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酒】合情臆测 13

.

    转眼翻年,春寒料峭。院落里的树木顶着寒意顽强的抽了枝,大江山却一日日沉寂下去。自打酒吞着手清洗整顿后,被抽去一半血肉的大江山总算是保住个骨架,酒吞本人却是三魂去了七魄,干什么都了无兴致,像只被拔了牙的猛兽。四面虎视眈眈,可他偏无心理会,推拒应酬,无意打点,进入了倦怠期般清醒的沉沦着。

    惊蛰过了他才纡尊到被放任休养生息的大江山本部看了一眼。整个宅子死气沉沉,下了电梯听到的闷声争吵就格外夺人耳目。

    酒吞眯了眯眼,看到镰鼬和烟烟罗站在财务室门口。

   ...

【茨酒】合情臆测 12


晴博提及 注意避雷

.

    晨间海上很凉,熹微的天光下海天连成一片,两只海鸟在远处的海面上嬉闹。酒吞站在甲板上,微卷的齐腰红发旗幡般被海风扬起。

    “吞哥,海上风浪大,您感冒刚好,还是进里面坐吧。”

    说话的是妖狐,酒吞知道他其实是在间接为齐刷刷跪在身后的那些人求情,这人向来八面玲珑,能顺手送份人情的地方自然不会默不作声。

    酒吞正望着海天相接处的银线出神。这次损失的不是一笔小生意,酒吞被伤了元气,尽管明了妖狐没参与这次的行动,依旧摆不出什么好脸色。

    “...

【茨酒】合情臆测 11

 

 

    大雾散尽后酒吞发现自己正身处一座冰库,身侧是沾满白霜的冰墙。这鬼地方很冷,他停下脚步向手心呵了一口气,白色的水汽蒸腾而上,在眼前隔了一层雾帘。哈气消散后地上出现了一个长着一对赤色木角的小孩,那孩子只到酒吞的小腿,胡乱翘起的银发垂在肩膀上,眼睛里含着一包水汪汪的糖浆,肉嘟嘟的小脸像是口感极佳的糯米团子。他也看到了酒吞,眼睛一亮,跑过来一头扎到男人的膝盖上,仰起脸眨眨眼睛,白嫩的脸上留下一片淡淡的红痕。接着小家伙打了个结实的喷嚏,奶声奶气道:“好冷,哥哥抱抱~”

 

    ...

【茨酒】合情臆测 10

都在发巧克力那我发颗黄连吧 中和一下不要太齁【ntm

 

 .

        夜半时分,周遭的灯光全都沉寂下去,酒吞在一片深沉的静谧里抱着被子默默无眠。

 

  习惯真的非常可怕,身侧没了熟悉的体温,总也睡不踏实。以往总嫌茨木牛皮糖似的贴在自己身上撕都撕不掉,这下人终于走了,他却困在满屋的冷寂中无法释怀。

眼前是一团棉花都吸不干的漆黑,厚重的窗帘阻隔了微弱的月光,天花板也是一片惨淡的空白。翻来覆去好一阵后酒吞终于忍无可忍的起身,赤脚走到客厅,决定以碟片消耗掉黎明...

【茨酒】合情臆测 09

 

 

 .

酒吞往自己的脸上掬了一把冷水,镜子里的人满脸疲态,眼睛里布满血丝,青色的胡茬仿佛一夜间纷纷钻了出来。

 

他扯出个自嘲的笑,拿起刮胡刀机械地在脸上划拉。

 

 

睡眼朦胧的青年看见酒吞在洗漱间,打了个哈欠挂在男人肩头。

 

“今天怎么这么早?”

 

酒吞挣了挣,茨木却只当他是害羞,抬手握住了男人握着刮胡刀的右手。

 

“我来帮你。”

 

酒吞偏头去躲,锋利的刀片在下巴上留下一道细小的血痕。

 

“啊!”青年马上手足无措地放开他,“我去找...

【茨酒】合情臆测 08

正式开始搞事情

dirty talk 慎

其实车只有一点点……


戳我

【茨酒】合情臆测 07 慎

无比腻歪的一章
内置绿皮小火车

07

 

 

大江山本宅,酒吞办公室内。

 

报表在桌上堆了一摞,男人正握着笔埋头在材料上签字,挑出来的一绺红发遮住了他的侧脸。

 

万物复苏的季节,手头的事情似乎也跟着变多了。

 

酒吞这段时间过得有点美人在侧从此不早朝的意味,整天带着茨木四处玩乐,要亲自处理的东西压了一大堆。正想着加一天班过过最近走出去的账目,电话又响了。视线一扫,“最喜欢”三个字正在屏幕正中跳跃。这小子什么时候改了备注?他存的明明是“臭小鬼”。

 

 

“喂?”

 

“不吃,烦死了...

世不可避
© 北渊 | Powered by LOFTER