夺爱的愤怒更甚,洪浩轩是几乎颤抖着旋开了门把,他甚至做好了看到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和一个可乐味的Omega交缠在一起的准备。

 

可这间屋子里并没有第二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的打野整个人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他听到门口的声响,受惊般抬头看了一眼,眼底交杂着的欢愉与挣扎让洪浩轩呼吸一窒。汗珠顺着刘世宇的脸颊滴落下来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可乐味吞没了洪浩轩,他听到自己砰咚作响的心跳,一下一下,震颤到胸腔发痛。

 

他的小恶魔是个骗子,洪浩轩深吸一口房间里的冰镇可乐,反手锁上门。

 

 

 

万幸进来的是洪浩轩,而最不幸的也是,进来的是洪浩轩。

 

刘世宇第一次知道玫瑰的香气居然也会有这么强的压迫感。alpha走近的瞬间,体内陡然攀升的燥热烧的他脑袋罢工,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才压抑住几乎脱口而出的呻吟。

 

“Karsa……能不能帮我买瓶抑制剂……”一向直来直往的打野咬咬牙开口求助,却连尾音都带着湿意。

 

“你没告诉过我你是Omega。”洪浩轩摘了眼镜慢慢走向他,故作镇定的脚步被眼底汹涌的情绪出卖了。这惊喜实在猝不及防,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竟然以这种方式呈现在自己面前。

 

“嗯……太热了……离我远点……”

 

刘世宇挣扎着坐起来,偏大的T恤领口被他扯乱了,露出半个肩膀和一截被自己抓红的锁骨。可能是常年待在室内的缘故,缺少血色的皮肤甚至有种透明的质感。

 

洪浩轩有意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玫瑰枝叶伸展开来,探进可乐缓缓搅动。他的小打野满脸渴求,却叫他离远点。Karsa没有理会,反而握住了刘世宇的肩膀。

 

“呜……”刘世宇咬破了下唇才没让自己立马贴上去,洪浩轩身上的玫瑰味能抚平他的躁动,却又激发出别的渴望与冲动,像一个黏稠又绮丽的梦。

 

他摇摇头试图把不堪的念想甩出脑袋:“去叫史森明……嗯……”

 

“什么?”洪浩轩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一口叼住了刘世宇暴露在自己眼前的喉结。

 

“啊!”弱点被人含在嘴里,刘世宇整个人都软了,他被生理反应抽光了力气,根本无法推开这个看起来温和无害的家伙。而更恐怖的是,方才的刺激让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后面开始分泌湿哒哒黏糊糊的体液,这个认知让他几近崩溃,脸红的像只熟虾。

 

“不……你他妈在想什么!史森明是个beta不会受影响……嗯……这样解决不了问题……”

 

“能解决的。”Karsa深深嗅了一口刘世宇颈间的味道,而后撩开他的碎发,一路舔咬着刘世宇的脖颈找到腺体。

 

“相信我啦锅老师。”狼王露出獠牙,温柔地诱哄到。

 

 

Fin?

听说ABO不开车是耍流氓 那我估计是要耍流氓了 

打打擦边球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实在是太羞耻 一带入这俩的脸就萎【咳咳】

赶读书报告间隙瞎G2摸的 明天睡醒再改

作业搞不完了我竟然还在摸鱼 要死了嘤嘤嘤

有天使写过管理学或者政治学相关经典著作的读书心得吗?江湖救急 救我一命 我可以给您当牛做马嘤嘤嘤【x

 

 

 

评论(27)
热度(122)
病情稳定
© 眠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