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花】今宵别梦寒

炫君儿 × 翠花
摸个段子 通篇私设 不要深究

<<<

五月的山城,连风都是热的。

吃了一顿九宫格之后曾湛然觉得自己的每个毛孔都散发着德庄火锅的味道。

李炫君递给他一张纸,脸上似笑非笑。

曾湛然有点烦他这副老神在在的表情,明明这人还比自己小两岁,虽然他是皮了点,也不用成天跟看弟弟似的吧。

“看爸爸干嘛?”他接过纸随意抹了两把。

“看看我儿子吃饱没。”

李炫君回嘴的同时居然还上手了,迅速呼撸了一下翠花软趴趴的头发:“走吧。”

智者说得好,在3D魔幻大重庆,永远别想搞清你在哪层楼。他俩是从地下商城进的火锅店,再出来居然是二楼观景台。出门全靠导航的猪猪人睁大了眼睛,震惊过后下意识皱着眉搜寻起李炫君的身影。

对上他写满茫然无措目光的李炫君慌忙错开了视线,真像个路痴高中生啊,小他两岁的上单瞅着曾湛然的双肩包带心想。

“辣鸡,爸爸带你找车站。”

事实上他也被北站南广场和北广场这种反人类的地标设置困扰了好一阵,但就是硬着头皮也不能在曾湛然这种猪猪人面前认怂。

兜兜转转,夸下海口的李炫君终于带着曾湛然找对了路,周遭的场景熟悉起来,李炫君盯着曾湛然的后脑勺,突然就想赖着不动。

“干嘛呀炫君儿,一会儿要买不到票了。”

买不到最好,李炫君盯着他不说话。

“别耽误我回家撸狗呀兄弟。”曾湛然眼睛弯弯的,眼底的光彩看得李炫君莫名难受。

“我要没狗撸了。”他嘟囔。

“什么?”

“没事。”

李炫君别过脸去,下一秒手心传来柔软的温度,这下换他震惊了。

“又不是不回来了,爸爸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曾湛然潇洒大方地拖着他往前走,耳尖却慢慢红透了。

“爸爸也会经常看你的,但不会给你刷礼物。”

“小气鬼炫君儿。”牵着他的人低声抱怨,语调却飘起来。

人影被昏黄的街灯拉得很长,李炫君看着地上几乎合在一起的影子,只希望这条路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他们终于还是在人头攒动的进站口分别了,熙熙攘攘的人流淹没了身影单薄的翠花同学,李炫君蓦地心头一空。

“曾湛然!”

往来行人纷纷侧目,他惊醒般收声。

他在干什么啊,太怂了,翠花早就跟他商量过的事,事到临头有什么可伤怀的。上单霸猪李炫君正努力驱赶分别的伤感,有个眉眼清秀的男生忽然从人群中探出脑袋来,冲他招了招手,然后一步一步走过来。

分花拂柳,穿山过水。李炫君想。

他在李炫君面前站定,而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忘记说了,加油。”

这两个轻飘飘的字似有千斤重,压得他能只抬起胳膊拍拍曾湛然的肩膀。他有千言万语星辰宇宙要讲给他听,可张嘴的瞬间却像患上了失语症。

你说明天要远走,我想留也不能留。只能简单一句愿好祝安,今后千山万水,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勇敢。




Fin.

可能因为不是自己关注的选手,小孩和爱萝退役的时候感触不大,真正让我意识到岁月无情的是猪猪人也说要转战直播了。
我们总说他们是一群小孩儿,这些小孩也确实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
普通人令人羡慕的、还在校园里的年龄,放在新星不断涌现的电竞圈竟然完全占不到便宜。
这个圈子太残忍,想被看到太难。天赋过人只是最基础的条件,还要有机遇和运气,恒心和毅力。
进强队,不能一打五动辄就被喷成是“混子”;
进弱队,就算你再carry,拿不出成绩也只能落个“院长”。
打首发,迷一场就满眼节奏漫天骂声;
打替补,首发队员状态正盛,一不小心就板凳坐穿。
哲学家麻辣叉鸡说得对,观棋的人永远不知道下棋的人在想什么。
谢谢每一个不畏人言世情逆风而行的你,谢谢你的好胜心,谢谢你的坚持与努力。
人生是美梦与热望,梦里依稀有泪光。
希望你们永远有美梦与热望,永远热泪盈眶。
也希望你们得偿所愿,心之所动能有地安放。

评论(3)
热度(11)
泡芙卷 奶油圈 没有你的梨涡甜

@🌺
© 眠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